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要打上我们的烙印
    ..,

    叶李和康棣在接下来的农业参观中大有收获。

    他们没有吃惊流求岛上的农村里牲畜多,也没有吃惊几乎每个村子里都有锅驼机机井------他们吃惊于这里农田的产出竟然是订单式的!

    听陪同他们的农人说,他们种什么庄稼基本都是有粮商提前预定的!

    叶李好奇地问道:“那你们如何与粮商们联系的?”

    那农人说:

    “不用去找他们------每年村里都会有粮商派人来设立场子,发下单子,指明所需之物,有愿意接的就接下,不愿意接的,就去种自己想种的庄稼。

    今年开春之前,我就接了一份老品种水稻的单子,种了足足五十亩!”

    叶李知道一些农家之事,马上问道:“老品种水稻产量不到新品种的一半,你这不是亏了本钱嘛?!”

    那个农人笑了,说:“呵呵,我如何能不知?那粮商指明要原先的品种,还给了高价钱,我算了一下,比种新品种更合适呢!

    不过话说回来,新品种产量是高------但是口味比不上老品种-------人若是吃饱了饭,挑捡就大了。

    听闻有大户人家,专门要吃过去的水稻------只要人家出了钱钞,想吃啥,咱就种啥!”

    康棣听了连连点头,当年流求岛流传出来的祥瑞良种产量惊人,但是口味上确实比先前产量低的老品种差些。

    这正如那玉米神种,产量高,但那面粉却远不及小麦面粉好吃。

    康棣问道:“我听说前两年有粮贱伤农之事------你们村子遇到过此事嘛?”

    那农人摇摇头说:

    “我们的县里有帝国粮库,年年放开收粮,粮食价钱高的时候,那里的收购价钱不显得高,我等可以寻别的粮商卖高价;粮食价钱低的时候,那里的收购价钱不显得低,卖于他们多少,他们都会按质按量如数买下------”

    叶李眼睛一眯,马上明白了,所谓的帝国粮库就是联邦帝国给农业托底呢!

    有它的存在,任何奸商想炒做粮食都无法得逞------

    叶李又问道:“你家几口人来种五十亩田地?”

    “我家有两头水牛,一头牛犊------家里本来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成家之后,在这里与我一同种地,小儿子读不下书本来也该帮家里种地,但是他嫌这里寂寞,一个人跑去八道河城了,在那里的轴承厂做活,干了两年后,就当上了技术员。

    他每个月都回来一次,现在挣的工钱竟然比全家都高!

    听他说他喜欢上麻纺厂的一个高丽女子,还是个车间主管------若是结婚也不会再回来了。

    还劝我带着他的娘亲一起去住,说是让我享清福。

    我可不能去,那里太吵闹了,白天晚上都不让人安生------我若是走了,我的两条大牛怎么办?那牛犊又怎么办?!

    它们如同人一样懂事,我舍不得送到养牛专业者家里去代养------”

    这是一家幸福而辛苦的自耕农。

    他们去的那个村子基本都是这样的人家,据说他们都是早期来这里居住与生活的人。

    随后,他们又去了几家私人的农庄,据说都是后期来这里成片购田的大商、大户、大家族购买的。

    在那里,他们见识了什么叫农业产业化!

    一个人种不了十亩水田,两个劳动力加上牲畜便可以种上五十亩,可是两百个劳动力再加上牲畜和锅驼机设备就可以种上一万亩!

    那些劳动力有的是同族之人,他们在农庄里有股份,有的是外面雇佣的职工,按月发放薪水------还有购买的奴隶,黑鬼与白鬼都有。

    听说这县里的司农还会按季节派人四处教授农技,如何播洒有机农药,如何追有机农肥,都有讲解。

    其实叶李与康棣一直不太明白,说是农药与农肥,这个可以理解,但是为何要加上有机一词?!

    叶李狠下心来,老老实实问了那些带他们参观的年轻人。

    他们马上给了详细的解答。

    原来是有机是指绝对含碳,无机是指可不含碳------有机物是生命的产物也是生命的基础。

    呵呵,碳这东西,他可知道,《小学化学》里提到过的。

    他们最后回到了帝国饭店之时,大家再听吴大鹏讲学,感觉明白了很多缘由。

    慢慢地,大家同样开始投入进来有时还争辩几句。

    有人提到要重视工业,因为工业产出的利税极大!

    有人提到要重视农业,因为农业产出是社会之本!

    还有人提到的要重视教化-------还有人提到要重视商业!

    吴大鹏耐着性子,坐在下面听他们在台上摇头摆尾的发表自己的看法与观点,还装模作样地记下了笔记。

    最后,他实在受不了他们动不动就走向偏颇的观点,合上笔记本,决定还得让他们走上一大圈!

    吴大鹏安排了一条三桅式飞剪船,让人带他们分别去山东地区、鸭绿江江口自贸区、济州岛、石见国自贸区,最后再去澳洲西部走一走。

    原本一个月的时间,现在变成了半年。

    预算的费用也翻了好几倍!

    张安国其实一直对这个方法不感兴趣,他看到吴大鹏独自忙碌,认为他不值。

    张安国说:“你让猫拉车,猫肯定会把车拉到床底下-------他们的智商确实没有问题,但是思想已经固化了,眼界又窄又低,你呀,想一想那面世界的中年中小学老师吧,他们是有知识有智商,但是哪个思想上不极端保守?!

    真怕白费力气!”

    吴大鹏咬着牙说:“穷则思变,如果一个中年知识分子都过成这个逼样了,还天天觉得倍尔爽,今天真高兴,那才是真正不可救药了------他们至少还敢来看看,也想要抓住什么机会,那就再给他们机会!”

    张安国叹了口气,他知道吴大鹏身上有一种不达到目的不算完的狠劲儿,随他自己去忙了。

    把那帮子人送去参观各个地区的发展,是不得以而为之的办法,光看资料是不够的。

    吴大鹏希望他们在各个不同的地区能够看到不同的发展模式,学会因地制宜,学会整体通盘考虑,知道或明白一些近现代的技术,能接受一些近现代的管理理念-------

    宋子强对他的这种野望嗤之以鼻,说:“得了吧,你不是想让他们去南美,在印加人那里传播文化嘛,他们现在的水平足够用了,你太超前了!”

    吴大鹏点头认可,说:“我知道以大宋的文化来说,征服个印加什么的绰绰有余,但是我想还要打上我们的烙印啊!”

    “我们有枪有炮的,你多此一举!”

    “有枪有炮只能征服**,把我们的文化灌到他们的脑子里,那才是一生一世的影响,你不懂的------”

    ps:感谢书友澳洲老吴、楚望台上人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