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流求考察之三
    张国安国王与王德发主家最后讨论的结果是,暂时不收渤泥国为加盟国……原因很简单,他们并不像是琉球国那样,从一开始就认同流求岛的理念,几乎是一起发展起来的,那里的人们几乎全都与流求岛有一定的联系。

    联邦帝国不可以盲目扩大,发展到现在,应该开始要质量了……人口总数突破四百万了呢。

    王德发主家把他的孩子们都留在流求小学,由安静王后负责照顾,孩子们现在念的是小学低年级,真正的教育还远没有开始。

    第一批人员和物资出港后,张国安国王命令鸣响三声为他们送行。

    这个时空,没有第四个人知道他们是在为子孙们开创更美好的生存空间,只以为是普通的开枝散叶。

    可惜廖莹中没有见到第一批船队出发的壮观,当时他正在船舱里意淫呢。

    三十余条三千多吨级别的五桅式海船一共装载了两万人员,三万多吨物资与设备离港。

    这仅仅是第一批次。

    两个月后,第二批次要达到第一次人员和物资设备数量的两倍!

    由于计划长久而周密,这种大规模搬运没有影响流求岛本身的发展。

    所以,现在呈现在廖莹中眼里的八道河城依旧如同以往。

    他先找了一家宾馆住下,那里面有和生活设备,他都在贾平章家里看到过。

    而且,他的家里也安装了抽水马桶和洗浴设备,没有啥新奇的感觉。

    第二天,他叫了一辆四**马车,拉他去了所谓的金融一条街。

    天啊,他在那里看到了一家挨一家的大小钱行,什么信托公司和信贷抵押公司,绵延有数里远!

    这一条街上据马车夫说不让行驶马车……他只能付了车费下来步行。

    街上的行人人头攒动,摩肩接踵,什么样的肤色,什么样的打扮的人都有。

    这就是所谓的“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的缘故吧。

    廖莹中不赞成胡乱发行钱钞的行为,他认同有一定的物资才可以印刷一定的钱钞,否则就是夺民之利……就是流求岛上说的铸币税,那是可耻的小偷行为!

    比从事盗版的还可恶!!

    但是,他不服气大宋钱钞越来越没有流求钱钞好用,原先几乎是同等交换,互相通用,后来一点点变成一点五比一,甚至是二比一!

    他到现在还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大宋的钱钞的印刷技术早都差不多与流求钱钞相同,都有水印,让人无法仿制,只是图案不同罢了。

    他的妻子在他发薪水时,也总是想办法把大宋钱钞花出去,尽量留下流求钱钞。

    他问妻子为何如此。

    他的妻子说:“流求钱钞能直接购买流求岛的好物件,大宋钱钞要多些花费……”

    廖莹中有些生气,但是又无可奈何,那是民众们自己的选择,这也就是他为何想要把流求钱行直接赶出大宋的原因之一。

    人家自己出产的物件,愿意收流求钱钞,那也是人家自己的事情……但是这里面好像还有什么问题他想不明白的。

    流求岛现在还兼发铜币与银币、金币,此三者皆是图案漂亮,远非大宋铸造的铜币或是锻打的银铤可比。

    流求岛上的一些工厂与农场,常用此物来大宋招聘人员或是购买他们急需的原材料。

    按道理说,大宋钱钞不值钱了,百姓应该怨声载道才是,谁知道竟然是风平浪静,反而是一些中小作坊高兴了……他们出产的物件在流求岛、山东地区和日本、高丽等地好卖呢!

    一些大商大户常买流求岛出产的精致物品……价钱有时比以往贵了些,但是对他们来说,那点差价都不值得一提。

    廖莹中随便找了一家商铺,直接就进去了。

    那商铺挂着“金泉抵押贷款公司”的牌子,还贴着什么“想客官所想,急客官所急!”“放款速度快,数目大!”之类的条幅。

    这些广而告之,在这条金融街上毫不起眼。

    廖莹中选它是因为那条幅的大字写的不错,苍劲有力。

    他刚一进去,一个年轻的伙记快步迎过来,笑得像一朵花一样,口气亲近得像是邻家小哥。

    廖莹中看不太惯他的打扮。

    这个小子梳着马尾辫子,头发紧密,涂着油旺旺的头油,似乎能滑倒苍蝇。

    穿着白衬衣,外面套着一个小小的黑色丝绸靠背,那裤子细得像两根筷子,登着一双白色的皮鞋。

    “客官,大宋来的吧?您先请坐……小二,上咖啡……您加几块糖?”

    廖莹中还真喝过那玩意儿,晚上看书时喝它比茶水醒脑!

    他举起手说:“加五块方糖!”

    “五块方糖!……客官选中我金泉公司,实在是有眼光啊!不知道需要多少资金?”

    廖莹中根据此家公司的店面说:“我要贷五千贯钱钞!”

    那个伙记有些失望呢,五千贯钱钞应该去分店办理,跑这总店来,让他这个客户经理打点……不过大小也是生意。

    “不知道有何抵押之物?”

    廖莹中先没有理会他的问题,却问:“利息几何?”

    “一年贷为两成,两年贷为三成……五千贯,最多只有两年贷。”

    廖莹中说:“你们这条街上还有最高的利息吗?!”

    “……”

    “我是说没有高利贷吗?!类似驴打滚那样的?!”

    那个伙记有些恼火,说:“那是烂赌场的泼皮破落户所为……敢贷超过流求钱行三倍半的利息,那是诈骗!告了巡警后要抓人的!”

    “我要就是急用钱钞,却不得不借呢?!”

    “为何急用?”

    “有大病……”

    “嗤!这里有济民药局……流求医院无钱钞也可先看病!”

    “我吃不上饭,穿不起衣了!”

    “客官不是来消遣我的吧?……可以领饭票和衣票,去吃国王的穿国王的!”

    “我若是看好的物件急着要买,钱钞又不够呢?”

    那个伙记已经没有力气了,说:“……小额消费贷嘛,押上你的公民证,拍个照片,一贯钱一天四文钱的利息……上这条街的后道去找,有的是小公司……”

    那个伙记的表情是要撵人走了……

    廖莹中却装作看不出,他喝了一大口端上来的咖啡,很解渴。

    他悠悠地说:“若是二十户联保如何?”

    “不行……我们只接受实物抵押!”

    “好吧,我在临安城外西北二十里外有良田五百亩……”

    “不可,低押之物要折成六折计算才行!”

    “老夫在临安城西坊三桥巷有良宅一处,东西二十丈,南北十五丈……”

    那个伙记大喜,说:“甚可……不知是否可让在下看一下房契?”

    “老夫走时匆忙,未曾携带!”

    最后,廖莹中愉快地离开了金泉抵押贷款公司……再不离开怕会被人叉出来。

    这一次收获不少。,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