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流求考察之一
    所有幕僚都发了言,说什么的都有。

    贾老狗听着听着也没有理出个头绪来。

    明法制,用重典?

    如果这一招管用的话,王安石时代早就解决了!

    明文公告,示天下人皆知?

    如果这一招管用的话,王安石时代早就解决了!

    选道德为先者重用之------可是,不出事时,哪个道德不好了!?

    “啪!”的一声,廖莹中拍案而起,这吓了众人一大跳!????廖莹中大声说:“我亲自去流求岛看看,我就不信他们能有解决的办法,我等大才却无计可施!!”

    廖莹中从来是个行动派,说完就走出书房,头也不回。

    贾老狗无语了,赶紧让人给他送去一笔钱钞,听闻八道河地区的物价昂贵,而他又从来不是一个的攒钱之人,所得薪水,除了养家,全用来买书了。

    也怪了,流求岛那边的书还越出越多------价格不菲。

    而且此人是个正人君子,从来不是贪财小人一般购买盗版之书。

    廖莹中回了家,跟老娘问了安好,直言要去流求岛。

    他的老娘闻之大喜,说:“听闻流求岛出产了极品紫罗兰香水与头花,我儿可为我带回一些?

    市面上总是买不到------”

    老娘一生喜好香水与头花,年近七旬也是如此。

    廖莹中一口答应下来。

    他的妻子听到他要去,也要他带上最新款的女式挎包,要纯袋鼠皮的,休要让人用水牛皮骗了!

    廖莹中的儿子知道他去,让他带一双白色的皮鞋回来,要鳄鱼皮的,千万要跟蟒蛇皮区分开!

    廖莹中看着一身流求式服装打扮的儿子有些发火了,说:“年青人以学业为重,再有半年就大比之时,如何能想着衣着打扮?!”

    他的儿子委屈地说:

    “短袖衬衫就是比宽袖长衫凉快,裤子就是行动便利------皮鞋就是跟脚!

    你看太学院里的人,还有几个不是如此?!”

    好吧,廖莹中想想自己现在穿着流求式松紧内裤,流求式螺口袜子,确实舒服。

    现在大街上的年轻男女纷纷以流求衣饰为美-------

    他的儿子见他不说话,又趁机说:“给我再带一条鳄鱼皮带吧------在那面买要比在临安城买便宜很多。”

    廖莹中没有搭理儿子,直接回自己的书房里准备了。

    他过去钻研古书雕刻,现在苦苦探索经济之理,他总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但是又在胸中难以吐出。

    有时候似乎能看懂流求的经济之术,但是写出来又一塌糊涂。

    也许早应该去那里看看了-------

    他打开贾平章派人送他的信封,那里面有一张贾平章的名帖,还有厚厚的一叠子百贯面值的流求钱钞。

    他明白,那名帖要比钱钞更值钱。

    他根本没有清点钱钞,把它装到自己的手提皮箱里,又装了几件内衣内裤袜子,再装了两件直裰------鞋子嘛,他还是穿着流求式的皮凉鞋。

    他要亲自去考察,要四处走动,还是那种鞋子凉快。

    就这样,一个头戴东坡巾,穿着海青色直裰,脚上穿着螺口白棉线袜,踏着水牛皮凉鞋,右手拎着四方形手提皮箱的资深大叔,在下午三点钟来到了临安城外的客运码头。

    他两尺多长的胡须在码头上海风的吹拂下飘飘然。

    到流求岛八道河城的客运航船有的是,两个小时一班,直到晚上六点呢。

    他直接买了船票后,看看怀表,还有半个小时才能上船。

    码头上有众多脖子上挎着木头匣子,贩卖报纸和书籍的小贩。

    他也正想买上一些,好在船上度过时间。

    一个小贩向他推销一本叫《澳洲轶事录》的书,说是流求出版社刚出版的,据说是名记明月写的。

    那个小贩说:“名记明月可是亲眼见过澳洲金山------说不定此书能帮助客官找到新的金山!”

    廖莹中听闻过名记明月的名号,先前他总写风花雪月的小文,后来转型,倒是也有些真知灼见。

    他接过书一看,大怒道:“又是盗版!-------错字连篇不说,还害得人家写手不挣钱钞!

    你们为何做这般伤天害理之事?不怕报应嘛?!

    尔等子孙今后莫要读书了!!”

    那个小贩当时就吓跑了,连说不是自己盗印的。

    “那尔等奈何从恶?!”

    这一下子许多小贩都跑了------据说,码头上的这一行业已经被来自温州农村的人占领了。

    但也不尽然。

    一个年轻人终于从小贩们的后面显现出来,他推着四轮小车,上面挂着各种书籍和报纸。

    廖莹中翻看了几本,嗯,全是正版书籍。

    廖莹中看他面目清秀,身材高瘦,说道:“你的书摊成本不低-------”

    “在下挣个良心钱------”

    “世浊浊而我独自清守-------”

    “过奖,过奖。”

    廖莹中挑选了几本,便丢下了一百贯钱钞。

    “客官,这太多了!”

    “非奖善惩恶才能正世风------待老夫回来后,还会挑选几本。你放心,等我回来后,便向那有司控告,不惩治盗版者无以扬天下文风!”

    廖莹中心满意足地走了。

    在客运航船上,廖莹中着重看了两本书,是上下两册,上册叫《民富论》,下册叫《国富论》。

    呵呵,这样安排上下之分,难怪作者为吴明------无名嘛!

    他打开《民富论》,第一句便是:先有民者,后有家,其后方有国家。

    对啊,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这是常识。

    早在宋仁宗赵祯时代,他爱好学习崇拜儒家经典,并首次把《论语》、《孟子》、《大学》、《中庸》拿出来合在一起让太学生学习。

    也就是从那时起四书五经为太学规定的必修课程,孟子被抬到了与孔子可以并列的程度。

    如果历史不发生改变,以后再也没有这样的事情了。

    《民富论》中着重谈论了一些“国不知民,民焉知国”之事,又谈论了“民贫而国富者,必蹈秦之覆辙”,最后提出“大市场,小政府”的观点,对圣君一说不太恭敬。

    文中还举了一些大宋的例子。

    廖莹中叹息了一下,以常识入文,这是极好的,但最后过于偏激,没有圣君,何来盛世?

    文中所举的大宋实例,哪个不是在圣君的引领之下?!

    没有圣君的时代,必是黑暗的时代!

    哪一朝哪一代的百姓不是由衷地呼唤圣君出?!

    若是《国富论》也是如此偏激,也就看看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