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西行漫记 (七)
    在西非海岸北向航行的日子太轻闲了。

    随着不停北上,西风由强变弱,但是依然吹拂着海船前行。

    而且沿岸的北上洋流也在为海船助力……这种送上门的服务,简直都让水手们不好意思了。

    我们是从万里之外的东方来的,经历过太多的大大小小的风暴,别当我们是初学航海的小孩子……

    值班的水手只能不断地发呆,那不远处的海岸上除了绿色植物还是绿色植物……不当班的水手则玩起了纸牌,他们大呼小叫地玩起了一种从军队里流传出的游戏:斗龙王。

    海船上不让赌搏,他们输的人,脸上全都贴着用报纸撕的纸条。

    这种无聊的情绪一直在水手间互相传播,但是不会影响到决策者。

    小二总督和王丁中校就经常讨论他们的加纳利群岛的周边势力,这是为开发那里提前做好准备。

    他们不得不注重两个地区的两种政治势力……一个是伊比利亚半岛北部的西哥特人,一个是伊比利亚半岛南部及北非大部分地区的摩尔人。

    他们的历史常常让两个人感慨,这个时候的人类真是没有任何正义与非正义可言。

    早在一千多年前,哥特民族便居住在多瑙河流域。

    后来,他们从内部分裂了,一部份成为了后来的西哥特,另一部落则是东哥特。

    当匈奴人出现之后,他们对这两个哥特族的分支发起了猛烈的进攻。

    在无力抵御的情况下,西哥特人被迫开始向西迁移,以躲避灭族的命运。

    东哥特族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们终于屈服在侵略者的强大武力下,被异族所吞并,成为匈奴大帝国的一部份。

    西哥特人西迁之后,不久便在伊比利亚半岛找到了适合生存发展的居住地。

    在这个时候,罗马帝国已经渐渐地开始走向衰败,西哥特人终究能够以武力宣布自身的独立和强大,而后通过不断的进攻来建立起本民族的主权王国,他们以不可阻挡之势扫平了整个罗马帝国地区,并一度攻破了罗马帝国的王都,在罗马城内任意抢三天,大获而归。

    几百年后,西哥特王国逐渐走向末落,而他们在海峡对面的摩尔人组建的政权却正在走向兴盛。

    摩尔人是个总称,这里面包括了回回人、柏柏尔人和一些皈依了回回教的黑人。

    公元711年,回回大帝国辖下的北非部族中有人试探性的跑到海对面的伊比利亚半岛看了看,不料区区五百人居然就击败了病入膏肓的西哥特王朝的边防官兵,占领了整个塔里法半岛……这个塔里法的名字就来源于当时这支侦查小分队的队长塔里夫。

    于是,同年,一个柏柏尔将领塔里克.伊本.齐亚德,率领着六千五百名柏柏尔人和五百名回回人渡过直布罗陀海峡,在本岛登陆了。

    登陆后,他做了一件和西楚霸王一样的事情,就是破釜沉舟。

    结果,这支没有了退路的北非回回军队迅速占据了半岛的南部地区。

    由于西哥特王朝和北非部族之间素无往来,所以继续沿用罗马人的称呼,将这些北非以及回回人的混合民族统称为摩尔人。

    当时的欧洲,政治**,经济萧条,科技落后,思想愚昧。

    总而言之,在各方面都无法和鼎盛时期的回回文明相提并论。

    所以,这一小支摩尔人部队居然在八年时间内,占领了除阿斯图里亚斯外的整个伊比利亚半岛。

    阿斯图里亚斯之所以没被占领,主要是因为当时它穷到完全不值得去浪费时间和兵力。

    在发现了欧洲人的暗弱之后,摩尔人开始试图向富庶的法兰克进军。

    结果一来是来自北非的他们在翻越寒冷的比利牛斯山时疲病交加,二来是当时的法兰克毕竟比没落的西格特王国要厉害许多,三来是自己背后还有大量的城市需要驻军,摩尔人的前线实际兵力相对不足。

    这三大主因,导致摩尔军队在图尔战役惨败,失去了向西欧发动全面进攻的第一次机会。

    经过几年的修整,摩尔人准备再度向法兰克进军。可是,欧洲人似乎真有上帝的保佑。每逢大难,匈奴王阿提拉也好,蒙古拔都的大军也好,都是眼看要打下欧洲了,背后却出了问题。

    不是国王被刺杀,就是老国王死去,大家需要回去争王位。

    八世纪时的法兰克人同样得到了上帝的眷顾

    就在此时,回回大帝国的中心,大马士革发生政变,倭马亚王朝被颠覆了,王朝帝胄悉数被杀。

    而当时的摩尔人总督阿普杜拉.拉赫曼,就是倭马亚王朝在外唯一的后裔。

    于是,进军法兰克的计划宣告无限期搁置。

    阿普杜拉.拉赫曼一面宣布在大马士革爆发的政变是完全非法的,一边在科尔多瓦宣布自己继任哈里发,科尔多瓦是整个回回人世界的中心,准备向大马士革进军。

    结果,回回人自己打起来了。

    打来打去,发觉彼此都占不到什么便宜,于是科尔多瓦和大马士革政权互相罢兵,但是彼此的关系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

    回回世界就此一分为二,东部中东地区以大马士革哈里发为中心,西部北非和伊比利亚半岛以科尔多瓦哈里发为中心。

    这两国和大唐都有友好的商贸往来,所以,大唐称大马士革哈里发国为绿衣大食,称科尔多瓦哈里发国为白衣大食。

    争夺整个***世界的大规模战争虽然平息,可是彼此之间出于不同的教派信仰和世俗的功利,内部小规模的冲突不止。

    科尔多瓦哈里发王国也失去了实际的中央控制权。下面分裂成众多的诸侯国。

    他们虽然都对哈里发称臣,实际上却是各自为政,彼此攻伐。

    于是,有趣的事情发生了,原本统一的回回大帝国,不仅分成两大部分,还分裂成无数的小公国。

    而原本是无数小公国的基督教世界,此时却在所谓的光复运动中一步步的迈向国家统一。

    在伊比利亚半岛北部,由于直面***,所以这里的各基督教王国,还得到了欧洲大陆各基督教国家的帮助,尤其是十字军和各骑士团的帮助。

    当时的状态基本是这样的:摩尔人的帝国分崩离析,互相之间毫无接应。

    基督教的国王们则只需要说声,“为了上帝”、“抢来的土地和财富一半归你们”就可以组织起数量庞大的“义兵”。

    前一句,用来证明他是国王而不是土匪;后一句,为了防止十字军和骑士团们一哄而散,当国王的话是放屁。

    这两句话一说,基督教国王的军队将迅速壮大,百夫长可以做千夫长,千夫长可以做万夫长。

    所以,整个的战况基本就是基督教国王一声呼号,聚来许多人马,法兰克人、德意志人、西西里人等等,什么都有。

    有时候没有翻译都不要紧,反正就是仗着人多势众,冲上去抢完了事。

    于是,摩尔人统治的安达卢斯地区渐渐被蚕食。

    在1085年,西哥特人的故都托莱多被攻占。

    到了现在,摩尔人被完全赶出半岛中部,甚至摩尔人在安达卢斯地区建成的首都科尔多瓦都被西哥特人攻陷了……他们眼下只能龟缩在南部的格林纳达地区,不过西哥特人此时也没有足够的战斗力完成最后一击。

    此时摩尔人在伊比利半岛南部的日子过的还不错,依然是一个商贸强国。

    小二总督对这个地方的历史不得不感慨,这和大宋的经历太相近了!

    王丁总督则冷笑着说:“好啊……他们越乱越好,既然仍是谁的拳头大听谁的,而且谁当王都行……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行?!”

    小二总督指着窗外的海岸说:“那全是无主之地,我们要它们有何用?我们要的是欧洲人的商贸,要的是他们的劳力……求我去给他们当王,我都不会去!”

    王丁中校说:“明白!我所说的王不是当王,给是要他们遵守我们的规矩……就这样简单。”

    王丁中校深情地望着窗外,用极为向往的语调说:

    “资料上说加纳利群岛附近有大量的海盗……真是令人期待啊……我有五年没有见过海盗了……”

    好吧,帝国国王给他们的资料里还详细记录了欧洲海盗的情况。

    北非附近地区的摩尔人海盗是整个欧洲海盗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还一度在西地中海海域活动。

    他们一开始时,大多成员都是当年西哥特人反攻回回帝国时的逃兵,因为穷困走投无路而当了海盗……后来,在这个帆桨船时代,他们尝到了当海盗的甜头。

    大家的船速都慢,只要人多,埋伏好……实在是太好抢海船了。

    后来,他们不断扩大势力,四处招兵买船……上百年下来,他们经过几代人的经营,已经成为海上的一股强大势力。

    他们四亲不认,连摩尔人同胞的商船都抢……甚至可以派人到北非的几大商港去公开收取“保护费”,陆上的几大政权势力拿他们没有办法。

    ps:谢谢澳洲书友老吴、poloyello、辛大大哥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