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老狼与年轻的母亲
    宗熊副队长做了一个决定,吓了他手几个人一大跳!

    “什么?你要带他去什么井?!”

    宗熊副队长摸着自己乱扎扎的胡子说:“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疯了------看那小子的模样,不像是做鬼,真有一个大人两个小孩子在井里-------你说,你知道了后就忍心任他们去死?”

    他的手下说:“那小子要是跑了怎么办?”

    “嗤!他能跑过我疾走如飞的法术?!”

    这是真的,至少他们的队里没有人能跑过他的,但要非说是法术,大家心里都不服气。

    “那森林里很危险啊-------”

    “嗤!那些丛林侦察兵出入几个来回了,你看他们怎么了?说说看,我比他们差哪?”

    没有人指出自己的副队长比他们差多少,找打吗?!

    于是宗熊副队长就开始准备了一下,还让那个小子替他背了一个大双肩棉麻背包。

    两个人就这样出发了。

    一路上由那个小子带路,行进的速度挺快。

    但是宗熊副队长嘴上没有闲着,他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说:“小子,你咋就说不出人话呢?

    我问你今年多大了,你说些啥?”

    那个小子回头说:“@#¥%……&……”

    “好吧,不搭理你了-------我真傻,没事儿陪你进森林干什么?!我一个抓劳工的人,偏要学着去救劳工,我真傻。”

    原始森林里根本没有道路,需要他们自己挤出一条路来。

    宗熊副队长给了那小子一把丛林刀,那本来就是用来开路的。

    拉卡接过刀后反复观看了一翻,还用舌头舔了一下。

    “那刀很锋利!舔什么舔?怪恶心的------”

    拉卡听不懂那个高大的人说什么,但是,他能感觉到那个人是个好人------他看过那屋子里的神秘光源------或许他们是太阳神的使者?!

    那个人说:“@#¥%……&……”

    拉卡恭敬地回答:“我们走的是近道,再有两天就到了-------”

    晚上时,他们点起了篝火,宗熊副队长从水囊中倒出水来,用镀锡铜锅烧开了后煮面条,下了一半鲸鱼肉罐头。

    他知道那个小子根本不会用筷子,于是给了他一块干面饼,还把那一半鲸鱼肉罐头给了他。

    拉卡看见那个人随便掰了两根树枝去了皮,便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真是神奇啊。

    他狼吞虎咽地把面饼和鲸鱼肉罐头吃光了,还用手指把罐头里的油水都仔细刮干净。

    宗熊副队长笑笑,把铜锅里的汤水递给他。

    那小子一口喝干,啊,真是美味啊!

    拉卡吧嗒着嘴,他从来没有尝过这样多的味道。

    宗熊副队长拍着自己的胸脯说:“我------团长!”

    “哦------砖常!”

    宗熊副队长连忙摆手,他指着自己的鼻子说:“团长!”

    “团长!”

    “哈哈,小子你很聪明!”

    拉卡明白了,知道他叫团长。

    他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拉卡!”

    “------”

    “拉卡!”

    “拉---卡?”

    “哈哈,@#¥%……&……”

    第二天晚上,他们又开始互学语言了,从拉卡的说话中,看出拉卡学的多一些。

    “我----是拉卡,你----是团长------拉卡要听团长的!”

    宗熊副队长得意万分。

    这个时候,他们突然听到了猛兽的嚎叫声。

    宗熊副队长站了起来,随手就从大腿上抽出双筒短火铳来,一下子就上了扳机。

    他看到黑暗中有一双绿莹莹的眼睛在游动!

    他娘的,我管你是何物!

    他对准了那眼睛连开了两枪,两团火球在枪口处闪出,而且发出巨大的声音!

    然后开始飞快地重新上子弹------远处的嚎叫声骤然变成了哀叫声,似乎跑远了。

    宗熊副队长认真听了一下,重新把双筒短火铳插回大腿上的枪套。

    拉卡举着给他的那把丛林战斗刀,呆呆地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团长”的行动。

    “团长”一定是太阳神的使者,他用的武器是天上的闪电和鸣雷------拉卡跪倒在地,真诚地说:“求太阳神保护我的家人------”

    第三天,他们提早出发了,拉卡知道要下暴雨了。

    拉卡在地上不停地画着点,然后指着上天,做着下雨的动作。

    宗熊副队长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聪明人,他很快就明白了,这里竟然还能下冰雹呢。

    尽管他们加速了行走,暴雨还是来临了。

    宗熊副队长说:“明明是雨嘛,你说是冰雹------”

    但是,这里的暴雨和冰雹真差不多,尽管宗熊副队长一直戴着遮阳帽,但是那雨点仍然砸得头皮生疼。

    宗熊副队长看到拉卡满脸焦急的样子,明白他担心那井里的人会被这雨水淹死。

    他抢过拉卡的背包,向前伸手说:“快去,你一个人快去!”

    拉卡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前方。

    他几步就冲了出去!

    宗熊副队长背着一个包,现在不得不又拎着一个包,他砍下了一根树枝当手扙。

    “拉卡就是个土著人,没礼貌呢,连个谢谢都不说。”

    他仔细查看着拉卡经过的痕迹,差不多就一直往前走。

    枯水井里的那个女人听到了上面没有了声音后才敢在井底坐下,她搂着儿子,抱着女儿坚信他们拉卡一定会回来救她。

    过了两天,她听到外面有野兽吃尸体的声音,她警告儿子不要出声,又轻轻摇动着女儿。

    又过了两天,她听到有野兽在井口绕圈的声音,她知道让狼闻到了她们的气味。

    她不知道的是,那是一匹老狼,因为太老了,牙齿不好,它只能单独行动,到现在也没有找到食物。

    但是它嗅到井下有人的气味,还能嗅出对方很怕它,这让它很高兴,不停地绕着井口想办法进去。

    绕了很多圈后,没有办法,只能跳下去吃了对方。

    它为了食物已经顾不上更多了!

    它不知道的是,井下的那个人早就做好了准备!

    拉卡的妻子早把女儿和儿子藏到身后,捡起一根以前掉到井里的粗树枝举着野兽进来。

    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女,再温柔的女人也会变成老虎------何况拉卡的妻子也是一个丛林中长大的人!

    她趁着狼刚刚跳下来,直接冲着它的狼腰就打去。

    这个地方的狼主要是一种鬃狼,成年的鬃狼体重大约20-公斤,肩高1米左右,体长约1.24-1.34米,尾长28-40厘米。

    它的体侧皮毛是红褐色,而在背部和腿部为黑色,在尾巴尖部、喉咙处为白色,与众不同的鬃毛可以竖起。

    当遇到危险或准备进攻时,鬃狼会扩大身体轮廓,以显示自己高大。

    但是在发疯似的母亲面前,一切都不好使,除非赢了她!

    如果在平常,拉卡的妻子见到了狼会远远躲开------但是现在,她豁上自己的性命也要打死它!

    那根粗树枝断了,但是那头老狼也受了重伤。

    可它仍然坚持去攻击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和它滚在了一起,她抓起一块石头,拼命砸着老狼!

    最终,年轻的母亲赢了------但是她也是遍体鳞伤,她坐在那里哭了起来。

    哭完后,便抹干了眼泪,把那老狼的尸体用手撕,牙咬,石头砸------她要给孩子们吃,他们已经饿坏了。

    那只老狼不知道让他们吃了几天,已经没有可以再吃的东西了。

    ps:感谢书友王玄斌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