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这都是什么龌龊的事件?
    太学生事件引发的暴乱没有持续发酵……贾平章复出之后,他严厉地斥责了那些参与事件的太学生们。

    对那些吃着大宋的肉,砸着大宋的碗的人,绝不能姑息放纵!

    四十八名被捕的太学生一律处死!

    其他参与者一律降舍等或延长候官时间!

    对一百一十九名布衣同样处以极刑!

    ……非如此,不能显我大宋刑法森严!!

    好吧,人人都知道贾平章真怒了,而且仍然是位高权重……

    一时间无人敢附和,大宋有史以来没有过处死这样多的读书人,更别说是太学生了。

    贾平章叫嚣着,说:“王子犯法且与民同罪,焉能因太学生身份而废法轻判?!古来哪里有到皇宫正门大吵大闹之事?!”

    好吧,他站到道德至高点了,没有人敢多说什么……后来,谢老太皇太后与大宋官家赵显到底是仁慈待民,仍然给他们了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太学生一律刺配万里之外五年,那些布衣之众则是有家业者全家共同刺配万里五年,没有家业者刺配两万里十年!

    这个数字吓死大宋民众了,现在开始万里徒徙了?!

    但是,至少还能活着,还有回来的机会。

    贾平章面对谢老太皇太后与大宋官家赵显法外开恩,“只能”依从……本来嘛,从来都是恩从主上。

    很多人就此更加敬畏贾平章了……《流求时报》上公开赞扬大宋的法治精神,公开盛赞大宋谢老太皇太后与大宋官家的仁慈。

    其实杨友行再主笔写这篇马屁文时,脑子都差点抽筋了,赞美这种明显在作秀的行为,很是让人恶心的。

    法律就是法律,人情就是人情,两者混为一谈不说,还要赞美它,挺难!

    吴大鹏则意味深长的教导他,说:“我们为什么把《大宪章》铸到大鼎上,而只把法律印到书籍里?

    《大宪章》是我们的根本,不能动摇,只能增添……法律则本应以人情为基础和底线,它本就是道德的底线,当道德在严法下慢慢回归后,法律也会慢慢修改……你看重法律这是对的,如果你能真正明白,法律不外乎人情,不应该超出人类社会的情感之外这个道理,你就算真正成熟了。”

    “……”

    吴大鹏说:“如果有一天,我们的帝国大学学生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会怎么办?”

    杨友行脑补了半天说:“……不会发生的……”

    他们才多点人啊,而且都是认真求学的学生,经过好几轮选拨呢。

    “如果时间够久,上帝国大学的人数够多呢?”

    “……按法律行事!”

    吴大鹏叹了一口气说:“是啊,遵守法律永远是值得赞扬的……但是总有一种叫人性的东西,它会在黑暗中闪闪发光……算了,你以后会明白的。”

    《流求时报》的马屁文得到大宋政府的满意,双方的合作也许会更进一步了。

    但是这个夏天不太可能平静下来,对流求岛来说,发生了两件大事。

    一是西进的支援舰队终于回来了,他们带回来小二总督以及南非地区的详细资料,同时还有数百张照片作证。

    带队的人解释了一下他们回来晚了些的原因。

    那个带队的人说:“我们抵达了自由岛后帮助那里开发建设,小二总督从巴巴里海岸购买了七百多名白人奴隶,又从格林纳达那里购买了大约五百名混血奴隶,紧接着又从西海岸购买了八百名黑人……人数太多,一时间指挥不过来,所以我们在那里帮助开发了近一个月。

    重新回到了南开城地区后,那里又遇到了情况,不知道为什么,有上万的黑人突然从东北处向南开城地区奔来……”

    国王张安国目光炯炯地盯着南非地图,打断他的话说:

    “他们的东北方向应该是大津巴布韦帝国,两地相差一千多公里,难道这样快就泄露了开发的事情?!”

    那个带队的人说:“他们不是军队……是难民……”

    国王张安国微笑了,看来应该先看他写的资料后再听报告……这个家伙是大喘气呢。

    “那些黑人好像是被捕奴队攻击了……好多都被抓走,剩下的只能向着南方跑,正好被海军陆战队拦截住,听说当时他们完全投降了,没有人伤亡!”

    国王张安国呵呵笑了,说:“那他们的劳力人数也完全超标了……”

    “正是,我们不得不留下来再帮助他们指挥开发……幸好那些逃难的黑人还算听话。”

    嗯,也许敢于反抗的人都被打死了。

    国王张安国就不明白了,大津巴布纬帝国怎么就会被人灭国了呢?!

    “你的资料里写了他们为什么会被灭国的事吗?!”

    那个带队的人摇着头说:“黄坡罗主管都说他自己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上尉连长也说不明白,那些人的话言大家都听不懂,不过还是能看懂手势和表情,不管是开垦田地还是种庄稼都能干活,有的教一教就会烧制砖瓦了……”

    “你听过南开城地区有黄金的传闻吗?”

    “没有……我在那时停留了两次,一共一个半月都没有在周边找到过有黄金的痕迹!

    倒是那些逃难的黑人有向我们奉献一些黄金饰品……黄主管说等着南开城建完基础设施后,再去他们来的地方找找看。”

    好吧,国王张国安不想再问了,也许是穿越的蝴蝶效应吧,大津巴布纬帝国莫明的就灭国了。

    这一支西进支援队的作用不在于他们带回来什么,而在于他们完成了一次伟大的支援作用……小二他们在加那利岛,不,自由岛那里会站住脚的。

    那个带队的人得到了非厚的报酬,他本来就不是军队的人,属于雇佣商队人员。

    这一次西进航线可以算是基本打开了,可以组织第三批支援舰队再一次西进,他们可以说是推开了全世界的大门……愿意跟随他们走的海商必会得到意想不到的回报。

    但是没有过几天,突然从青岛港传来一条消息,说是高丽国与日本国海军打起来了,原因是为了争夺一个小海岛上的鸟粪石!

    国王张安国查了一下坐标,是一个他们带的海图上都没有标出来无名小岛!

    高丽国找驻鸭绿江河口地区的联邦帝国陆军告状,说是他们先开采的;日本国则找驻镰仓地区的海军陆战队反告状,说其实是他们第一个发现的。

    第一次冲突发生时,日本国海军吃了亏,他们的一条军舰被两艘高丽国海军的军舰夹击,后来被跳舷夺走了,双方战死数十人。

    好吧,这都是什么龌龊的事件?!

    ps:第三章,第三章!,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