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世界知识分子研讨大会
    吴大鹏一直在搜集前来报道的中年知识分子的资料。

    离研讨会开幕还有一天的时间了,一共有一百七十七个人持信件者来报道,另有四十五个前来旁观的。

    可是他们首批就发送了五百封信!

    吴大鹏开始反思了……这事情没有想像中的那样成功。

    他本来就专门找一些过的不太好的人写信的,但是接到信件的人中,连一半儿都没有来是!

    中午的时候,他打电饭给张安国,说了一下情况……这几部试制的电话和搭建的线路先安装在他们几个人的家里,由他们几个先试用一下。

    张安国在这面的世界时间比自己长,也许更了解大宋的知识分子。

    张安国一针见血地指出,原因无他,大宋政府对知识分子们太好了!????这一点,前文已经说过了,那些享受“奉祠”的家伙,一个都没有来……

    “不能用我们那面世界的知识分子的行为来套用他们……毕竟他们还没有受过阉割,有性子呢。”

    事实上从文天祥的所做所为就可以看出,这家伙说辞官就辞官,仗着有几分家产过着随意自然的生活,现在正在帮助南孔家族与山东地区的北孔家族打官司呢……吴大鹏没有看出他能从中得到任何好处的可能,反而是搭上自己的精力与钱财为人家去争什么正统!

    吴大鹏有点生气了,说:“我就不信千金买马骨的方法也不好用?!他们后来不是也有很多加入了鞑靼强盗集团的体制内嘛!”

    电话筒里的张安国不乐观地说:

    “那是到有生命危险的时期了,而且有节气的家伙跳海自尽了很多,剩下的人大多绝望了,再有的就是完全的实用主义者,有奶便是娘。

    现在的情况下,有节气的大宋知识分子基本上还是不会跟你走。

    别拿他们当劳力与工匠相比,和商人们也大不一样……如果好用,我早就大规模使用他们了,他们虽然不可能像退役军人们那样忠诚,但是管理能力还是一流的,理解能力也强。”

    好吧,这些话算是提醒吴大鹏了,让他小心从事。

    吴大鹏放下电话后,又绕了几下电话摇把,这样会产生电流使磁石交换中心的吊牌再次放下,变相通知话务员通话结束了。

    想让话务员监听别人双方的通话很容易,在连接处再外接一根电话线就可以了……当然,这个方法是绝密,不会让一般的话务员知道的。

    吴大鹏在自己的书房里走了几圈,思考着自己的计划。

    他的小妻子是一个小可爱,知道他在书房里时不会来打扰他……昨天双方的**交合效果非常好,这给了吴大鹏无比的信心。

    他还就不信了,凭借自己多出几百年的经历,再加上混过底层官场的能力,他还对付不了一群中年知识分子了!

    ……他们的人生本来就是成问题的啊,最重要的是,他们过的不好;次要的是,他们还应该有一点点不甘心;再其次的是,那一点点的俸祠费只能让人生存下来,想好好的活着根本不够呢。

    想到这里,他的心里豁然开朗:他妈的,越是没有见识的人,越会坚信自己信仰……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他马上派人去叫来杨友行,让他把各地方送来的发展资料都编成实例,用腊纸印刷法印出三百份来!

    由于基本不用伪造数据,也不用造假资料,只是如实摘录一些实例……杨友行组织合适的人手,完全可以在一夜中完成编写和印刷。

    腊纸、钢尖笔和钢板、蓖麻油墨的印刷方法非常有实用性,而且有了从石油中提炼出的石腊后,他们再也不必害怕浪费宝贵的蜂腊了。

    这种印刷方法成本极为低廉,将来很快会全面推广。

    吴大鹏让自己的马车夫直接送他去帝国饭店,他今天下午要好好准备一下……家里毕竟不是工作的地方。

    他的四轮马车稳稳地行走在水泥公路上,吴大鹏看着玻璃车窗外行走的人群心想,来这里的劳力、工匠、军人和商人已经被联邦帝国同化了很多,他们几个人谁也没有用过什么洗脑的方法来宣传自己,只是立下了规则让人们遵守而已,剩下的都交给利益去引导……在这里可以得到安全,在这里付出会得到回报,在这里有机会就会发财,所以根本不用什么洗脑手段。

    一切都是他们自己来追求的,而且主动认同了我们,就这样简单……那么对那些所谓的中年知识分子也应该如此!

    洗什么脑?!实话实说!让他们自己看到大宋与我们的差距!!

    只有真正见到了差距,而且明白这差距是不可追赶的……那么他们才会开始怀疑自己先前信奉的道理。

    实践的结果是检验一切真理的唯一手段嘛!

    吴大鹏乐呵呵地看到一小群中年知识分子模样的人,同样在向着帝国饭店的方向走去,他们中有的人身上穿的浅色直裰都汗打湿了,后背洇出一大片来。

    但是,他们仍然在有说有笑的前行。

    利益,真实的利益,它一定比什么理念和信仰强大……吴大鹏坚信自己的观点。

    超过那一小群中年知识分子后,吴大鹏拉上了丝绸窗帘,他需要静静地想一想。

    吴大鹏的四轮马车超过了康棣时,康棣的眼睛尖,他看到那辆四轮马车与众不同的地方。

    那车厢上面不仅同样涂着车牌号码,而且还镶了一块小铜牌,那上面好像是写着“帝国公车”的字样。

    啊,那里面一定是坐着联邦帝国的官员!

    他们这一小群人将近走了一个小时,幸好有路牌引路,而且叫什么果树的地方,真就种着什么果树,不会走错方向的。

    他们看到流求海关大楼上都是玻璃窗时已经震撼了……那反射着阳光的样子,仿佛如同水晶宫一般了。

    但是,当他们走在八道河的街道上时却发现,类似的大楼比比皆是!

    这里的人可真是有钱钞啊……也许那马路上川流不息来来往往的四轮马车也是一种明证。

    车水马龙这个词,用在这里也许更合适。

    但是,总能遇到有骑着高头大马的巡警在审视着他们,有的还骑着马跟着他们走上几步……那些巡警都是戴着黑色的墨镜,被他们盯上的感觉不好。

    还好,也就是看一看他们,或者只跟着走了几步,然后就去了别处了。

    他们在路口划着一道道白线的地方,完全听从挥舞着红绿旗子的巡警的指挥……红旗停,绿旗行,这也是他们早都从《流求时报》上看到过的,非常明白。

    其实就算让他们闯红旗也不敢,那四轮马车,三轮人力车,两轮人力车……还有一种叫自行车的车辆太多,他们看着都眼晕。

    终于到了帝国饭店,他们果然都被安排了住处,有四个人一屋,还有八个人一屋的,跟着来的同学们一点也不挑剔,有白让住的地方就不错了!

    叶李与康棣住了两人间,房间里带有独立的卫生间……康棣等服务员走了后,他高兴地叫道:“哈哈,可以在瓷盆里泡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