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惊世未了缘 (四)
    这一天的天气仍是晴朗,蔚蓝的天空上白云朵朵。

    威廉·华莱士正在自己石屋顶上重新摆布树枝与干草。

    他打算暂时住在这里,等有了时间,去找一找煤矿,然后建起一家砖瓦窑。

    这个石屋让他感觉温暖,但是,已经住不惯。

    雄鹰看到它曾经住过的蛋壳一定也感觉温暖,但是,再让它进去呆着,实在是受不了了。

    这种用石头垒出的石屋实在是让他无法安心居住……只要见过美好的生活,没有人不会想着去改变。

    修整完屋顶后,他还要去找老布莱德福特铁匠打制适合马耕的犁和收割机……然后种上他带回来的玉米、土豆和地瓜,相信过了一季后,会卖上好价钱。

    而且可以把种子分发给周围的人们,让大家都富裕起来……如果经济条件变好了,人们在生活中可以更加自由了。

    他的白马嘶叫了一声。

    他在屋顶抬头看去,只见两个父亲以前的朋友,还有老布莱德福他们骑着马,向着他的家来了。

    他父亲的朋友说:“威廉·华莱士,你的父亲是我们的英雄,希望你能继承他的事业……该死的长腿爱德华一世又加税了,我们必须去帮助我们的贵族!”

    威廉·华莱士微笑着说:“不了,我不会去的……我只想把自己家的房子修好……”

    他父亲的一个朋友愤怒地吐了一口口水。

    他父亲的另一个朋友悲哀地说:“人人都只想顾及自己的小家,那会让长腿爱德华永远把我们当奴隶的!

    我知道你当过奴隶……但是你的身上依然流动着苏格兰民族不屈服的血液……”

    威廉·华莱士依然保持着礼貌的笑意,说:“我知道还有别的方法可以让我们过上好日子……相信我。”

    “不不,你越忍让,长腿爱德华会越奴役你,没有人能幸免!

    除了反抗,没有别的道路能通向幸福……”

    威廉·华莱士低沉地说:“相信我,我亲眼所见……”

    他父亲的两个朋友调转马头离开了……老布莱德福最后离开时,快速地问道:“我听说你要留下来当一个农民?要种什么玉米和土豆?”

    “是的……我决定了。”

    老布莱德福看见那两个人走远,他飞快地说:“那好,你来我家求婚吧,我不想给玛丽安找个英雄,只希望她能嫁给一个农民!”

    威廉·华莱士不由得微笑了。

    几百里外的布鲁斯城堡的大会议室里,罗伯特·布鲁斯公爵高兴地听着其他贵族们的汇报,他们都征召了自己领地里的农民,形势很好呢。

    一个贵族大声说:“罗伯特!我手下的农民是自主要求反抗长腿爱德华的!……他们说还有高地的散户要主动参与!!”

    另一个贵族喊道:“连女人们都有要参加反抗的……这样高的税,没有人能忍受了!”

    罗伯特·布鲁斯公爵刚要说什么时,一个侍卫快速跑了进来,趴在他的耳边说了什么。

    他冲着诸位贵族做了个手势,意思是你们先聊,我马上回来。

    在一间四周挂着壁毯的屋子里,一个浑身裹着白色的麻布,只露出一只眼睛的人正在等他。

    这个人明显是一个麻风病人。

    他就是罗伯特·布鲁斯公爵的父亲,老布鲁斯……他整日把自己关在这间封闭的房间里,吃喝拉撒都在这里面。

    但是,他的大脑却装着整个世界和他的儿子。

    罗伯特·布鲁斯公爵高兴地说:“民众的士气很高,他们甚至都要自发的主持起来反抗长腿爱德华!

    我相信,只要我振臂一呼,千千万万的人会跟我前行!”

    “可是他们也会把你送进地狱!”老布鲁斯冷冷地说,“这天下没有人比我了解长腿爱德华……他迟早会把你们一个个都打败,让你们失去你们的地位、土地、财产和农民!”

    罗伯特·布鲁斯公爵愣了一下,说:“不是你说让我出头组织人手的吗?”

    老布鲁斯看到儿子不解的样子很可爱,便嘿嘿地笑了起来……儿子在政治上还是一个孩子呢。

    “你不出面组织他们,便会有别人出面……那样就会有别人去主动向长腿爱德华谈条件了,而不会是你,我的儿子。”

    “谈什么条件?!”

    “谈让你当苏格兰国王的条件!”

    “长腿爱德华不会答应的……”

    “我的儿子,相信我,他会答应的!……只要让他明白,只有你才能掌控这个苏格兰,只有你才能让苏格兰安定下来,当他发现无法打败你时,他就会答应你要的一切……”

    老布鲁斯嘿嘿笑道:

    “我的儿子,你要学会利用别人,利用形势,利用时间……一切都要为你当上苏格兰国王为重……甚至你还可以先答应长腿爱德华,只要让你当上苏格兰国王,你可以向他效忠……”

    罗伯特·布鲁斯公爵皱了皱眉头,让他向长腿爱德华效忠?!

    这是一种男人的耻辱……

    “嘿嘿,只有活下来的男人才算男人……死了的男人叫什么?英雄?狗屁!只能叫死人……

    先活下来,然后当上苏格兰的国王,以后的形势还会发生变化的……你听说过那个人的儿子吗?”

    “听说过,他娶了法国国王的爱女……我知道我们以后可能无法向法国求救了……”

    “他的儿子,一脉相承的儿子,竟然会是一个同性恋……你还担心向长腿爱德华表示效忠嘛?”

    “他的儿子是同性恋?!”

    “我的儿子,你永远要了解你敌人的一切,不管他离你有多远……现在看来,时间在你这里……当然,现在还不是向长腿爱德华示好的时候,因为气势还不够大,战火还远远没有点燃……长腿爱德华还没有感觉到疼……”

    罗伯特·布鲁斯公爵再一次回到会议室里时,那些跟从他的中小贵族依然在激烈地讨论着,没有人会注意到他无精打采的样子。

    他心里知道父亲所说的一切都是为他好……但是,心里就是没有了激情。

    他的侍卫递给他一支烟斗,并用火柴给他点上烟草,他猛抽几口后,顿时陷入了烟雾之中。

    那是从伦敦城买来的新东西,据东方商人宣称,它能去身体内部的潮湿气,让人更有精力。

    价钱贵了一点,但是对布鲁斯家族来说不算啥。

    他们家族的祖先有苏格兰-诺曼血统,当年是跟随法国“征服者“威廉从诺曼底来到不列颠的,几百年来都是苏格兰最大的贵族之一,拥有苏格兰最大的领地,将近十万名农民。

    ps:感谢书友澳洲老吴、辛大大哥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