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惊世未了缘 (五)
    在一个小镇子的市场上,玛丽安·布莱德福特挽着一个装着青菜的竹筐和几个同样年轻的女伴往家里走,村子上的女人基本都要到这里来买菜。

    她们虽然是走在泥泞的道路上,但依然有说有笑。

    无论年景好坏如何,年轻人总是快乐的。

    说这里是一个镇子,恐怕只能比村子里的石屋子多一些,行人也多一些罢了,跟威廉·华莱士在东方,就算是埃及地区所见的镇子也相差太远。

    但是,威廉·华莱士根本不会在意这里的简陋……整个镇子连一条硬面道路都没有,全是泥泞不堪的泥路。

    他真的不关心这些,眼里只有一个人:玛丽安·布莱德福特。

    几个英国士兵无所事事地在镇子里闲逛,做出巡视的样子……这里的经济实在是太差了,根本捞不到什么油水!

    他们跟着英格兰贵族来这里可不是只为了服兵役……一个面相猥琐的中年士兵从一个卖梨的小贩那里抢拿了一个梨子,一边大口吃着,一边四处乱看。

    这时,他不经意就看见一个骑着白马的年轻的苏格兰男人搭讪上一个年轻的苏格兰女人,两人很快就共乘一匹马跑掉了。

    他注意到那个年轻的苏格兰女人头上扎着漂亮的头巾,与众不同,他从来没有看到过那个样式的头巾……他开始期盼着下次还能见到她。

    威廉·华莱士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为了表明自己的真爱,他要和玛丽安·布莱德福特结婚……当然,他还要请一名牧师来为自己证婚并要得到上帝的祝福。

    为了表明自己的真爱,他决定犯法,不公开自己的婚礼,宁可死去,也决不交出玛丽安的初夜权!

    玛丽安·布莱德福特没有想到会这样,一切都来的太突然……她乖乖地听从他的安排。

    在一片稀疏的小树林里,一个和善的牧师为他们证婚了,并代上帝向他们表达了真诚的祝福。

    这个晚上的月光分外妩媚,这一对金童玉女终于成为了“合法”的夫妻,只不过合乎的是正常之法。

    玛丽安·布莱德福特捧着自己的胸口说:“我害怕……”

    威廉·华莱士平静地说:“不要害怕违背恶法……我以前的军官就把鞑靼人的所谓‘初夜权’称之为罪恶之法,一定要我们消灭他们!”

    “鞑靼人比英格兰人还凶恶吗?”

    “凶恶十倍,仍然被我打死过……”

    “上帝啊,你是英雄……”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士兵,感谢那个地方的人给了我自由……能让我和我的所爱永远在一起。”

    “那个地方真美好……我有些动心了……”

    “嗯,我一定会把你带去的。”

    夜色如水一样在他们之间流动着,带来了一种生命特有的暧昧。

    威廉·华莱士脱光了自己,他身上的肌肉饱满而有型……他的男性标志物昂然而挺立,毫不畏惧地存在着。

    他轻轻为不停地在颤抖着的玛丽安·布莱德福特脱下衣裙,直到她显示出自己的全部。

    两个成年青年人像新出生的孩子一样站在了上帝的面前……

    生命啊!生命啊!生命啊!

    两个得到上帝祝福的年轻男女在这如水的夜色中开始缠绵起来。

    月亮都羞涩了,躲到了云朵后面……天地之间只能听到他们的喘息之声。

    他们之间的爱在自由的表达着,没有人可以约束他们,也没有什么力量可以分开他们!

    但是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第二天的清晨早早来到了。

    玛丽安·布莱德福特像一个已婚很久的女人一样,温顺地侍候威廉·华莱士穿上衣服。

    威廉·华莱士说:“等着我种下的庄稼丰收后,我再建几个小工厂,让这里的人都过上幸福和富裕的生活……你不知道的,我们的生活比那个地方的人来说,太苦太苦了。”

    玛丽安·布莱德福特向往地说:“我相信你说的一切……”

    “嗯!幸福的生活是靠我们的双手建起来的!”

    英格兰王宫里,王储爱德华·切斯特的新婚夫人伊莎贝尔和她的侍女无聊地坐在走廊的凳子上,她们正在用法语说着话。

    她的侍女说:“他整天和理查德·加维斯顿在一起,我已经听到太多的传言了……”

    伊莎贝尔痛苦地呻吟了一声,说:“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

    在击剑室里,王储爱德华·切斯特和理查德·加维斯顿骑士正在比剑,王储浑身是汗,而骑士的表现却轻松写意,还能在打斗间不停地高喊:

    “再前进一步!”

    “伸直你的胳膊!”

    “用力左击!”

    直到王储爱德华·切斯特实在无力了趴到地上,两人才结束了比剑。

    两人有说有笑的从剑室里出来,伊莎贝尔和她的侍女马上起身迎接,但是却被王储爱德华·切斯特一下子推开,毫无理会的从她的身旁走过。

    伊莎贝尔的脸上全是绝望,再艳丽的东方丝绸也掩盖不了她的悲伤。

    她的侍女用法语恶狠狠地诅咒了一句。

    长腿爱德华的忠臣内伯乐在路上拦住了王储爱德华·切斯特,说有要事相商。

    他可以推开自己的新婚妻子,却不敢慢待大臣内伯乐。

    大臣内伯乐说:“两个消息……坏消息是苏格兰地区七成的地方拒绝交税了;好消息是,一些东方商人要租借伦敦河边的一片土地来建什么商业区,开出的价钱很高,一万银币一年!”

    理查德·加维斯顿骑士抢着说:“可以要一万五千银币一年,我赌他们一定会同意的!”

    大臣内伯乐的眼睛根本没有投向那个抢着说话的骑士,依然对王储爱德华·切斯特说:“……那只是一片盐碱地,根本没有用处,连水鸟都不愿停留到在那里……不知道王储殿下同意不同意租借?”

    王储爱德华·切斯特说:“要价一万五千银币吧……如果他们不同意就仍是一万银币。”

    “如您所愿!”

    大臣内伯乐优雅地告别了,根本没有理那个骑士一眼。

    理查德·加维斯顿骑士恨恨地看着那个大臣的背影,说:“正好呢,平定苏格兰人的麻烦有军费了!”

    王储爱德华·切斯特亲密地搂了一下他的腰,认为他说的极为正确。

    ps:感谢书友不坑不成活、辛大大大哥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