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你好,我的中校团长
    接下来的事情比较简单。

    西进的支援舰队还没有回来,他们没有办法筹备第三次西进支援……那就只能以东进支援为主,毕竟东进舰队已经有了一个梦幻一般的开局。

    他们绝对会在以后的时间内打好手中的这把牌。

    西进舰队的事情他们毫不担心,也不怪他们传回消息慢,至少南非地区已经传回来了一些情报。

    正在他们安排人手与物资准备第三次支援东进舰队的时候,少校营长范军放弃了半年的休假,竟然强烈要求参与带队,而且宁愿以第二大队队长助手的身份来参与!

    国王张安国不得不亲自召见了他。

    他猜到了这个年轻军官的心思……他可能有个心结。

    沉没的那条三千吨级运输舰是他的心痛之处!

    他可能认为,如果不是他派那条运输舰去那个什么夏威夷群岛探察一下,就不会发生运输舰突然被混乱气流甩到了暗礁区的事情,八十八名水兵就不会白白牺牲在那片陌生的海区!

    他得到的命令明明是以夏威夷群岛为坐标,快速通过那里,不必停靠,直航回流求岛。

    当然,除非是有意外情况,比如整个舰队缺少食物或淡水,或者有疫病需要清洁……或者发生暴乱需要平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就不得不停靠一下了。

    但是,那一天什么状况也没有出现过,淡水足够用的,甚至每一个人在早晨都能分到淡水来刷牙!

    可是在经过那里时,他用双筒望远镜观察那里的海岛,发现上面有极多的绿色植物……有绿色的植物就应该有能提供人类需要的资源!

    这是基本常识。

    于是他派出了一条运输舰去靠近一下,然后找到合适的位置后放下小船派人上岛,连附近的水文带岛屿的情况简单侦察一下。

    但是,谁都没有想到会出现意外的海况!

    信风带地区由于处在特殊位置,不管是气流还是洋流都容易出现乱流现象,这一点,他先前确实知道……海军大臣郭勿语给他的资料里详细介绍了这种情况。

    但是,那一天的天气情况真的太好了,基本是风平浪静,所以他大意了,被这种假象迷惑了,以为大海是很容易征服的对手!

    幸好他只派出了一条运输舰,幸好他的整支舰队的运输舰之间一直都保持在安全距离中……当乱流现象发生后,当他的整支舰队竭尽全力重新整好队形时,他们的那条运输舰已经斜躺在海面上了!

    事后他们发现,那条运输舰的右舰身被暗礁划开了一条二十一米长的伤口,这简直不是碰上了暗礁,而是被一只巨手按在暗礁上狠命搓出来的!

    再好的底舱隔板技术也防不住这样的伤害!

    尽管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但是仍然遭受到了巨大的人员损失……只能尽力把存活的人员救出来,再把那运输舰上能运出的有用的设备带出来,至于那些铜矿精粉与锌块就来不及搬运了。

    他们还派出小船四处去寻找没有见到尸体的失踪人员……但是一无所获,不到二十分钟的乱流现象可以轻松将几千吨的大船抛出原航道,别说与之相比小的不能再小的人类了。

    失踪意味着什么,人人都明白-------只能相信奇迹了。

    他们为此停留了一天一夜……夜晚时还发射了信号火箭,希望能有失踪者看到。

    但是仍然一无所获!

    而此时的周边海域又是风平浪静,一幅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无辜模样。

    但是,少校营长范军那时的心里除了无边的悔恨外,还充满了对大海的仇恨与惧怕……

    这一些情况都被各个船长写到了航海日记里……所有的情况基本属实。

    事实上,根本没有人责怪少校营长范军。

    三军统帅张安国国王还准备亲自给他发放升职军衔呢。

    在当时的情况下,派人上岛去勘察一下,这是人之常情,甚至可以说是一种负责任的行为。

    如果那里自然条件极好,轻轻松松就能建一个简易补给点,那将是给后来的船队带来巨大的便利!

    当时如果是张安国国王领队,他同样会如同少校营长范军一样行事!

    唯一可惜的是,他们遇到了意外------并以失败告终。

    其实这是人类探索大自然时必然的损失------躺在家里,守着那几亩地,过着温饱的日子,当然可以安安全全的活着。

    但是那样的人的眼界可能突破不了村口,他的人生平台上可能就与几十人几百人互动,演绎着各种低级的恩仇妒恨!

    他们的子女再重复着他们的故事,一代一代,就算他们生八个孩子,也许只是一种经历乘以八次。

    当然,这也是一种生存方式,没有人想去剥夺它或伤害它。

    可是能不能让这个民族多一种选择?!

    让他们去自由地选择符合自己的发展道路?!

    海洋文明就是一种自由的选择-------当走这条道路的人多了,行成了习惯,太多人从中得到了好处-------这个时候,再有某种组织和势力想闭关锁国,想禁止经商,想用户籍限制自由,想断绝外面的信息,只用一种信息来愚民,这样的组织与势力不会活过一天!

    张安国国王想了很久后,他问少校营长范军:“夏威夷群岛美吗?”

    “------美极了,所以我忘了可能会有灾难,这是我的失职!”

    “那不是你的失职,突然下降的或突然上升的以及突然相撞的气流从来都是令人难以预防的,如果再加上各种紊乱的洋流与凶险的赤道潜流,就算你是十万吨集装箱巨轮都难以抵抗-------”

    “------”

    十万吨级的集装箱巨轮!?

    少校营长范军正在拼命地脑补着,但是仍然想象不出来------

    张安国国王发现自己说露嘴了,他呵呵地笑了起来,说:“你看那岛上有没有看见戴着美丽花环的少女在为你们跳肚皮舞?”

    “没有!只能看见绿色植物!!”

    “我的中校团长,放松一些------我如果是你,我会做你做过的事,你不用自责。

    海洋文明不需要自责,但是需要一点点运气。

    说说你对夏威夷群岛在新航线上的作用吧,我想听听!”

    啊,我只是少校营长-------啊啊,这是直接升我官职了!

    张安国国王微笑着看这个英俊的年轻军官,他的脸有些涨红了,兴奋了呢。

    夏威夷群岛是他的仇恨之地,又是他的伤心之地,他如何能没有什么看法!

    中校团少范军顿时恢复了常态。

    他从夏威夷群岛可做整条新航线的补给点开始说起,提到了从此处到日本国、琉球岛国、澳洲、新西兰可以随时建立的新航线------

    中校团长范军最后总结说:“那个群岛将是整个太平洋的十字路口!”

    张安国国王在心里给他补充了还有到阿拉斯加,到北美西海岸的新航线。

    “那群岛上有充足的淡水,可以种各种水果,建个大型水果罐头厂,还可以种植甘蔗和水稻------当然,你说的很好,那里更适全建个大型海军基地,可以军民两用-------如果你能完成你应有的休假,你将以中校团长的身份去那里开发,你愿意吗?!”

    “在下遵命!帝国与我们同在!!”

    “帝国与我们同在-------”

    年轻人的嗓门实在是响亮,整个书房都嗡嗡的有回音。,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