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和尚、道士都来了……
    如果这里的水牛力量小一些,不那么暴躁一些,黄坡罗主管会用暴力的手法让对方驯化。

    如果这里水牛能听懂人话,黄坡罗主管会说服它们放弃那种可怜的自由生活,跟他到牛圈里去过上永远有吃有喝的日子,保证终生无忧。

    但是对方又有力量,又暴躁无比,宁可以死来反抗……他就没有办法了,只能悲伤地认为,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你不可能控制一切,尽管你有枪。

    他知道再北边去一点有一个由石头堆成围墙的城市……算是城市吧……那里有许多健壮的黑人男女。

    他一直想带着人找他们谈一谈……但是水牛事件伤害了他的自信心,他想,再等等吧,仍需要把基本盘打好。

    他还需要后续的帮手。

    结果,他的支援舰队真的来了……身为帝国公民,他切身明白了,联邦帝国不会忘了他们这些海外公民。

    不不,南开城地区属于联邦帝国的土地,青铜色的“商”字大旗正在他的办公楼上空飘舞着。

    天赐港港口最高的旗杆上也有。

    支援舰队刚过南开海角就让巡逻的战舰发现了,他们两边通过旗语沟通后,巡逻的战舰为他们充当了引水船,一直带进天赐港。

    几乎全城的人都跑到码头去欢迎支援舰队,连天竺劳力们也去了……那些来自马达加斯加岛和当地的土著则比较漠然,他们已经适应了那山一样高大的海船了。

    支援舰队一共有十七艘五桅式海船,这里有一半的物资和人员连同海船一起,都是属于南开城了。

    黄坡罗主管激动极了,还是自己的人可靠啊,他高兴地同带队的人拥抱起来,把人家都抱疼了。

    带队的人抱歉地说了,他们没有沿新航线走,而是先后到了幸福岛、桑给巴尔岛和马达加斯加岛……这样走的性价比高。

    黄坡罗主管高兴还来不及呢,哪里会怪罪,人家走的航线才是商业航线。

    南开城里的居民几乎人人都去帮助卸货,他们都太渴望得到后方的支援了……这表明,他们不是孤独的在异乡生存,这里同联邦帝国的流求岛一样,都是在一个国家内。

    真正关爱公民的国家,一定会得到公民的真正认同……

    黄坡罗主管还得到了联邦帝国的最新消息,尽管那都是三个多月前的,那也比他只知道七八个月前的事情强。

    他津津有味地看着三个多月前的报纸,吃惊地发现,澳洲东部据说又发现大金矿了,有几十个人又是一夜暴富!

    他心里不舒服……没有人不想暴富,但是他却没有那样的机会!

    带队的人也陪他一起感叹,是啊,要是这里也有大金矿,哪怕是银矿铜矿也行啊……听说大宋境内,许多农民把自己家里的土地都抵押出去了,然后带着贷款的钱钞,跑去澳洲找金矿呢。

    黄坡罗主管听了后,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若是我让人说是这里也有金矿,会不会招来大宋的人找金矿呢?!

    若是他们没有找到金矿想必也不会怪我,只能怪命运不好……说不好我这里还能招上更多的劳力,还是用自己了解的人为好啊。

    小二总督反正已经让他全权处理此地的事务了……他暗中找到少尉连长商量……兹事体大,不可不与人商议,特别是军方。

    少尉连长正在用刚送来的剃须膏自己刮胡子呢……那个他早就用完了,一直用肥皂替代,很不舒服。

    听了黄坡罗主管的话,他一下子就把下巴刮破了……这是公开说谎啊!

    黄坡罗主管笑笑说:“我等也没有说必能找到,而且我等也没有找到大金矿……我只是想问你,以后若是人多了,你那些战士能不能把这里的防御以及治安都管好……”

    少尉连长想了半天后,说:“你是主管,地方上事务全是由你做主……防御与治安的事情,我可以保证,就算十万人也不怕!”

    黄坡罗主管摇了摇头,说:“就算加上劳力也到不了这个数字,能有两万人就烧高香了……”

    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他实在是找不到能吸引人来这里的办法,放手一搏吧。

    反正他也会以匿名的方式投稿于各家报纸,让他们自己去猜真象吧。

    接下来,黄坡罗主管没有想到自己还真能烧上高香了……随船来的,还有几个和尚,而且竟还有几个道士!

    这里可有他不知道的原因。

    人人都知道,联邦帝国国王张国安从来不热衷与宗教,更不喜欢同什么儒家理家的打交道。

    整个流求岛上就出现了奇怪的现象。

    佛家在八道河地区开光建庙,道家也在那里兴建道观……回回教、犹太教竟然也跑来建寺院!

    联邦帝国国王张国安根本不管他们,只要符合规划,只要交钱购买土地,只要遵守联邦帝国的法律制度……你们就是建成一百米高一千间房的寺院,他也不管。

    其实也不算怪现象吧,这与大宋境内的主要大城市差不多……公民们利用各种宗教节日逛逛佛家寺庙,然后再去逛逛道家道观,甚至去回回教那里看看热闹,虽然他们一直弄不清楚回回教与犹太教的区别。

    联邦帝国国王张国安认为这很好很和谐……他建了流求小学,中学,技校体系,可是还有几家挺出名的什么什么书院跑他这里来开分院,他管都不管,没有采纳教育大臣杨友行的意见,想把人家挤出教育体系。

    教育的种类多一些有什么不好?不让人家去学,你怎么会知道你学的都是一些傻逼文化??

    这话把教育大臣杨友行说的一愣一愣的,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联邦帝国国王张国安的威严感是越来越浓了。

    但是,当他的朋友们,吴大鹏等人回来后,他们则不太赞同张国安的做法。

    吴大鹏说:“让公民们自由选择,这貌似公平,但是对未来的发展不太合适啊……”

    张国安说:“你们怕以后不是一神论的对手?我个人认为,宗教的问题不是在于宗教本身,而是在于整个社会体制……我就不信在这个社会体制里会出现极端势力?!”

    “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我们得帮助佛、道一把……它们一个过于内敛,宁可烂死在东亚;一个过于松散,没边没沿的……”

    “哈哈,你想搞宗教改革?!还有这闲心?!”

    其实他的几个朋友回来后,都是忙死了。

    吴大鹏帮助联邦帝国完善了司法结构,清晰地分出了司法的三权:巡警、公检和法院。

    最重要的是,他推出了审判团制度。

    几个人一商量,这个好啊,让他们公民自己人判自己人的案子,法官管管一些小案子,维持一下审判过程的公正性,负责量量刑就可以了。

    宋子强乐了,说:“就算是判错了,我估计公民们也主要会怪审判团成员们……不会闹到我们这里。”

    万士达则说:“一个懂常识的正常人,他判断对错的可能性若是百分之六十比四十的话……如果是十个二十个人都这样,那么判错的可能性就会是百分之四十的连乘二十次,概率会降到最低了……”

    吴大鹏满面春风地听着朋友们的点评,功夫没有白下啊。

    忙完司法,他又想着手宗教了……

    ps:感谢书友poloyello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