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没有艺术的战争
    塔萨侍卫官的队伍鸟枪换炮了。

    现在他有了四百多披甲之士,那是真正的铁甲,共用去一百二十多张镀锌铁皮板。

    其中钢刀手一百名,弩箭手三十名,长枪手三百名。

    他们排列在沙滩上进行了演练。

    张弘范主管看着看着实在受不了了,他们是在打群架吗?根本不会一点点刀法和枪法!

    他紧急叫停他们的演练,安排了几个使刀和使枪的兄弟马上教他们最基本的刀枪之法与刀枪配合。

    至少看起来像是一个团队,而不是一群打群架的沷皮破落户!

    但是,这个可不是马上就行的,装备好解决,行为和习惯的改变则需要时间。

    使枪和使刀的兄弟与他们语言不通,但是,只要使用上武器,大家一看就明白了。

    塔萨侍卫官一直在旁边监视侍卫们训练,动不动就高喝几声。

    没有人敢不听从他,这不仅是官职的问题,还有经过一场血战,人人都被他吓到了。

    在丛林社会里,最能杀人的人一定会有极大的号召力。

    也许是这帮人的动物蛋白在这些时日摄入很多的原因吧,他们的体力比以前好很多,训练起来也算虎虎生气。

    江陵团长从来不看他们的训练,他自从见识过热兵器,便对冷兵器嗤之以鼻。

    他得到了前方的情报,那吊桥已经修好了,对方派出了五千人左右的士兵正在向这里进军,估计七天左右能抵近。

    看来,这是一场不得不打的战斗。

    怎么打?

    首先,此仗由他们武装起来的土著打头阵是必须的-------这很明确,联邦帝国不养闲人。

    其次是打到什么程度?!

    是来一股全歼一股,还是-------

    王征总督意味深长地说:“我想起了侯东方外交大臣当年在日本的所作所为,他在当时的用的办法证明效果非常好,我相信在这里也可以运用-------你们有没有信心攻打到他们的帝国首都?”

    江陵团长冷静地表态说:“轻而易举,只要你下令!”

    王征总督点点头,说:“当然要由他们当前驱部队,你们跟在后面就行------看看首战之中,他们能收编多少人。”

    江陵团长明白了,这一次作战要以威慑为主,尽量减少杀伤。

    这七天之中,塔萨侍卫官看到自己的队伍成形了,而且进退有据,他乐得合不上嘴。

    当他一个人在前面大劈大砍之时,身边的钢刀手和长枪手还能主动配合呢。

    张弘范主管对他们的表现却大为摇头,他们最多能坚持三分钟,超过三分钟头脑就发热,就会又变成打群架!

    这还是在假想敌的情况下。

    他深深地体味道,还是农民兵更听从命令,这些在丛林里钻来钻去的家伙就是不一样。

    江陵团长设计的战阵是安排在一个山谷里,塔萨侍卫官的队伍负责正面阻击,帝国陆军两个连在他们的两翼。

    等到对方完全进入后,另外两个连与张弘范主管的手下负责封堵住对方的后路。

    由空军提供整个战场的全局情况。

    张弘范主管看了阵图后大为吃惊,说:“两侧呢?他们会爬上山谷跑掉的!”

    江陵团长苦笑着说:“一是我们人手不够,二是------可以让他们自己人去慢慢收编!”

    张弘范主管马上明白了用意,这是击溃而不是歼灭。

    他说:“我们不得不信任塔萨------”

    “不!是他不得不依靠我们!”

    达曼将军派出了他的副手率领五千精心挑选的士兵去追杀塔萨,抢回王子!

    就算天涯海角也要追杀到底!

    达曼将军已经把库斯克城里的秩序恢复了。

    他以参与暗杀皇帝为名,把一些贵族和奴隶主投入了监狱,等找回王子再公审他们。

    又把他们的奴隶、财产等分给了拥护自己的一派------还向大祭祀奉献了一大批黄金器具和玉器。

    眼下,库斯克城里的势力全部倒向了达曼将军,而且各种有利于他的神谕满天飞。

    但是心头之患不解决,他心里始终不安。

    他的母亲已经把宫里其他的女人都赶到偏殿中,把她们的饰品扣下大半。

    他的母亲安慰他说:“我英勇无比的儿子,何必为逃跑的几百人烦恼?看看,这件头饰好看不?”

    达曼将军痛苦地离开宫殿,他到神宫里找大祭祀,他要真正的神谕------他不知道为何会坐立不安!

    大祭祀装模作样看着火焰的形状,他一直为那些黄金器具高兴,那个是最容易接近太阳神的工具呢。

    大祭祀神神秘秘地说:“太阳神需要那些人的心脏和鲜血-------他们跑不掉的!”

    达曼将军暂时松了一口气,是的,他们才是根源啊,一定要抓住他们。

    在他的副手临出发前,达曼将军暗示他要带回被塔萨杀死的王子------达曼将军对自己的手下从来不吝啬,他的副手早已经成为他的心腹。

    他的副手跪拜在地,以太阳神之名发了誓言,绝对忠诚,绝对服从。

    可恨的是,那个塔萨竟然把吊桥砍断了,而且这种行为竟然在军队里演化起来-------越来越有神话的感觉!

    凭借一人之力砍断吊桥,那个家伙确实有些不可思议。

    那个副手下令,任何人再谈塔萨都将被处死!

    他在军队中宣扬,他一定会砍下塔萨的头,让大家看看,那家伙只不过是一个逃犯!

    等到吊桥修好后,他们一队一队的扶着藤条,慢慢通过那里,重新整队,向着南方进军。

    印加军队从来没有放前哨的习惯,他们也想不到会有侦察人员一直在暗中盯着他们。

    他们自己是这个地方最强大的势力,从来没有遇到过强劲的对手,几千年或者上万年都是这样。

    所以,他们根本产生不了战争的艺术。

    他们走过桥后,丛林侦察班的人都出现了。

    丛林侦察班的班长用不可思异的口气说:

    “他娘的!这么重要的战略目标,他们竟然没有派人看守?一个人都没留下------我还以为我们要面对上百人的守卫部队呢!

    白白准备这么多的武器!”

    他思考了一下,又说:“对方傻,我们不能傻,留下一半人守住这桥------剩下的,跟我一起跟踪他们!”

    那个副手领着五千大军得意洋洋地向着南方进军------他们越来越靠近江陵团长他们预设的阵地了。

    前面埋伏的人员放过了他们。

    张弘范主管透过草丛看着那个副手一头的漂亮鸟毛心里发笑,如果想杀他,一支弩箭现在就解决问题。

    ps:感谢澳洲老吴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