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潘家村群殴事件
    又过了一站,那人终于下车了……廖莹中的身边和对面的位置坐了三个年轻人,他们与他的儿子大小相仿。

    但是,他们都根本不理会廖莹中,三个人热烈地讨论着所谓联邦帝国加盟国的事情。

    什么琉球国加入了,什么勃泥国被婉拒了……看样子,他们骄傲得很啊。

    廖莹中难得轻松,刚才那个人是个话痨……还总说些他听了不舒服的话。

    果然有车员来巡视,还有推着小四轮车卖各种报纸的。

    “啤酒、饮料、小吃和报纸……前面的客官抬抬脚……”

    他买了几份报纸认真埋头看了起来。

    火车虽然有些颠簸,但是不影响看报。

    他在临安城时就知道,流求岛上的报纸有一些是胡说八道,纯粹是骗人白白花钱花时间去读的,有时信了它,白白被他们嘲笑;有时不信它,它竟然还是真的!

    读报如读书啊,都是需要智者……仅仅认识字是不够的。

    有一则新闻报道吸引了他的注意,而且阅读完后,激动地浑身发抖!

    那新闻说是七道河市的河北县县长派人逼迫潘家村村民贷款,引起了群体**件,竟然还出动了十五名巡警进村,已经出现了双方的互殴的事件!

    哈哈,这不就是青苗法的惨剧嘛!

    他先看看那报纸的名称……可惜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报……又看看其它报纸,没有相关报道。

    是不是假消息?!

    但是值得自己去看看了,亲眼所见所听才最清楚嘛,来这一趟太值了!

    火车到了终点站后,他勿勿出了站台,马上去乘坐渡船去了七道河北岸。

    七道河两岸由于开发的比八道河地区晚,城内大多是两三层的建设,少有一层几进的民宅。

    这也许是因为节省土地吧……反正是建筑风格与八道河不太一样,这自然就有了另一番味道。

    但是,廖莹中哪里顾得上去欣赏风景,他飞也要飞到潘家村!

    他在七道河北岸没有雇佣到四轮马车!

    一个赶着驴车的车夫说,坐他的车吧,不用再找马车了,都被记者们雇佣走了。

    好吧,他不得不用坐马车的价钱坐了驴车。

    等着快要到了潘家村时,他在路上就不时地遇上写着大大的“巡警”二字的黑色四轮马车。

    他知道那是巡警专用的警车,赶车的车夫都是巡警。

    驴车车夫说:“这个水利贷款害人啊……”

    廖莹中眉飞色舞地应和道:“高利贷者伤民,若是官府中有人与高利贷者沆瀣一气,那便会是民不聊生啊!”

    驴车车夫说:“我听说可不仅是潘家村里有群殴事件,其它村子里也有……”

    “好好,去完潘家村子后,你且等我,再带我去其它村子!”

    “客官,别看我是驴车,车厢小些,但是车费也不低呢。”

    廖莹中随手掏出一张十贯钱钞,说:“雇佣你车一天可够?!”

    “嘿嘿……我找不开零钱……”

    “好吧,都是你的了!”

    等到了潘家村子,只见村子里悄然无声……想必那些巡警把人都抓走了!

    这是一个有近千户人家的小村子,他向着村子里走了走,看到了一家小商铺,里面有人!

    他下了驴车,便进去了。

    商铺里都是一些碎七碎八的日用品,一眼便能看完。

    一个老者倒是很热情的招呼了他。

    廖莹中选了最贵的物件不过是一百五十文钱的白沙烟,便急不可待地询问起逼人贷款的事情。

    那个老者当时皱着眉头说:“放贷者实在可恶!然而……”

    廖莹中说:“当然可恶……他们逼人用高利贷款,事后便会让人家毁人亡……”

    “但是不贷不行啊,都是县长逼的……你是刚从大宋来的吧?”

    “但说无妨!你摆的两盒白沙我都要了……”

    “只能再卖你一盒了,剩下一盒,还有老主顾晚上买……还是去年冬天的时候,北河县的县长要求村村都要修建成相互连结的水利沟渠……”

    “是否是劳民伤财的胡乱作为?”

    “劳民倒未必……因为使用的是日本劳力,没有让我等出劳役……伤财嘛,当时也未有,没有让我等出捐……胡乱作为嘛,也不能算是,今年至少能多收两成的收成……”

    廖莹中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有什么不对,这哪里有逼你贷款了?!

    “我等本以为这些都是免费为村子修建的,算是官府公有……但是不知道是哪个浑蛋说:‘财产不可公有……’

    今年秋收后便要将那水利沟渠、机井、拦水放水的设备都要卖与村民,以后让村民自己维护!”

    廖莹中匆忙掏出小本子,把这事情大致记了下来。

    他小心地问道:“是否向你们索要高价?”

    “我等都是农家出身,焉能让他们占了便宜?!大伙儿算了一下,若是比自己动手修建,便宜足有三成……但是我等本以为是免费的……”

    “那么,官府是如何逼贷的呢?”

    “那县长说,可以秋后一次付完款,也可以五年之内还清,每年会多还一些利息……一次付完吧,手头太紧,大家都选了五年之内还清……真是逼人贷款啊。”

    廖莹中不甘心呢,连忙问:“那巡警为何与村民群殴?!”

    “咦!如何是我村民与巡警群殴?本村成立十余年,只有过一起违法事件!分明是那些来推销贷款的家伙互相竞价,然后他们开始互殴……误伤及我村民,方才引来巡警弹压!

    官府要我等五年付出两成利息,那些推销贷款的,两年才要二成,还有只要一成半的……如果不是群殴起来,还有可能更低!”

    “别的村子也是类似的事情?哪里来那么多小钱行?!”

    “听说确实如此……”

    廖莹中的脑子飞快地转了起来,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但是一时间又无法说出关键的地方……只有回去后好好思考一下才行。

    那个老者在他临走时,说:“老汉姓潘,有一个远房侄儿叫潘学忠,听闻受官府中某吏迫害,逃离了这里……若是在大宋那里看到此人,请转告他,我听说经常有人请讼师控告官吏,不如回来请个好讼师!”

    廖莹中点头应允,他也不知道何时能遇到此人,先答应下来也无妨。

    那个驴车的车夫还在等着他……廖莹中无心去别的村子了,他让驴车夫直接送他回七道河市。

    那个驴车的车夫有些担心,怕此人要回大半车费……结果此人一直在沉默思索,到了地方后,竟然忘了要回车费。

    驴车夫偷偷高兴了许多天……,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