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破解王安石陷阱!
    八道河花车大游街的照片不久后也流传到了大宋临安城,让很多人羡慕。

    临安城里也开办了诸多家照相馆,也都挂着大幅的照片来当广而告之……这个生意一开始时很挣钱钞的,但是由于很容易学到技术,结果开办的照相馆越来越多,大家不得不想办法招揽顾客,都挂出新奇好看的照片来吸引人。

    当然,有的不得不去了中小城市,还有的去了海外。

    不久后,还没有过十天,流求岛又传出一批照片……那些照片都是着色相片,可以看出那照片上全都是金黄色的黄金制品!

    它们的样式奇特不说,那体积竟然十分巨大,其中有金子做的大象,如同书桌大小了!

    流求岛的黑白照片后着色的技术也很简单。

    那颜色分为水彩和油彩两种,都是在照片洗印出来之后,再在上面涂上颜色。

    这种上色技术类似于绘画,油彩是用粗细不等的毛衣针缠上脱脂棉,再蘸上各色颜料,在照片上慢慢揉色。

    水彩是用毛笔在照片上着色,人物的服装、肤色都力求逼真。

    因为是后期上色,所以衣服的颜色可以由顾客挑选,照相时穿的是红衣服,不喜欢的话可以让上色师傅给染成黄的。

    后来,又有了按光线养油彩的分面方法,着色技术日益精湛,做出来的照片形象丰满、色彩鲜艳。

    水彩显得通透、平滑,油彩色实且表面有微粒,油彩的色彩保存时间比水彩的长。

    上水彩要先上色,然后再修复瑕疵,而上油彩,就先修照片再上色。

    那种油彩都是用铅皮管装,如同常人的手指头般大小,分12、24色。

    水彩是装订成硬纸盒的小硬块,分12、18色。

    一张相同大小的油彩上色照片价格贵一些,在流求岛上,是水彩上色照片的3到4倍,水彩上色照片是黑白照片的1.5到2倍。

    但是在大宋境内,则都还会加倍,因为那油彩不便宜,而且还有一定的技术要求。

    大宋人爱死这种照片了……特别是自认为是美女的女人,那真是有空就去照相啊……坚决要着色的!

    但是在吴大鹏他们眼里,实在是太土太土的色彩,他们自己宁愿要照纯黑白色的相片,也不愿意让他们后着色……看了会感觉自己像是动画片里的人物。

    审美因为时代而有了差距,然而并非不可调合。

    这一批黄金物品的着色照片,是国王张安国有意思让人放出来的……那照片拍的都是从天竺大陆运回的黄金,里面还混杂了一些金库里的金砖存货。

    照片上还出现了一些人物,正是他们的存在,可以让观看者感觉到黄金制品的大小。

    那些人都是穿着流求岛式衣服,还有的明显是军人装扮……着色师还特别给他们的皮肤调成一种健壮的黑黄色。

    在临安城里的大宋人经过照相馆看到那些相片时,无不流着口水看着那些他们从来从来没有看到过的,那么大堆大堆的黄金……

    黄金虽然也不是大宋的货币,但那是财富的象征,整个临安城似乎都停了呼吸去看那些照片。

    资产雄厚,富贵如贾老狗这样的人眼睛都红了,他气哼哼地把那些照片都甩到了桌子上,不看了,怎么他们到哪里都能找到那么多的黄金!

    难怪他们的报纸上动不动就提什么贵重金属本位,暗地里攻击我大宋政府的粮食本位……哪朝哪代不是如此的?

    为何到现在就说是有错了……只要有了粮食,这天下就不可能大乱!

    一帮子短视的商人,哪里会想到国家大义?!

    但是,我大宋如何也能搞到这样多的黄金呢……

    他马上派人去把廖莹中请来。

    廖莹中已经从流求岛回来了,他真是一个可靠而能吃苦的人,甚至还孤身去了一趟澳洲!

    现在,他正在编写自己的所见所闻,里面还穿插了自己的许多感受和想法。

    在他刚回来时,就着重对贾老狗讲了青苗法之事,大为感叹流求岛的做法。

    他向贾老狗汇报说:“当年介甫相公施行青苗之法,倍招人诟病,我先前对此法也颇为不满……如今我才知此法正确,应对农家有利。

    那流求岛也有青苗之法,但是他们只用了一个办法便解决了介甫相公所遇到的难题……那便是不用官府中的官员向农家提供贷款,完全任由百姓通过各大小钱行自行解决!”

    贾老狗当时就愣了,说:“若是奸商借机抬高利息……如之奈何?”

    廖莹中苦笑了一下,说:“不会的,那大小钱行都派出工作人员肯求农家贷款,竟因降低利息而大打出手……自由竞争会让成本降低。

    同样都是用青苗为抵押……那里的农家却总能借到最低利息的贷款来渡过难关!

    垄断才会出现高利贷,竞争方是商业正道……”

    “那他们如何防备当地官员强迫农家贷款?”

    “也很简单……那里的报纸记者天天盯着社会上的坏事,无论哪里一有风吹草动,他们总是抢先报出来,没有哪个官员做坏事可以瞒过他们……我听闻那个自封为国王的张岛主说过,新闻自由会白白为他养活三千名御史,还不用他花费一文钱!”

    贾老狗点点头,这话有道理。

    “那么,那些报纸记者若是胡乱报道,造谣生事又该如何?”

    “若是大事情,派人查清即可;若是小事情,你理他做甚?!

    如果长久靠谎言和谣言来欺骗读者……那不用官府出手,百姓不会再买他们的报纸,他们上哪里去得到商人的广而告之?不出几日便会倒闭了……”

    “那他们要是妄议朝政呢……”

    “如果百姓有口,没有报纸他们就不妄议了?”

    大宋境内也有民间报纸,但是贾老狗方才发现,他只是用那民声报来当吹捧自己,打击对手的工具……若是像流求岛那样使用,倒也是个好办法。

    廖莹中又简单提了提流求岛上官制的结构和官员的权力。

    贾老狗实在听不下去了,大声说:

    “那里所谓的县长便是知县吧?他们执法有巡警,判案有法院,财政还不归他管……那当知县有何用处?难道是养活闲人?!”

    廖莹中慢慢地说:“用处在于,县长要发展工农经济,关注公共安全,建设基础设施……”

    贾老狗则慢慢消化这些怪词,最后还是能理解了的。

    廖莹中当时看着贾平章的表情,心里下了决心,自己定要将流求岛之事写全写透。

    由此,他把自己关在家中潜心写书。

    贾老狗轻易不会打扰他的,这一次事大,必须叫他来。

    ps:感谢书友澳洲老吴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