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太阳神使者的怪习惯
    这条鲸鱼的捕获本来是帮助解决吃食的问题,但没有想到的是,竟然还打开了一些人的心结。

    大海没有啥可怕的,如山一样的大小的鱼都不是太阳神使者的对手------终于有敢登上小海船参与打鱼的人了。

    只要时间够,机会够,一切都会改变的。

    郭守敬来到银矿区时,那条鲸鱼已经成了森森白骨,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有浪费。

    郭守敬指着那白骨说:“为何不烧了制肥料?”

    张弘范主管亲自到码头仰接他,说:“我们有鸟粪石,还有硝石粉,这些都比骨粉好,不如把它摆在这里------你没有看到那些劳动力对那大鱼骨有多敬仰嘛!”

    郭守敬明白了他的用意,这是用来吓唬土著们的。

    但是他还是纠正说,鲸鱼不是鱼,是海中的哺乳动物------《流求时报》上是这样说的,他也亲自验正过。

    鲸鱼是不是鱼不重要,重要的是老朋友来了。

    张弘范主管热情招待了他,两人相谈甚欢。

    郭守敬带来了大量的工程炸药,临喝酒前,他是亲眼看到手下把那些炸、药箱子摆放到仓库里后才作罢。

    他对张弘范主管说:“这一些都宝贝啊,没有它们很难打开工作面------用光以后,我们就要配制土炸、药了。”

    张弘范主管说:“没关系的,木炭要多少有多少,那大山上有的是琉璜,这里的人都用来当染料呢。”

    郭守敬顿时感慨起来,这里真是极好的地方,人类所需之物,应有尽有!

    两人喝着小酒,就把工作一步步安排好了。

    先建一个大型硝石冰库,类似于智利硝矿区的那样,以便存贮食物,也可以在运输中保持食物的新鲜。

    然后扩建码头,利用这里的石灰岩众多的便利条件烧制水泥,哪怕级别低一些也比木制的码头好用。

    张弘范主管说:“我在码头那里亲自潜水下去,只要用水泥构件再沿伸八十米,就可以直接让三千吨级海船停靠,不需要驳船了。”

    “再没有合适的海湾了?”

    “没有了,南北我都派人找到,至少两百里地内没有合适的。”

    第三个工作简单,一定要把这里的粮食产量搞上去。

    郭守敬提出,既然这里的土著已经有众多的坡田,我们完全还可以向他们提供鸟粪石和硝石粉肥料,同时加上简单的石璜类农药嘛,帮助他们提高了产量,也是间接帮助了我们自己嘛,这是双赢局面。

    张弘范主管想了想说:“提纯硝石粉挺费事的------”

    郭守敬说:“哈哈,你放心吧,我在智利硝石矿区学到了很多,不算难事!”

    张弘范主管只好答应了这家伙的建议,不过告诫他,千万不要把那个土著国家当成正常国家,他们的思维与我们不太一样。

    郭守敬则说:“不管怎么样,粮食多了总归是好事------”

    酒桌前,两个人开始谈起了自己的未来,谈起了好久都没有提到过的大元。

    他们可都是亲自拜见鞑靼大头目的人。

    郭守敬感慨地说:“一个以杀人劫掳占城为功业,一个以生人让人吃饱吃好为能力-------高下可见啊,高下可见啊!

    我郭守敬真心佩服了,甘愿为这个联邦帝国效力------这不是为一家一人而卖命啊,真是为了帝国公民,为了天下之人!

    我---郭守敬情愿用这劳役洗刷过去从恶之罪!”

    新酿的椰子酒,劲儿比较大,两人喝着喝着就上头了。

    张弘范主管哈哈大笑,接着眼泪下来了,说:“你那叫什么从恶之罪?!我的叫做恶之罪!!

    我---张弘范在让夜里常常想,当年若是不杀掉那些人,让他们到澳大利亚西部,到这里来,该创造出多少财富呀!

    杀人立个屁的威,只能让人仇恨------我终于明白他们为什么要破坏生产力,为什么要烧毁好好的城池,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是野蛮人-------

    真他娘的想家啊。”

    据说有的男人喝醉了比女人还喜欢哭------这是真的。

    与郭守敬同时来的还有两个连的陆军部队,他们在军营里也正在与江陵团长把酒言欢。

    这算是一个小小的内部整合。

    江陵团长把驻扎在库斯克城的三个连队的情况介绍了一下,至少在目前,与印加帝国的军方相处不错。

    印加帝**方在追击判兵的战果方面取得了节节的胜利,大部份逃跑的军队都归降了,他们获得了卡帕克四世的赦免。

    极少数死硬分子则不知道去向。

    他们都是丛林战士,若是找不到人了,那就真找不到了。

    也许是死于巨蟒口中,狮子和豹子口中了。

    眼下的任务是维持住本地区的安全,以待援兵到来。

    安全取决于实力,尽管印加帝国眼下认定我们是太阳神使者的身份,但是要从长计议,不能马虎。

    一个连长骄傲地说:“他们的军队在我眼里如同土偶一般,不堪一击!”

    江陵团长认可这个判断,这不是盲目的自大。

    他说:“正因为如此,我们以公平的态度对待他们,才会让他们更加感恩,总比一次性灭国得到的多,我们要考虑长远一些,枪杆子有时未必有笔杆子强。”

    许多军官都不服气,但是碍于官职和军级,也不好多说什么。

    在库斯克的王宫里,宗熊副主管正在用沙盘教两个小孩子学写大宋字。

    他们明显已经超过了学一二三的程度。

    宗熊副主管先写了个人字,然后问道:“你们看,像不像一个行走的人?”

    拉卡的儿子马上跳起来,摆出了人的字形。

    卡帕克四世马上就会写了,而且还会跟着念了,他可不喜欢拉卡的儿子比他学的快。

    宗熊副主管又在人字上加了一横,说:“这是大------你看是不是比人大?”

    拉卡的儿子马上又举起自己的胳膊。

    卡帕克四世学会了。

    宗熊副主管又在大字上加了一个短横,说:“不管人的大小,他的上面都是天啊。”

    拉卡的儿子马上尽力平举自己的双臂,还尽力向着天上看去!

    宗熊副主管让他们两个在沙盘里学着写这三个字。

    王宫里的照明用的是火把,那火光一闪一闪,让他的眼睛不舒服。

    这个时候,塔萨侍卫官领着拉卡来了。

    塔萨侍卫官要需要太阳神使者的罐头,还有那种神灯,还有干鱼------一口气说了不少。

    宗熊副主管说完全没有问题,但是你们要用你们的粮食和麻布来换。

    宗熊副主管做了一个交换的手势。

    塔萨侍卫官愣了一下,在他的心里,给就是给,要就是要,为何要换?

    ------但是最后还是答应了,这也许是太阳神使者的怪习惯吧。,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