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教化与驯化续
    等到抓获了一些角马后,黄坡罗主管的驯化计划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斑马果真能像驴子一样做活,而且驼鸟也可以当坐骑……当然这种驯化仍然需要慢慢来才能完全驯化了,才能彻底防止它们在劳作的过程中突然暴起反抗。

    斑马已经不太能把车拉到草沟里了,也能乖乖转圈拉磨,不太只想着挣脱笼头了。

    黄坡罗主管几十次掉下驼鸟背后,他终于征服那只驼鸟,让它认命了。

    黄坡罗主管用豆饼和皮鞭共同参与驯化的方法又一次起了效果。

    他骑着驼鸟得意洋洋地对侦察班的骑兵们说:“等着看,我会建起一支驼鸟民兵队……”

    骑兵班长也考虑过使用驼鸟当坐骑……但是,详细了解后便放弃了,它耐力不行不说,还远没有战马聪明,理解能力极差。

    战马在战场上可以看成是不会说话的战友,而驼鸟呢,只能算大鸡,属于用来玩耍的!

    整个南开城地区也只有黄坡罗主管有那耐心,也抗摔,其它人早都放弃驯化驼鸟当坐骑的想法……还不如坐用斑马拉的四轮马车呢!

    黄坡罗主管给那只小母狮喂羊奶,照料它吃肉糊,还亲手喂水……那只小母狮果然如大猫一样依附他。

    他经常对别人说:“只要用心,天下万物无不可改变,无不可为我等所用……我的狮子女儿,早晚会学会看家护院!”

    这种信心充斥着整个南开城地区……驯化角马的成绩也不错,只要再给一点时间,这里又会多了一种畜力。

    但是不久后,黄坡罗主管的自信心受了打击……

    他从来没有狂妄到想去驯化过犀牛或河马,那两种庞然的动物,他一见就明白,那是不可理喻的家伙,可不想在它们身上用心,白费力气不说,丢了性命都有可能!

    大象就更不用提了,太狂野,太暴燥……如果不是想要它们的象牙,最好永远不要搭理它们!

    打击他自信心的是这里的水牛……

    水牛很早就被人类成功驯化,在黄坡罗主管的家乡,它性情温顺,易调教,多用来耕田。

    那么,这里的水牛会和家乡的水牛一样吗?

    乍看起来都一样……都有两只角,黑色的皮毛,只是这里的水牛身材高大许多,差不多有家乡的水牛一倍大了。

    所以,本应该更能干活才行……但是他大错特错了。

    黄坡罗主管第一次与这里的野生水牛打交道时,若不是他的驼鸟坐骑不听指挥自己做主跑掉了,他很可能会被水牛顶死或踩死!

    这里水牛是极少极少数能主动攻击人类的食草动物,或者说,它们发起脾气来,会攻击一切移动的东西,不管那是什么……

    关键是它们总发脾气,只要在它们的视野中出现身形大一点的活物,它们就不高兴。

    这种水牛的角基部完全愈合,形成一个完整的骨板,就像一面骨盾一样,不同与他家乡的水牛那样分开长在头顶的两侧。

    这就像是它不仅有两支矛,还有一面盾和可怕的体重……可怕的奔跑速度。

    黄坡罗主管一开始时不听少尉连长的劝告,自己一个人骑着驼鸟去找水牛群……他远远的看看还不行嘛?

    不行!

    他不幸走到风口处,还有几百米远呢,群里的一头水牛就发疯似地狂奔过来!

    他还想等一等看,水牛就是水牛,它能跑多快?!

    但是,他的坐骑驼鸟不干了,人家马上就转身而逃,不管黄坡罗主管如何叫唤……

    驼鸟是对的……他再回头看时,那水牛离他们也就几米远了……我的天啊……后面还跟了一大群水牛……

    他回到南开城后哆嗦了一晚上……后来,他有机会看到一大群水牛追赶一头巨大的雄狮,最后逼得那雄狮如大猫一样爬到了树上,死死抓着树干不下来……他太理解那头雄狮的恐惧感了。

    好吧,黄坡罗主管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

    好好的畜力不为我等服务,太可惜了。

    一群水牛根本对付不了,那么掉队的水牛总可以了吧。

    这里的水牛为群居性动物,雨季是它们的繁殖季节,食物丰富,一般会聚成上百头牛的大群。

    牛群的核心为母牛和小牛,公牛们集体保护小牛。

    到了旱季,由于食物短缺,公牛们就从牛群中分散出去,形成小的单身汉群,甚至单独生存,直到下个雨季再聚集。

    但是黄坡罗主管又错了……敢于单独生存的水牛可能比狮子还凶悍,而且更不讲理!

    一天,他没有骑驼鸟,终于找到了一头落单的水牛,然后悄悄转到下风口,慢慢靠近了它……他的手里还拿着步枪呢。

    也许是他踩断了一根树枝什么的,那头水牛马上就找到了他,然后就是怒视,仿佛他欠了它五百贯钱钞似的……然后马上就断定他没有还钱钞的意思,一声不响地就扑了过来!

    这一连串的动作只是在几息间发生的……黄坡罗主管都忘了开枪,直接把枪丢了,转身就狂奔起来,几下子就窜上了一棵足有一人粗的大树!

    还没有太把稳树枝,就听到“嗵!”的一声,大树都摇晃了……吓得他也死死搂住树干,嚎叫不已。

    水牛又撞了几下,发现用处不大了。

    它气哼哼地打了个喷鼻,骄傲地甩着尾巴走了。

    黄坡罗主管一直没有敢下来,直到两个侦察骑兵班一起出动来寻找他……他才敢下树,这时,尿湿的裤子已经干了,没有人能看出来。

    最后,一个骑兵班顺着那头水牛的脚印,找到了它,远远的开枪打去。

    凶猛的水牛终于倒地了,再坚硬的头骨也抵不住子弹的威力。

    黄坡罗主管把那头水牛的头要了去,制成了牛头标本,把它挂到自己办公室的墙上,时刻提醒自己……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你不可能驯化一切。

    他想了很久,决定暂时放弃去更北的地方寻找好劳力的行动……不如等着去购买那些温顺的东海岸黑人好一些。

    南开城地区种植的玉米、木薯、地瓜和土豆马上就要丰收了,这一些都为圈养牲畜提供了巨大的食物来源。

    黄坡罗主管再看那些来自于马达加斯加的牛……它们简直就是小猫了。

    他的狮子女儿整天围在他的脚边,似乎也能感觉到他有了一些变化。

    他有一次抱着狮子女儿说:“野物就是野物……等你长大了,我就放你回大草原……”

    正当他们忙着收获时,哈哈,第二批支援舰队从马布里港来了,他们准确地找到了这里!,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