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黄金,又见黄金!
    贾老狗把那些黄金的照片让廖莹中看了看。

    廖莹中也恍惚了一下,他也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多的黄金!

    但是,他说:“这些东西定是异族之物,可能有较长的历史年代,若是熔化成金块,太过可惜了……”

    贾老狗翻了一下白眼,他哪里是为了让他看什么古董……他说:“你可曾见过他们在《流求时报》上所提到的贵重金属本位制?”

    《流求时报》是廖莹中每期都必须看的……他说:“看过,想必是发行一份纸币便以一份金银来抵押,以确保持纸币者不仅能买出米粮来,还能从流求钱行换出金银来……”

    “那与用纸币从珍宝行买些金银饰物有何不同?”

    “……不同也。金银饰品有价高价低之分,还要加上匠人的手工费用,售出费用,金银本位大约是指可以换出金块银块之类的。”

    好吧,贾老狗感觉懂了些,这一趟流求岛之行生生把一个曾经专志于收藏古籍的书生,变成懂得经济之理的人物……这实属难得呢。

    贾老狗说:“有大臣言只有驱除流求纸币,方能解除物价高企之祸,如之奈何?”

    廖莹中哈哈大笑说:“我料平章绝不会同意此事……这一是,此时仍然是借助流求岛牵制鞑靼强盗集团之时,虽然双方都是不死不休的死敌,但是,流求岛的利益在海上,那张岛主既便是已经称王,其仍是商人出身,商人短视,不知大义,若是惹恼了他,真从山东东路撤军……那可大大的不妙!

    这二是,此时仰仗流求岛向我大宋输入粮食,干鱼干肉,牲畜,木材等……过去,农村中有大型牲畜的农家十不过一,现在,已经十之有三四!

    平章曾屯过田,可知那畜力对农家的重要……

    这三是,大宋粮价确实降低了一些,有伤农之嫌,但是,那些小家小户现在却并未过于受害!

    他们有的改种花生、辣椒等经济做物;有的还把田地租种或抵押出去,换来本钱前往流求岛寻个出路……我听闻成功者众!

    那张岛主所说的让人有用脚选择的机会,莫非便是说此事?!

    得了田地的人可以扩大种植,以广东西路、福建路为例……那里租了田地的人正好可以扩种甘蔗,所得不菲,若不是山东东路与澳洲出产什么甜菜之物,单单是流求岛上的甘蔗产量绝非我大宋对手!

    若是驱除了流求纸币,与他们撕破了脸皮……我未见其明也。”

    说实话,贾老狗听完这一番说辞后,想了半天没有说话,其实他主要是考虑了第一条,除此之外,其它事情都是不值得一提了。

    他站的立场是整个大宋的立场,是关系到国家生死存亡的大事体。

    钱钞之事算个甚?!

    但是,他细审所言,后两条也非同小可……民生无小事啊。

    他问道:“我若以驱除流求纸币为要挟,让他们提供黄金出产之地……可行否?”

    廖莹中哭笑不得,说:“平章着象了……何为黄金?我大宋蚕虫吐出的丝绸就是黄金:那茶树上长的茶叶便是黄金;那瓷窑里烧结的瓷器便是黄金!

    用这三样便可以让流求岛乖乖把黄金白银送来……平章有所不知啊,那个张岛主曾经用黄金购买几株茶树的茶叶而不得,还曾用白银求购某处所产茶油!

    只要我大宋鼓励百姓种桑养蚕,植茶建窑,用圣人之言教化之,让百姓安居乐业且明晓孝悌……黄金白银如何不会滚滚而来?!”

    好吧,这一大番话讲的有理有据,让人无言以对。

    行要挟之事,毕竟不太光明磊落……说的再有道理,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流求岛玩似的弄到黄金,却不带大宋玩吧?!

    还得想一想别的办法……

    贾老狗还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其他幕僚,办法一定要想到:

    如何能够与流求岛一样得到足够多的黄金,还不伤了双方的和气。

    打击从来都是双连击的……不久后,又从流求岛传出一批照片,同样又是着色的照片,又都是黄金!

    那些黄金制品绝对不是先前的种类,风格更加怪异不说,竟然都在地上堆成了山丘一样高了……至少比在旁边守卫的士兵高出两个身位!

    也许是这一次着色的技术太好,那黄金似乎能反射出七彩的颜色来……还让不让人喘口气了?!

    财富动人心啊,这才隔了几天,又从哪里找到了一大堆?!

    贾老狗听他的幕僚所出之策,无一能有实施的可能……暗中派人去抢?明着让他们奉献?以鉴赏之名借来观之?

    这都不行,别把那些商人当孩童。

    大宋的财政也需要那些黄金白银啊……多少皇家宗室都急的乱蹦呢,不解决这个问题,他害怕大好的局面被有心人给破坏了?!

    贾老狗本人还真没有太让那些黄金迷了心窍……他有时候还挺恨那些短视的商人胡乱炫富!!

    没有了这些照片,哪里会有那样多的人勾三搭四的要惹是非?!

    贾老狗万般无奈了,只好老老实实写了一封密信,暗中指责对方狗肚子里存不下二两香油……就这个意思吧,然后提出要与流求岛再一次合作,想办法共同寻找黄金白银……大宋可以出人出力出物,到时候可以按比例分享成果嘛。

    这一封密信安全快速地到达了国王张安国的黑檀书桌上。

    他打开看了看信,马上高兴了,喊来了其他朋友。

    他们通过炫富来钓鱼,终于钓来了大鱼!

    吴大鹏高兴地说:

    “看到没?贾平章终于老老实实提出合作的要求了,这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这一次,他们再也不搞什么阴谋诡计了,也不需小聪明了……上一次合作,他们骨子里还是以为占了我们的便宜,是借机甩掉厢军的包袱!

    第二次的合作意义非凡……”

    宋子强说:“非凡个啥?他老贾想的是以国家的名义给权贵们捞好处呢,你没看他在信里写的嘛,大宋皇家海外公司……他又想走大宋政府出资出人,给皇亲国舅们发财,让皇家内库充实的路子!”

    万士达插嘴说:“大事弱智,小事奸滑……至少到现在还没有看到他们再搞出这样的选择,时代真被我们改变了不少!”

    这话是实话,大宋这个民族历史上真的不知道做出了多少类似的事情,每逢大事就糊涂,每一次的重大选择都选错……平常的小事,动不动就讲究玩个计谋!

    就连赛马这样平常之极的体育赌博活动,也非要不遵守比赛规则,玩一玩计策才舒服……关键是还好意思事后说出来,竟然还被有些人当成典范!

    所以这一次的合作意义重大,不管是开始还是过程,也许都是一个标志物。

    张安国抱着肩看着他的朋友们说话,心里美滋滋。

    朋友们的家他早都准备好了,就在他家的周边,大家很方便联系。

    以后可能要分开,但那是以后再说了。

    第二批黄金是东进的支援舰队运送回来的,他们要比西进的支援舰队回来早了些。

    ps:感谢书友江陵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