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天上掉下来的好事情
    ..,

    一场战争变成了收容行动。

    辛大营长清点了一下人数,一共四百三十一人,其中还有两个人受了轻伤,一个还有些发炎了。

    好吧,尽管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还是把他们带回基地再说。

    江陵团长事先接到了报告,他让人在沙滩上布置一下,作为暂时的收容地点------一切都等着弄清楚情况再说!

    四百三十一人都被安置在广阔的沙滩上,给了他们吃的,也给了他们喝的。

    虽然彼此无法交流,但是,他们都比较服从命令,特别是那个先前逃走的家伙。

    拉卡成了重要的沟通人员,连带着宗熊副主管也重要起来了。

    塔萨侍卫官看见拉卡后,眼中的恨意少了很多,他眼下最大的仇敌是达曼将军!

    从拉卡和那些太阳神的使者的关系看,可能以后还需要他的帮助。

    塔萨侍卫官、拉卡和宗熊副主管三个人在一个小号的帐篷里谈起话来。

    这期间,他们不仅要靠说,还要靠画,还要靠各种形体动作,有时还是拉卡和塔萨侍卫官两人一起做动作,像演哑剧一样。

    宗熊副主管一个人猜起来头痛,好在辛大营长也时常来帮他。

    前后过了三天吧,他们终于大概弄清楚情况了。

    他们的皇帝被什么人杀了,他们这些人被达曼将军诬陷,被迫带着王子帕萨逃跑------他们只能跑到这里来,请求帮助。

    这时,丛林侦察兵发回报告,说是一座重要的吊桥被砍断了,现在,很多人正在那里重修,预计一个月内能修好。

    宗熊副主管对辛大营长说:“不是这个小子杀的吧?他绑架太子跑我们这里来避难?”

    辛大营长瞥了他一眼,断然说:“不可能!谁能从中得利,就是谁杀的!”

    宗熊副主管说:“谁得利,我怎么看我们会得利呢?!难道是你派人杀的?!”

    辛大营长无语了,他发现与他说话说不太清楚,还是回去和团长谈吧。

    江陵团长一直在研究丛林侦察班画出的大致地图,那地图上标出了主要的道路、河流与山脉,虽然不太标准,但至少有个大概。

    辛大营长发现自己的兄弟们都在场,他便把了解的情况说了一下。

    江陵团长淡淡地说:“我们走运了------是谁杀了他们的皇帝,我们一点点也不关心。

    关键是我们能得到什么-------据说这里算是他们的国土,再往南一直到智利北部,按法理说都是他们的,尽管他们没有能力开发,也没有明确的国界。

    我想过一阵子给我们帝国国王写的报告书里,最好有法理这两个字------当然,如果他们就是不讲理,我们有的是办法来解决。”

    另一个营长问道:“如果放他们过来,他们最多一次可以出动多少人?”

    江陵团长说:“丛林侦察班的报告说,受环境制约,他们最多一次可以出动一万人左右,人再多自己都挤不下。”

    一个连长高兴了,说:“好!正好让他们采用添油战术,一波一波来送劳力!”

    辛大营长笑了,这个连长的眼界太低------果然,江陵团长说:“现在情况有了变化,我们手上有他们的太子爷,一切都要长远考虑。”

    辛大营长点点头,这个会议要很长了。

    四百多个人的到来增加了粮食负担,但是张弘范主管一点都不担心。

    他们早早就种下了土豆和地瓜,还有一些玉米,现在的长势非常好------说不定还没有吃完存粮就会下来新粮。

    再说他们每天都有几吨的鱼干出产,吃那东西也能活人。

    宗熊副主管把情况也向他汇报了。

    张弘范主管的眼睛闪闪发光,说:“天下竟然还有这般好事?!他们要是不内乱,我们还不太好下手呢!!”

    宗熊副主管有些吃惊,说:“你要干嘛?你想当皇帝?!”

    “哪个有那闲心去当土著皇帝?我们大可利用这次机会扶持新的皇帝,然后要人力有人力,要矿藏有矿藏,岂不美哉?”

    宗熊副主管说:“我们有一百来个队员,加上在这儿的帝**队三百来人------你想的太多了吧?”

    张弘范主管知道他是苦命出身,没有啥见识,就不和他聊了,他准备自己定下一个计划。

    同时,他还给那些家伙一些好吃的,不会让他们总吃玉米饼子和咸鱼,还加上一些土豆粉面条加鲸鱼肉罐头之类的。

    当然,他已经派人把情况送给了王征总督,在信里,他稍微透露了一些自己的想法。

    张弘范主管还给了那些人一些帐篷和防水毡布,让他们自己分配住处。

    帕萨王子紧紧跟着塔萨侍卫官,寸步不离,这场事变真的吓到他了。

    塔萨侍卫官带着帕萨王子指挥侍卫们把帐篷搭好后,他直接去找拉卡,说是要带着王子进到基地里住,就是原先的木板屋子。

    他认为那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拉卡去找宗熊副总管说了,得到了同意。

    塔萨侍卫官和王子便住回了原先的屋子。

    帕萨王子彻底感觉到安全后,他开始哭了起来。

    他以前看到过别人被杀,没有想到有一天会轮到自己!

    塔萨侍卫官静静地看着他哭,没有劝他。

    帕萨王子说:“他们会保护我们吗?”

    “会的。他们是太阳神的使者。”

    帕萨王子说:“他们不会把我们交出去吧?”

    “不会的。他们已经收纳我们了,交不交都会被处死------而且他们也不会对我们这样好了。”

    帕萨王子安安稳稳睡了一个好觉。

    从这以后,他吃的比别人要好,还有水果罐头和奶糖吃。

    拉卡的儿子经常含着手指看帕萨王子自己吃一大筒水果罐头。

    一开始时,帕萨王子摆出高贵的姿势,下巴尽量朝上,根本不正眼看他。

    但是这个动作不利于吃东西,想吃就得低头吃,只好又收起高贵。

    拉卡的儿子知道他是王子,他就想看看王子是什么样的。

    他忽然说:“你和我长的一样!”

    帕萨王子气坏了,说:“不一样,我是太阳神之子!”

    拉卡路过这里时,赶紧拉走儿子。

    帕萨王子气愤地对塔萨侍卫官说:“你去杀了那个小孩儿,他竟然说我和他一样!”

    塔萨侍卫官苦笑了一下,说:“------现在是那些太阳神的使者说的算,我们要先听从他们的。”

    不到二十天,王征总督带着另一条军舰又一次亲自赶来了。

    兹事体大啊。

    ps:感谢书友澳洲老吴、墙外不一样、1611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