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民众会怨声载道?
    最开始设计八道河大桥时,几个朋友还有过争执。

    到底是是建钢桥好,还是建钢筋混凝土桥好。

    钢桥就是以钢材作为主要建桥材料的桥,钢筋混凝土桥则是以钢筋混凝土作为主要建桥材料的桥。

    这两种桥不能混为一谈,它们各有特色,各具风采。

    按道理说,钢桥比钢筋混凝土桥更早的出现在世界上,所以嘛,先在八道河上建一座钢桥也许比较合理。

    但是,这是一种设计较为严谨的桥,它的建设要求很多。

    朋友们讨论后发现建钢桥对他们来说有四个难度。

    第一,要考虑钢桥的强度和刚度……八道工业区已经能出产这个世界最好的钢了,但是达到架构钢桥的强度和刚度,百吨内能保证,几千吨以上就不敢说了。

    第二,钢桥的施工不能混合,要分层次地按单元施工,极大的拖延了工期。

    第三,为了保证钢桥能够经受长时间的风吹雨淋,要考虑未来钢桥的养护问题,而且只能越来越麻烦。

    第四,虽然钢桥的强度大,但它抗腐蚀性较弱,所以不仅要细心选材,还需要经常检查和维修,费用较高。

    这简直是捡了个孩子来养……

    当然,钢桥的优点也明显,与钢筋混凝土桥相比,钢桥能降低自身梁高和减少自身重量,适合修建大跨度的桥梁。

    但是八道河大桥并不需要大跨度,中小跨度就能搞定!

    钢筋混凝土预件受拉性差,但是它抗压性强大啊,我们可以像搭积木那样干!

    人类历史上第一座钢筋混凝土桥就这样开工了……事实上,几个朋友们也是第一次这样建桥,不到二百米的河面,他们设计了八个桥墩。

    他们这是在综合考虑所有问题后,经过建模和互相论证,能找到的最安全的方案。

    这座桥在几十年后倍受一些建筑师的嘲笑,不过几个朋友都听不到了。

    在开建的过程中,几个朋友不得不轮班围着工地转,有时候还得一起活忙,大家都没有经验,只能互相配合着来。

    乘坐渡船过河的人对这桥期望极高,每当路过工地,那船上的人就都伸着脖子观看,还议论纷纷……工地边的巨型宣传板上画着八道河大桥的展示图,那大桥中间可通火车,两边分别是单向两车道,供两辆四轮马车并行。

    两边的人行道上还画着几个花枝招展的小娘子。

    宋子强喜欢被人围观,这一天他忽然想起一句诗来:一桥飞架南北……但是下句是什么来着?!

    吴大鹏心里说我知道但就是不告诉你,你不是认为埋头拉车比抬头看道更有用嘛,那你就别玩文艺,想着干活儿吧。

    宋子强摇头晃脑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来,只能作罢,重新去看工程报表。

    廖莹中渡过八道河后,在火车站的售票大厅里买了车票,不贵的,到终点站七道河站才三百文钱。

    廖莹中喜欢流求岛上的秩序,只要人多需要排队的地方,民众就一定会排队。

    秩序井然啊,人人循规蹈矩……方得天下和谐呀!

    但是,他实在是不喜欢每次排队时总有穿着制服的巡警在周围逡巡,他们一边盯着排队者,一边摆弄着手中的杜仲橡胶棍,似乎总想把谁拖出来暴打一顿!

    他知道流求岛上有个什么公共秩序法……

    何必如此?!

    应以德服人……不应以法服人。

    以大义之言喻之,以圣人之行导之,终使其从善如流。

    他排队上了火车后,寻了个靠车窗的位置坐好……他非常厌恶地看着车外正在逡巡的巡警,哪里人多,他们出现在哪里!

    他对面是一个与他年纪相仿的男人,大家的装扮差不多。

    那人冲他拱了拱手,问道:“对面的朋友是刚从大宋来的吧?”

    “正是,到此地不过三日……”

    廖莹中回了礼。

    “你那皮箱不可以放置在你旁边的座位上……你看头上有架子,须放置在那里才对,若不然,一会儿有车员巡视,必斥责于你。”

    廖莹中连忙起身举了皮箱放好……连个皮箱子他们都要规定放置在哪里才……苛法吝律,必使民众怨声载道!

    那人看着窗外的巡警说:“兄台有所不知,先前之时,巡警比现在多了一倍有余,几乎天天有人违法……现在嘛,几天也见不到一起。

    我们的国王有言:‘仓禀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这都只是前提之一,只有全体人员都学会了遵守规矩后,一切道德才会回归……’”

    廖莹中淡淡的一笑,说:“圣人之言当然不可断章取义……若是一概靠苛法严刑来张举,不怕民众怨声载道?!”

    那人说:“开始之时,我也不适,稍有怨言……后来,我发现人人都要遵守,于是就慢慢适应了,方才感觉不到那巡警的存在,已经视之无物了,呵呵。”

    廖莹中点点头,一时无语。

    车窗外是无穷无尽的农田,一块块庄稼不同,颜色不同,它们飞快地从廖莹中的眼前掠过。

    唯有那道路上的电报线一直陪同火车延绵着……

    那人又道:“人人都知道那电报线是铜线,割下来便可以卖出钱钞……大宋规定割线者死刑,却仍有人割取;我联邦帝国只规定割线者三年劳役,却几无犯者,为何?

    巡警里有一种狗子,叫警犬,以之索犯者,无不归案,故无人再敢犯!

    而大宋嘛,听说常常索取不到犯者,故常有人敢于以身试法……由此可见,法不在于严苛,而在于执行与否罢了,呵呵。”

    廖莹中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人用这种事情来比较!

    他低头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要如何反驳。

    此时,火车拐下单行线,进了第一站。

    刚刚停好后,廖莹中便听到有火车鸣叫三声,从对面的车窗看去,只见又一辆火车开过去!

    真悬啊,若是停靠晚了,必然会撞到一起!

    那个人又呵呵笑了,说:“不会相撞的,两列火车都有自己的行车时间和速度,又有铁轨电报互相通告,所以不必担心。”

    廖莹中忽然有些明白这里的法律规定为何有些严苛了……

    ps:感谢澳洲书友老吴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