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事情正在发生变化
    联邦帝国驻大宋的大使馆获得特权,准许他们的火花式无线电发报机可以在任何窗口时间内发报……基本上要做到时时通报情况的程度。

    幸好大使馆里的蓄电装备都是以吨来数。

    太学生事件是大宋政府的内政,但是,那些太学生提到了流求岛,这不得不让人关心。

    他们批评与鞑靼强盗集团的媾和,反对向他们进奉屈辱的贿赂……这是公开反对主和的贾老狗一派,本来符合联邦帝国的政治主张,但是他们又指责流求岛的商业活动,把流求岛的限购行动看成是囤积居奇。

    那么,是那些主战派的官员们在后面指使他们?好象也不是!

    他们反对权贵集团的垄断,批评物价过高……事实上主战派背后的主要支持者正是那些权贵集团!

    他们连和他们不搭边的地方军阀也得罪了……关键是他们从哪里得到的信息,连张安国听到了真实的情况都吃了一惊,他真的没有想到吕氏军事集团在陕西延长地区竟然与鞑靼强盗集团的某些贵族达成协议,上交一些钱财后,双方互不侵犯,和平共处,闷声发大财。

    由此,那里的煤炭与石油绵绵不断地弄到了大宋的市场……吕氏军事集团发了大财……但是,张安国相信这里面还有更多的内幕。????他们几个人分析完那些太学生的诉求后断定,他们就是一些热血青年,一点点政治智慧也没有……应该没有被哪股势力指使,只是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些资料和真相后,就热血上头了!

    宋子强气哼哼地说:“我的中高压蒸汽动力马上就定型了,把我叫来研究这些破事……妈蛋的,一帮子**学生不好好读他们的书,胡闹什么?!

    不用管他们,让他们的巡警胖揍一顿就完事了!”

    吴大鹏也不高兴呢,那帮臭小子耽误自己的人才布局了……但是……

    万士达冷静地说:“让我们的大使去丽华门现场吧,当众把我们限购的政策解释一下,别让他们误会……第一时间就出来解释和澄清的效果最好!”

    对对,大家都点头认同,没有必要莫明其妙地沾上一身骚……何必让那些热血上头的太学生们误会自己呢。

    但是紧接着传来了新的消息……那帮太学生把贾老狗给气昏了。

    1283年的5月1日的中午,贾老狗弄明白发生什么事了之后,他第一时间赶到了丽华门。

    此时,那大宋皇宫的正门口大约坐了有两三千人了……男女老少,太学生和引车卖浆之徒都有!

    那些静坐请愿的人们周围有大量的骑警与巡警来回维持着秩序,正是他们把那些人与看热闹的,不时还起哄的人群隔离开了。

    贾老狗感叹巡警制度的用处了……他们可真不是摆设。

    他用心和领头的学生们对话……由于电报内容所限,只能是一些大概意思。

    贾老狗说:“你们这些孩子啊,吃大宋的,住大宋的,怎么还能来皇宫给大宋添乱呢?!”

    有太学生喊道:“正因为爱我大宋,我们才要如此!大宋现在如此强大……拼上我们的前程,也不能让大宋再受辱了!!”

    贾老狗气的哆嗦了一下,谁告诉你们大宋现在强大了?!

    你们是看《民声》报上的报道得来的消息嘛?!

    那是我让他们写来吓唬鞑靼强盗们的,你们倒是信了个十成!!

    贾老狗语重心长地说道:“你们这些孩子啊,每年给他们的物资,都不及你们所有太学生一年的花销……不及我大宋财政的半成……”

    有太学生高喊:“宁愿我等饿死,不愿辱我大宋!”

    紧接着又有太学生喊:“北伐,北伐,收我燕云十六州!”

    这句口号坏了事,一下子群情激愤起来……所有太学生都站了起来,高声叫喊了起来!

    “北伐!北伐!北伐!”

    “收我燕云十六州!收我燕云十六州!收我燕云十六州!”

    贾老狗一时间感觉自己要气炸了……我这是好心来劝导你们,乳臭未干的小子们如何能胡乱起意?怎么又要北伐了?!

    鞑靼强盗集团一天天的不好过,现在只能勉强维持,而我们一天天好过,境外还有流求军队的助战……战与不战的主动权完全在我大宋手里!

    等到最好的时机一到,我略施小计,便会让流求军队与鞑靼人先行开战,那个时候,我等再出兵,岂不事半功倍乎?!

    现在,还远远不是时候!

    但是这等军国大事,岂能在此公开讲出……

    五月的天气已经很热了,贾老狗感觉口干舌燥浑身无力……他有气无力地命令道:“快,快,给我拿些冰水来……组织些人,给他们也送些水……”

    他身边的巡警司指挥使气哼哼地遵守了命令。

    太学生事件刚发生时,他们这些巡警还只是以看热闹的心态旁观……《宋刑统》中没有不准民众游街之律。

    但是事情快速发展了,巡警司指挥使看到那帮子太学生以及一些泼皮破落户们开始往皇宫的丽华门涌去时感觉不妙了,正要让众多巡警挥舞藤条,纵马驱散他们时,贾平章有令,诸巡警与各衙役们不得对太学生动用武力。

    巡警司指挥使只得做罢……不得不陪着贾平章劝说太学生,但是那帮子家伙盐米不进呢……自己还要替他们找水去!

    贾平章是真渴了,他大口喝下一大杯冰水,感觉清凉了一些。

    那些拼命喊口号的太学生也渴了,他们开始喝了巡警们送来的水。

    那水是装在镀锌铁皮桶里,由两个巡警拎着,然后用半个葫芦做的水瓢舀给他们喝。

    巡警们的面目都不善,他娘的,你们闲得无事,还要让我等给你们拎水喝。

    太学生们哪里管那些,他们心中只有国家大义,接过来就大口喝下了,真解渴啊……

    贾老狗见到场面暂时平息了下来,他让人把他举到四**马车的车厢顶上。

    他喊道:“诸位学子啊,圣人有言,‘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你们现在应以学业为重……先回太学院,你们所提到的事情,老夫过后定会一一给你们解答!”

    这个时候,太学生们静了一下,有人喊道:“我们已经把请愿书送与皇宫之了!”

    贾老狗微微一笑,你们就算送进去了,最后还不是得我来处理?!

    他刚要说什么,只听人群里突然有人暴喝:

    “巡警殴打太学生啦!巡警殴打太学生啦!巡警殴打太学生啦!”

    有几个人从人群中冲出来,把旁边的骑警拉下马来……整个现场突然乱了,人们开始东奔西跑!

    巡警到底是和人群互殴起来。

    四轮马车厢顶上的贾老狗心中大急,两眼一翻,倒在了车顶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