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逃跑的劳力
    在那座藤条吊桥的桥头,张弘范队长被帝国陆军丛林侦察班的人拦住了。

    当时,他们正商量着如何过桥呢,因为他们带了一些物资------很明显,两轮手推车很难过桥。

    那个班长说:“谁让他们就这样去和他们联系的?!你们当他们是新西兰岛上的土著?!”

    张弘范队长抱了抱拳,说:“在下这些兄弟都是自愿去与对方交易,有道是‘伸手不打送礼人’-------”

    那个班长斥责说:“他们那个社会连钱钞都没有,根本不和别人交易,一切都是要抢,要别人奉献-------你去送礼,连人都给你们扣下来祭天!”

    张弘范队长愣了一下,说:“想当初在新西兰时,在下------”

    那个班长挥挥手说:“那是土著人的实力还不够大,他们现在一个城市就有将近五十万人,不抢你是因为不知道你来!

    以后别期望他们讲道理------他们还是野蛮人,连字都没有!

    暂时都回去吧,别让帝**队为你们操心------”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大家只能推着两轮车回去了。

    带队的拉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知道正是那几个人打昏了自己。

    拉卡简直对那个两轮手推车着迷透顶,这一路上就围着它转,直到有一个人让他来推车。

    这家家推起车来无比地庄重。

    回到前进基地后,张弘范队长得知一个坏消息,那个拉卡的对手竟然跑了!

    张弘范队长忍住怒火问道:“咱们有人受伤了?”

    宗熊副队长说:“没有,就丢了一把斧头------总不能用铁链子锁上他,再让他干活吧?!”

    那个家伙确实迷惑了宗熊副队长,他一个人一天能砍伐四棵硬木,肯用力肯吃苦,虽然能吃能喝一点,这都是应该的。

    张弘范队长翻了一下眼睛,说:“你不是会疾走如风的法术嘛?!”

    宗熊副队长涨红了脸,说:“那我也得知道他往哪个方向跑啊!”

    好吧,生活暂时照旧了。

    砍伐硬木,捕捞海鱼,烧制木炭------顺便再建个砖瓦窑,石灰窑。

    没过几天,王征总督领着一条五桅式海船和一条海军战舰来了。

    他检查了一下这里的工作,大力表扬了两个队长的功劳,当即就任命张弘范队长为这里的主管,宗熊副队长是副主管。

    除了帝**队,他们两个可以上管天,下管地了!

    宗熊副主管喜不自胜,咧嘴直笑。

    张弘范主管却马上想到要扩大地盘,多弄人手,还要建起自己的民兵组织呢。

    帝国陆军丛林侦察班的人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他们与王征总督,还有江陵团长在海军军舰上谈了很久后。

    江陵团长就决定带两个营,四百余名士兵驻扎在这里,并且把这里当成帝**队海陆空大本营。

    但是未来的总督府却不在这里------王征总督说:“三个地方比起来,智利硝石矿区的生活条件最差,我不在那里工作,谁去那里工作?!”

    至于安全问题嘛,王征总督伤感地说:“那里方圆三千公里没有人迹------”

    不管怎么说吧,三个地区建立了定期联系的时间表,设立了互通有无的计划书。

    王征总督带走了一些干鱼和硬木,留下了一些粮食和日用品,没几天就回去了,智利硝石矿也才刚刚成形,还要进一步建设。

    军队的事情张弘范主管管不了,也管不着。

    人家自己修建起了大型军营,当然,没有他先期的开发,他们也不可能这样快就建设好。

    最后军地两方开始集中修建简易码头,约定建好后,双方共同始用。

    江陵团长的手下还有一支帝国空军部队,只有一个班的编制,有两个热汽球,一个备用。

    第一次尝试着升空观察时,那些土著看见后,乱叫了一气,沙子都不抬了,直接丢了就跪下。

    没有人知道他们嘴里在嘟囔什么-------还是拉卡淡定些,他拉着宗熊副主管的袖子不放,始终没有跪下。

    拉卡的学习能力惊人。

    他会推两轮车了,也会使用大锯了,还会修补渔网------但是就是不肯上船去学捕鱼,坚决不肯下海游泳!

    他有时去小河往基地里用两只白铁皮桶挑水,尽管累得浑身大汗也不肯下海,宁可再回到小小河去洗。

    他的儿子整天跟着他,不算捣蛋,但有一个坏毛病,喜欢用树枝抽白铁皮桶玩。

    他的妻子和其它的土著女人一样,很快都学会了修补渔网,收拾鱼获,晾晒鱼干------宗熊副主管随便给了她们一盒针便把她们乐坏了,上手就会了缝衣走线,这比光让她们洗衣服刷鞋的用处大。

    宗熊副主管很满意,果然比新西兰岛上的土著灵巧,长的都比他们好看一些。

    拉卡至少学会了五十个大宋字-------会说不会写。

    但是这些字不足以用来解释他们看见热汽球为什么要害怕。

    宗熊副主管实在看不出热汽球有什么可怕,他抽出自己的衣袖,不搭理拉卡了。

    结果,拉卡对着不断喷火,不断升高的热汽球还是跪下了。

    那个逃走的敌人首领叫塔萨,他是库斯科城里的一个小奴隶主。

    如果他能抓到足够多的野人青年回城里,他会慢慢变成大奴隶主,会天天见到太阳神之子卡帕克三世------陪伴在他身边,那将是天大的荣耀!

    要不然他也不会这样拼,带着大儿子出来抓野人。

    说实话,他非常赞同卡帕克三世的决定,大家都是非常尊敬崇拜太阳神,但是为什么要用自己优异的青年去祭祀呢?

    完全可以用别人的心脏和鲜血嘛。

    他这次逃跑绝对是蓄意已久的------他观察了很久,直到那些人彻夜放松了看管,他才抓住机会跑了。

    他害怕那些人,看过他们狩猎时使用的武器,那是可能发生如天上的闪电与雷鸣的权杖!

    但是,想念亲人的感情战胜了害怕,那些太阳神的使者并不是凶恶之人,他们有着神一般的善良------尽管还是要别人干活。

    他们不打骂别人,还给三顿饭吃,说实话,比在家里吃得都多都好。

    他飞快地跑了,这座森林也同样挡不住他。

    没用上几天,他真的回到了库斯科城。

    他先回家看了看自己的几个妻子和几个孩子,然后就直接到了王宫。

    他跪在大门口,两手高高举着那把斧头------也许只有它才能证明那些人是太阳神的使者。

    ps:感谢书友澳洲老吴的打赏。

    如果是全本订阅我,粉丝级别应是执事以上了,可以查一下粉丝榜。,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