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宗教与养老
    吴大鹏提出帮助佛道走出去的办法,这是他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他们三个朋友穿越回来后,一直在已经建设好的基本架构上帮助联邦帝国进一步完善和优化,这样的工作也够累人的。

    从来没有最好的结构和制度……只能先从最不坏的方法去着手吧。

    吴大鹏他们三个人感觉到了朋友的信任,尽管吴大鹏深入到官僚体系中,改动了一些官制,还进到军队体系中,改动了一些军制,又开始改动司法体系……但是,他们的朋友从来没有怀疑过什么,只要能通过大家聚在一些的探讨,说改咱们就改!

    这种情况与其说是权力使然,还不如说是因为友情和信任。

    吴大鹏说:“我们根本离不开宗教这个问题,那么我们不去深入,后世那些奇奇怪怪的现象还会产生……”

    吴大鹏把那面世界的佛教的事情介绍了一下。

    张国安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

    万士达补充说:“是真的……连佛门也拥护什么的,喜迎什么的……”

    吴大鹏叹了口气,说:“别的宗教也是如此……”

    好吧,连宗教也会堕落……

    自从唐朝的会昌法难之后,佛教日趋衰落,结束了所谓鼎盛时期的黄金时代。

    那些宗派纷呈,义理幽深的情况渐渐被“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的禅宗所代替,到大宋以后并成为各宗派的主流。

    尽管此时的禅宗较以前相比无甚大变化,但同时仍具有自己独特的魅力。

    不仅宗门耆宿,教内大德,推崇禅宗,调合宗教,还有一些士大夫纷纷皈依禅宗,更使禅宗显得生动活泼,增添了许多生机。

    初期的禅宗,讲究的是“直指。人心,见性成佛”。

    它的方法就是“体悟”,“参究“,不需要喋喋不休的议论,更不需要连篇累牍的著述。

    到了眼下的时代,以前光靠内心体悟参究的各种方法已远远不够了,于是,慢慢出现了公案、机锋等禅机了。不光是参,也要靠解说了……

    大宋时代士大夫的参禅学佛,则进入全盛时期,蔚然成风。

    以苏东坡为例……他为一代大文豪,诗、书、琴、画,无所不精,并且学佛多年,悟性甚高,颇能领会佛法妙谛。

    他与禅宗高僧多有往来,尤其和佛印禅师,过往更是密切,彼此酬答应唱的公案,最为人乐道。他不仅大交禅僧,热衷于禅,而且还亲自为禅僧《语录》作序,作诗倡,来弘扬禅宗,如广为人知的

    其实就连一向以维护正统地位并以“辟佛”者自居的司马光,欧阳修等人,也对佛教产生好感。

    司马光虽说不好佛,但他对佛事非常热衷,每年必到寺庙斋僧、诵经,以追荐祖先,亦常与禅僧过往论禅,可见宋代的禅宗对他的影响亦是不可抗拒的。

    决意追随韩愈的一代硕儒欧阳修,站在儒家的立场,著《本论·》加以毁谤佛法,攻击禅僧,主张废佛,并且蔚为风气,获得多人的相应和抨击。

    当时的佛日契嵩禅师,目睹此风,针对时弊,倡导儒、释、道三教思想合一,著《辅教篇},加以反驳辨正。

    欧阳修见此书后,遂完全改变以往的排佛立场与错误观念,并且赞叹师:“不意僧中有此龙象。”

    天一微明,就整装肃衣去拜见契嵩禅师,请求开示,共语终日,后游庐山东林圆通寺遇祖印居讷禅师,俩人谈论禅学,大有醒悟。

    自此他常常与禅僧游玩,自称六一居士,时时为文劝人行善,成为当时文坛流传的佳话。

    吴大鹏针对这种情况提出了几条宗教建议。

    以佛教来说,正好借此机会要求他们走向世俗,把社会公民的养老机构纳于他们的院庙之中;确定人人都能成佛的观念,要导人向善,向公民提供“体悟”、“参究“的空间,并由禅师来主动辅导;在佛教还没有发展成可以随意贿赂求愿的期间,让他们以得到慈善捐助的方式维持运营,而不是出卖香火挣钱钞。

    张国安听了后当时就乐了,说:“他们能上升到关爱人类的境界?愿意从事养老行业吗?!强迫就没有意思了……”

    吴大鹏则说:“不强迫。反正养老行业本来就是我们承担的责任……连大宋都能办养老院,我们当然更要办了!

    国安,如果养老行业完全办起来……我们自然而然就打破了宗族家族势力的禁锢之一!”

    大家听了后都明白……正是因为担心养老的身后问题,许多人不敢脱离家族宗族,貌似和和美美的大家庭,貌似享受天伦之乐,其实这里面隐藏着养老需求。

    把养老行业承担下来,再把它推给宗教!

    当然,所需费用要由整个联邦帝国承担……吴大鹏接着说:“这是考验宗教善的一面的时候!

    还有道教,还有全真教……只要他们在我们的帝国范围内办教,就要听取我们的建议!

    谁听取,我们大力支持谁……”

    万士达问道:“要是不听取呢?”

    “他就休想办起分支来,不卖他们土地!”

    宋子强说:“你们这也是变相逼迫人家!”

    “是的!我们是变相逼迫他们做任何正常的宗教中都要求的善事!”

    张国安想了想,说:“可以的……不过谁提议谁去办!”

    吴大鹏马上说:“是的,我去操作!”

    关于道教的问题,他们讨论的时间不多。

    大宋南下后,由于人人皆知的原因,他们对道教不再象真宗、徽宗那样狂热,宋高宗还对徽宗崇道的流弊作了纠正。

    他们对道教的管理也加强了,建立宫观,道士出家等皆有严格限制。

    但是由于有需求,他们对道教仍然信奉,并将崔府君、四圣真君作为皇室保护神而加以崇祀,以庇佑其半壁河山。

    道教法术同样获得统治者信赖,加以运用,凡遇灾祸或节庆,都命道士做法事,以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当初他们哥几个也借用这个模式布了法阵来给大宋祈福……由此才接触到他们的上层人士。

    当时,如果有需要,他们也可以玩玩变蛇或其它的特异功能。

    事实上,整个社会对道教伦理思想大加提倡,比如宋理宗推荐道教劝善书《太上感应篇》给社会,亲笔为其刊本题写了“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劝人行善做好事,免遭神灵报应。

    吴大鹏笑着说:“我准备为道教提供一些法术……而且还是慢慢会让他们知其然的,顺便还要去进一步探索!”

    宋子强当时就乐出声了,说:“我明白,你早晚把道教变成一个主动去探索科学的宗教……”

    “不能这样简单说……追求自然规律嘛,想要我的法术,当然也要承担养老问题……”

    全真教就比较简单了,它原本就是民间后发宗教,属于平民组织,稍微支持一下,只要接受了从事养老的建议,任由他们去发展就行。

    ps:感谢书友澳洲老吴、16071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