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战争前的全面考虑
    王玄彬中校说明了身份后,他受到了钱宋的热情招待,对方对军人明显极有好感……如果他能穿着军服走在新商业区里,一定会有太多人主动向他问好。

    这也是他没有穿军服的原因,眼下这个时期,还不是与公民们搞好关系的时候。

    他与钱宋谈了大约两个小时,然后心满意足的告辞了。

    他感谢人家能为他停下手头的工作,认真向他介绍周边国家及土邦的情况,而且还能讲出那些土王们的性格及其私人生活上的一些趣事。

    王玄彬中校每一件事情都认真听着,这是一种礼貌,也是一种得到情报的办法。

    他不知道的是,帝国国王张国安已经为自己没有提前关注天竺南部地区的情报而后悔……他认为,如果早下手的话,根本不会像现在这样要硬打硬吃。

    王玄彬中校不可能知道国王的后悔,就算知道天竺南部地区竟然能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国家,这也是最近几个月的事情。

    他用军人特有的思路方式来考虑整个局势。

    打是一定的,要么白来了,天气这样热,他们可不是来这里阅兵给别人看的。

    如果全打的话,先打哪个?

    如果打一个的话,打哪一个?

    打到什么程度?

    完全确定的是,完全由马布里军队出战,他们出军事顾问和远程做战部队。

    想到自己的迫击炮班,王玄彬中校不由得不露出微笑,流求军工厂简直是打造神兵神器的神地了……火箭已经让他叹为观止,那迫击炮更让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火箭是面杀伤,迫击炮就是点杀伤,别看这一次只交给了他三门,六十发炮弹……他看过迫击炮班的演示,目标是三四公里外用石灰画着的几个大圆圈,结果,几发炮弹打去,那些大圆圈里炸起了数道硝烟!

    王玄彬中校的眼睛当时就亮了,这种炮可以用在陆地上,更可以用在船上……特别是河船上,如果打那些堡垒,那简直是一打一个准儿啊!

    王玄彬中校最终和他的参谋们制定了大概的做战计划,然后开始联系急得不行的马布里土王。

    那个家伙已经多次派人请王玄彬中校了,再不见面,就真伤了和气了。

    他穿着军服带着手下人去了马布里王宫……那里的安保工作已经让新东方安保公司全承包了,可以看见有几十个穿着类似他们的军服的安保人员在四处巡视。

    他们的身上鼓鼓囊囊,一看就知道有武器。

    马布里土王专心致志听了王玄彬中校的“军事建议”,最后不得不完全答应下来。

    但是,他不明白为什么只需要灭一个国,而不是把欺负他的那些国或邦都灭了?!

    王玄彬中校说:“灭最强的一个国,这说明你有实力;留下其它四个国,只给一定的惩罚,这说明你有仁慈之心……原谅总比仇恨好。”

    其实真实的原因很简单,王玄彬中校暂时不想让马布里土王坐大,也不想引起北方德里苏丹的注意。

    联邦帝国在这里的实力还是不太足,还不到大规模征战的程度,发展一段时间再说吧。

    马布里土王不得不“表现出”自己的仁慈之心。

    帝国陆军完全接手了对马布里**队的训练,虽然没有脱胎换骨,也是将他们扒了一层皮,至少完全能走横排战列线了……还可以完成三排轮射。

    联邦帝国提供给他们的是火帽式火铳,这一种火铳比火绳枪方便,比礈发枪发射率高。

    最后,马布里土王亲自检阅了完成初步训练的军队。

    他看到了一支全新的军队。

    整齐的军服,从头到脚都是统一样式;雪亮的刺刀,样式一样的火铳;威武的火炮,齐齐地摆在队列前。

    联邦帝国的教官特意挑出个子高大一些的士兵站在前面,这样打眼一看,只要不细究,一股军人特有味道就出来了。

    由于他们的军服与联邦帝国的军服完全相同,如果远远地看去,还是有几分神似。

    军演时让马布里土王笑开了花。

    整齐的轮射,几十米外的椰子纷纷被打的粉碎……火炮齐射,远处的木桩子齐齐粉碎!

    王玄彬中校没有给他们提供更为昂贵的火箭……真心怕他们保管不善后,落出坏人手里,真要是给新商业区和军营来上几发,他们自己也承受不了损失!

    马布里土王当时就要亲自领兵出战,联邦帝国年轻的大使劝他先确定了王子,也就是王位继承人再说。

    这个家伙十几个儿子,二十多女儿,他一但有何意外,政局又是一团混乱!

    马布里土王想了半天,挑了第七个儿子,那家伙长相不错,好像还聪明一些,年纪也不错,正好十五岁。

    于是,他亲自带兵上阵了……他们挑选的对手是阿亚利那国,它是侵害马布里国的主力,而且是实力最强的,有战象一百五十头,战兵两三千,而且还有骑兵!

    阿亚利那国土王家族与马布里国土王家族有世仇,这世仇久远到都不知道从哪个时候开始,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反正就是有仇。

    天竺大陆的南部地区从来没有统一过,强大的北方势力,不管是孔雀王朝、贵霜帝国、笈多王朝、波罗王朝还是现在的德里苏丹,从来就没有深入过南部。

    南部地区众多小国共存或混战,这都是常态。

    王玄彬中校不得不也亲自担任军事顾问,他必须要陪着那家伙,生怕他一冲动自己上场来胡乱指挥,那样会把大好的局面全部葬送了。

    还有就是军纪,这在训练那些士兵时就一直在灌输这一点。

    火铳时代最强调军纪了,如果不能时时排列在一起,那装了刺刀的火铳就只能当短矛用了。

    另外对于战俘的处理……王玄彬中校故意大声对马布里土王说:“火器时代,屠杀平民与俘虏是不可饶恕的罪恶,会增加我们下一次作战的胜利成本!”

    “……”

    “……不过你不要担心他们的安排,我会保证让重要的俘虏永远不会回到天竺!”

    马布里土王突然生气了,说:“你们是不是会把他们送到文来河口那个好地方?!他们不受死就是要受罪的!!”

    “请放心,一定会送到南非地区……他们会在那里劳动,永远会忘了在天竺的生活,回不来的。”

    南非地区?马布里土王实在是没有听过这个地方。

    关于战后战俘的处理,王玄彬中校早就提前考虑过了,宝贵的劳力他当然不会允许屠杀,但是留在当地,迟早会是马布里土王的心头之患,不如送去开发南非地区……他本来就是一个全面考虑问题的军人。

    ps:感谢书友澳洲老吴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