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圆满的智慧与德性
    但是,有关迦太基国失败的报告没有引起想像中的大争论……许多岛内与岛外的读者竟然来信说“国虽大,但好战必亡”的道理,基本都在替迦太基国鸣不平,他们竟然一致责骂罗马帝国!

    好吧,吴大鹏感觉又错了,他明明是在暗喻大宋与靼鞑强盗集团的关系,并揭示商业精神的短板……但是,竟然被他们用来指责战争了。

    战争当然是一种罪恶,对于正常的国家来说,这是一种不得以而为之的手段,但是,“好战必亡”这是一种什么逻辑?!

    好战与必亡根本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嘛!

    吴大鹏马上指导杨友行组织人手开始写第二波次的文章,探讨有关战争与兴亡的关系……着重谈战争与战争成果转化的关系。

    吴大鹏的核心看法是,战争带来的是市场,是资源,甚至是发展的空间……当然损失是难免的……如果在可控的程度内,战争带来的收益是是远远大于损失的。

    相关的言论在《流求时报》上引发了一场不见硝烟的战斗,什么言论都引出来了。

    《流求时报》有一个传统,只要你的来稿能自圆其说,语言基本顺畅,内容基本充实,那基本上就能刊登出来,从来不封杀言论。????杨友行曾经得意地说:“一定要让对方说出话来,要不然你分辨不出谁是傻逼……再说了,人家认真写的东西让你花不了几个稿费就用上,省了多少事啊……”

    这种做法有它的好处,整整一个专栏都是读者的来信,没有费记者们任何力气……当然,有的奇谈怪论也很是搞笑。

    张安国对这场思想战斗的后幕心知肚明,他笑着对吴大鹏说:

    “啊呀,你想搞出一场真理大辩论?”

    “是常识大辩论!……要不是让他们随便发言,我还真没有想到,他们会有这样多的怪异想法!

    竟然还有人想到以投降对方的方法来同化对方……我真应该把他们送到南美去,让他们去投降玛雅人!”

    张安国说:“其实你不用怕他们没有战斗精神……只要我们带头做。”

    “怎么做?直接灭了忽必烈还是拿下中东的那个伊尔汗国?!”

    “那个还不到时候……我是说,我会把战生送到军队里去,把从军改成义务制,而且这些古人不是有‘六艺’嘛,正好可以拿来做一做文章。”

    六艺正是儒家的提法。

    《周礼?保氏》中提到过:“养国子以道,乃教之六艺:一曰五礼,二曰六乐,三曰五射,四曰五驭,五曰六书,六曰九数。”

    礼:礼节

    乐:音乐

    射:射箭技术

    御:驾驭马车的技术

    书:书法

    数:算法

    吴大鹏抠抠耳朵,心里顿时明白了。

    把军队改成义务制,而且让自己的儿子去参军……你想宣扬什么,只要你能亲自带头,那么,你就不用担心别人会不跟从!

    不管是正路还是邪路,不管是新路还是老路,只要你敢让你的孩子去走,那就是好路。

    所谓的大讲特讲君子六艺,我们可以赋予新的含义嘛。

    呵呵,何必由我们亲自去赤膊上阵?!

    吴大鹏顿时轻松了起来,让文人们在各种报纸上打架吧……咱们从制度和文化上着手,轻松而又自然地解决所谓商业精神的短板。

    但是,刚消停没有两天,却发生了一件大惨案……一条运送奴隶的海船在南海遇难了!

    当时还幸亏有其它路过的海船主动参与营救,结果还是死亡三百七十八个黑白奴隶,其中还有九十个女隶!

    初步调查的结果显示,不足五百吨级的海船,竟然强行装载了八百多人!

    一下子损失了三百多壮年奴隶!

    张安国大怒,命令交通部门严查此事,一定要给他一个交待!!

    暂时只查到好像与幸福岛上的一个叫潘学忠的家伙有关,好像是他强行命令船长一次装运这么多人,而且在马布里港还不舍得租用大型海船……

    张安国命令巡警部门不管是去天涯还是海角也要把那个家伙抓起来,好好治他一个罪!

    这都是什么年代了,还这样不把人命当回事情?!

    盛怒之下的国王使出了自己的特权……但是,没有类似的法律可以制裁那个姓潘的家伙。

    当然,可以以其它的罪名……帝国警备大臣吴杰很快从档案库里找那潘学忠的资料……那个家伙竟然还有逃税的前科!

    吴杰简单向张安国讲述了那个家伙的基本情况,决定以涉嫌逃税为名,派出税警去抓他。

    这个时候暴怒的国王平静了一些,是啊,他们现在根本没有出台什么海上运输的相关法律,自己差点以人治来替代法治了。

    他心里感到庆幸,幸好这个吴杰用这种巧妙的办法来暗示自己……暴怒之下的决定一般都是错误的。

    张安国对吴杰说:“嗯,你只管依法办案吧,我先前说的不对……”

    吴杰无声地笑了笑,说:“我天天在办公室里看主家颁布的法律,唯独没有见到过有关海上运输的条例……希望主家能尽快颁布。”

    “好的,我马上找一些多年的船长来制定……谢谢你,小杰。”

    吴杰又无声地笑了。

    安静王后看到了一张照片,那是淹死的人摆在沙滩上的黑白照片。

    照片清晰到可以看到人物的眼睫毛了……

    安静心里一阵难受……这些原本活生生的人是因为我们而死!

    她的心里平静不下来,她知道如果和张安国说此事,他会怎么说……所以,她暂时不想和他提及。

    她在独自做spa时,突然想起了那家尼姑庵,于是在做完后便去那里了。

    那家尼姑庵里有静禅室,她可以静思,还可以问禅于师太……

    师太当然欢迎这位美丽而善良的王后,她给安静燃了一炉禅香,让她独自一人静静打了一会坐……那师太就坐在一帘竹帘之后,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丝身形。

    安静嗅到了一种特别的禅香,不同于一般的檀香那样刺鼻,却有一种独特的清香,让她的心情慢慢平静下来,甚至开始空灵起来……远处似乎还有人在低吟唱经,但是细听又听不到了。

    安静轻声说:“这禅香与众不同……”

    师太在帘后说:“此香是老纳亲手配制,见笑了……此香只与圆满的智慧与德性相通……”

    “圆满的智慧与德性……”安静轻声说,“虽然不是亲手所为,但是我也造成了别人的死亡,这还算圆满吗?”

    然后她把那起海难事件告诉了师太。

    师太沉吟着说:“凡事自有其因果相随,施主不可固持一端……”

    ps:感谢澳洲书友老吴、20180、18012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