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库斯克城之乱
    塔萨侍卫官见到卡帕克三世从椅子上倒下了,连忙过来查看,他在他的脖子上发现了吹箭,一看那伤口处的颜色顿时大怒,太阳神之子没有救了!

    他抬起头寻找凶手,但是台上的人都在乱跑,他什么也看不到。

    这个时候,达曼将军在人群中高叫:“是侍卫们杀死了我们的太阳神之子,是他们杀的!”

    他带着士兵开始向着侍卫们进攻!

    这简直是胡说!

    侍卫们被接连捅死了几个后,他们不得不反抗。

    塔萨侍卫官一直在高喊,让对方停止进攻,但是达曼将军丝毫不理会,竟然还带着士兵奔向了王子萨帕!

    塔萨侍卫官马上感觉不对劲了,他抱起王子萨帕,边战边退。

    一些侍卫主动靠近了他,甚至还有一些他的族人也参与进来。

    塔萨侍卫官机警地喊道:“是军队杀了太阳神之子,他们还要杀害王子!”

    双方的气势一顿,场面静了一下。

    高高的祭台上传来了大祭祀的声音:“这是太阳神的旨意------是太阳神不满现在的印加帝国啦,是太阳神对我们每一个人的惩罚!”

    达曼将军借机高喊道:“杀光侍卫,为卡帕克三世报仇!救下萨帕王子!!”

    短暂的停顿马上消失了,士兵们开始继续进攻,侍卫们则拼命防守。

    士兵人多,侍卫们都比较善战,双方一时间难分高下------无数人在战斗中倒下。

    塔萨侍卫官把萨帕王子绑在自己的背后,然后发挥出他大斧子的威力了,所向披靡!

    就连达曼将军亲自阻拦,都被他用斧子把他的铜刀击断,而且只差一点就劈死他!

    大祭祀在高高地祭台下可以清楚地看到底下的战斗------他面目悲伤却又无可奈何,只能紧闭双眼,在不停地嘟囔着什么。

    塔萨侍卫官发现虽然靠在自己身边的侍卫越来越多,但是对手也越来越多,他做了个判断,先离开这里吧,死战只能是死路一条!

    他抡圆了斧头,到底是杀出一条血路,他高声叫着,让侍卫们跟他走。

    留在这里,都会被达曼将军处死的!

    他们这几百人最后冲出了重围,从库斯克城逃了出来。

    印加帝国大约有二十万的武装力量,但是那都是分带在全国各处,甚至还有一些归于大奴隶主管理。

    达曼将军准备了三千五百名士兵,结果没有全歼八百名侍卫,还让他们逃出了城!

    他一时间气极败坏,只能重新组织人手,开始追击。

    杀了卡帕克三世只是第一步,必须还要干死萨帕王子------如果上位,那个王子会是巨大的隐患!

    塔萨侍卫官带着侍卫们,还有忠于他的族人们,他们拼命跑着。

    塔萨侍卫官气喘吁吁地喊道:“跟我走,向南面的大海边去找太阳神的使者,他们有强大的力量为我们主持公道!!”

    所有的人只能跟着他跑,这不仅是忠诚的原因,还有被逼无奈的成分。

    每一个人都听到要杀光侍卫的喊声------

    他们身后的追兵速度也不慢,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了。

    不知道跑了多久,他们终于跑到了那一处吊桥。

    塔萨侍卫官断后,当他的人都过了吊桥后,他冷笑地看着追兵们也上了吊桥------他高高举起了斧头,狠狠砍向了那胳膊粗细的藤条!

    一根,两根,那藤条断了,甩进了峡谷中,那桥上的追兵惊恐万分,有掉下去的,有赶紧逃回的,还有紧紧抱着藤条不敢动的。

    三根,四根,五根,他终于砍断了这座有几十年历史的吊桥!

    惨叫声在峡谷中不断响起------塔萨侍卫官终于累得直不起腰了,他的大斧头硬木柄在最后一下,断裂了。

    对面的追兵跳着脚向他们投掷长矛,但是在山风的吹动下,根本起不到做用,软绵绵地掉到了峡谷中。

    塔萨侍卫官怒视对面的达曼将军,狠狠吐了一口唾沫,并拿出自己的绳结,系了一个怪样的绳节------这表明他将记下这个仇恨,还要为卡帕克三世报仇!

    他们可以慢慢向着南方的大海前进了,要修好那座桥非要一个月不可,要是绕道,没有两个月过不来。

    前进基地里,张弘范主管和宗熊副主管天天看帝国陆军是如何把训练与工作结合起来的。

    他们天天早晨起来,不管风雨都要跑五公里海滩。

    这个比自己强了,没雨时可以跑早操,下雨了就休息了。

    他们也在不停地砍伐树木,却不用几个人抬,反而让两个士兵用棕绳配合着拖出伐木场地。

    他们也上椰子树采摘成熟的椰子,但是竟然要计时。

    他们奢侈地天天实弹射击,目标就是往大海里抛出的一个个椰子壳。

    那椰子壳随着海浪上下起浮,就相当于活动靶子了。

    他们不用土著女人来洗衣服,也不用她们缝补------连吃饭都是在自己的军营里吃饭。

    小气的,生怕别人占了便宜的样子。

    还好吧,他们的军服和仪表、军姿还是老样子,仍然有军威。

    宗熊副主管说:“咱们是不是有点太松懈了------”

    张弘范主管叹了口气说:“我以为大家刚来这不久,有些疲惫------看来真不如他们了。”

    他的队伍在澳大利亚的百思城里时,一举一动,看上去还像是一支准军事队伍,但是自从来这里后,有点松散了,看上去反而开始像落草的草寇了。

    张弘范主管摸着自己许久没刮的胡子,说:“今晚上跟兄弟们说,明天开始恢复训练!

    你看你,肚子都好出来了!”

    江陵团长从来都是亲自与战士们一起训练,他在山东地区被训时就明白,保持军威的办法有三个。

    一是天天训练;二是与平民拉开距离;三是战争。

    第一二点他现在做到了,第三点不知道什么时候降临,他仍然要保持警惕。

    他心里常常想,团长可不是他最终的目标。

    他已经安排了丛林侦察兵陪同技术人员按照坐标勘探银矿------结果好的让人难以相信。

    技术员说,那里的银矿比日本石见银矿的品位高,还规模大,足够开采百年以上了。

    江陵团长高兴地叹了口气,是啊,天下哪里有国王不知道的事情?!

    这里的硬木、木炭与椰壳炭、鱼干和椰子,还有一些砖瓦都源源不断地送往智利硝石矿区,那里才是行政中心,总督府要建在那里呢。

    江陵团长非常满意张弘范他们的作法------他们给那些土著女人打制了手摇纺纱机,教会她们用椰麻来纺织麻纱,用它来制绳索或是制网。

    还教会她们晾晒椰肉干,可以用来榨油。

    大自然的出产都没有被浪费,全都能为人类服务。

    ps:第三更,第三更!,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