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西行漫记 (六)
    生命总是充满奇迹。

    努力总是会有回报。

    这是一个人人有机会成功的时代……

    黄坡罗主管也许说不出这样文青而带有鸡汤味道的话,但是,他真的是这样认为的。

    你有技术可以挣到高薪水,哪家工厂的老板都会抢着要……你还可以去经商,可以去从军,可以去从政,没有人限制你。

    当然,你还可以去选择冒险,已经发生很多因为找到金银铜矿发财的事例……随便就可以在报纸上找到这样的报道!

    稍微能吃些苦,便可以开办马场或牛羊场,那澳洲的土地不要钱一样白送,就算牛马再便宜,它也是非常好卖出物件。

    大宋政府已经允许民间买卖牛肉了……最便宜的牛肉也比猪肉贵不是?!

    但是冒险是这里技术含量最低的一种,特别适合什么都会点,什么也都不精的人。

    黄坡罗主管正是这样的人……他原先投身殷地安集团公司是因为听说那公司有国王陛下的背景。

    当时,招募他的人问他如果远在异乡三五年,可以得到比在流求岛上三五倍的薪水,他愿意不愿意去。

    他当时就说愿意!

    他的妻子原本在家带着两个孩子,后来听说帝国教育部还办起了幼稚园,而且适龄的小孩必须要上流求的小学,否则罚款,他当然要听从了。

    妻子在家里无聊,便在火车站找了一份售票员的工作,结果挣的不比他少太多……这很让他有压力呢。

    黄坡罗主管进过工厂当搬运工、理库员,还操纵过磨床,当过小商小贩往农村倒卖各种小物件,还进过钱行专搞小额贷款,一千文日息四文的那种,他也很努力,但是一直只处于小有收获的局面,养家糊口是完全够了,但是发家致富还有相当长一段距离。

    他的妻子曾经不经意地说,她的姐妹都用上紫罗兰全套化妆品了,而她只能零买。

    他看不出紫罗兰化妆品比别的化妆品好到哪里,但是,自从妻子工作后,家里的钱钞虽然多了,但是,他似乎失去了一种优越感……

    女人的小小抱怨是要强的男人的致命武器。

    当公司要派人去异乡经营时,他马上就和其它几个人一起报名了。

    他的妻子知道后大惊失色,说了,几年前,从大宋来流求岛生活,都让她胆战心惊了半年之久,现在刚刚安稳不长时间,为何要去远方异乡经营?!

    家里不差钱钞呢。

    黄坡罗主管当时笑呵呵地解释说,他若是像别人独自去澳洲找金山那样的冒险,他肯定不敢做……但是这次为什么敢?

    这是帝国国王的产业啊……你认为帝国国王会把自己的产业放到危险的地方去?!

    他肯定会找一处又安全,又能发大财的地方经营!

    而且,听闻还有帝**队陪伴……你说那里能危险?!

    好吧,这些话一下子就说服了自家妻子,这让他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走个三五年,家里还能得到一大笔安家费用,他黄坡罗与帝国国王的产业就绑在一起了!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他已经得到了初步的成功,也许下一步,什么总督的职位他也可以得到呢!

    当然,他还明白,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他借助小二总督的帮忙,快速把最基本的基础设施建好,协调各方面的人际关系,把整个劳动过程组织得滴水不漏……当然,他也累坏了,从来没有休息过十分钟以上,不停地在各个工地上跑来跑去。

    建住房,建仓库,分配物资,布置任务,几乎所有的事物他都要处理好,谁叫他是本地的主管呢。

    不过还好,他的工作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不到二十天建起一个小镇子……虽然仰仗了物资材料与人力技术的优势,但是,也极为难得了,可以当成一个成功的案例。

    小二总督他们终于可以放心的重新启航了……他们在一个下午时分一起吃过百鱼宴后出发了,他们扬帆北上,将要前往一个东方人从来没有去过的海域。

    小二总督与王丁中校两人心中都充满了激动,说真的,不是为了财富,而是历史将要记住他们的名字。

    南开城,南开海角,天赐港,桌子山……那都是他们起的名字,如果不出意外,那都会与历史同存。

    帝国国王给他们的海图上在所谓的西非海岸线上做了几个标志,说那几个都是巨大的河口,只要沿着海岸线北上,根本不用担心淡水和食物补给。

    整条海岸线上除了南北部的顶端部分,其它的地方都会是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

    森林会提供航海所需要的一切……

    小二总督对所谓的西非黑人感兴趣,资料上说他们与高个子,长腿长胳膊的东非黑人大大的不同。

    那些人远比东非黑人要黑,而且是黑中透亮那种。

    他们身材要矮小一些,但是比较结实,劳动耐力差一些,但是爆发力大。

    他们比东非黑人更具有反抗力……这一点,小二总督铭记在心中,也许是他们在丛林中互相厮杀更激烈些?

    反正小二总督明白,他将采用更加怀柔的办法来对待他们。

    加纳利群岛的开发不可能全用天竺劳力,就近招募西非黑人才是最佳选择。

    王丁中校当然也是这样认为的,他还期待着到时候能把西非黑人运往澳洲呢,听说那里的棉花种植大户们迫切需要黑人……他们一直称赞黑人适合种植棉花,而回回人贩子根本没有能力到达西非,所有,这活儿需要自己干了。

    他对所谓的反抗精神多少根本不在乎。

    王丁中校说:“不用管那个,我们是招募劳力,又不是去杀人放火,原先怎么待东非黑人的,也怎么待他们!”

    事实上,澳洲的棉田种植大户或其它牧场主对待黑人或白人奴隶态度都不错,原因很简单,因为帝国国王认同奴隶买卖,但是要有时间期限,也就是说替买主工作最多五年后,必须还给人家自由……这是一条法律规定,而且做为最大的奴隶买主,帝国国王从开始就是这样做的。

    每一名奴隶的买卖都必须通过收税记录而登记在案,大小人贩子没有能逃过收税这一关,因些,每一名奴隶的去处与购买时间都是清清楚楚的。

    除了保证奴隶的自由外,这条法律规定还带来一条好处,那就是无形中压低了奴隶的购买价钱。

    联邦帝国确实需要奴隶,但是因为要还给奴隶自由,价格上当然不能按照终身制来算。

    回回奴隶贩子想要高价,那也得考虑能不能卖出去才行。

    全世界最大的买家当然也有定价的权力。

    所以,奴隶价钱始终平稳,根本没有暴起暴落的现象,处于长期的正常运营中。

    那些棉田种植大户或其它牧场主当然不愿意工作期满后的奴隶成为自由人后,主动离开自己。

    五年的工作,完全可以培养出一个农业技术能手,让那样的人走了,绝对是个损失!

    所以,在奴隶还是奴隶的期间,善待他们一些,将来就可以留下他们继续为自己工作,为自己挣来钱钞。

    这都是简单的常识。

    ps:第三更,第三更!,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