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二章 惊世未了缘 (十)
    ..,

    其实在昨晚知道噩耗时,威廉?华莱士就开始准备报仇了。

    他终于深深地明白了一个道理:双手可以建设一个美好的生活,但是,它们同时更要用来保卫和复仇的!

    英格兰贵族们抢走了奥利比?波布兰新婚妻子的初夜权------他可以忍,因为毕竟没有伤害人命;英格兰贵族们横征暴敛------他也可以忍,因为那只是为了些许钱财!

    正是这些容忍才让他们更加嚣张,才让他们可以随意杀人!

    正是这些容忍才让苏格兰的男人麻木地旁观他们杀害玛丽安?布莱德福特!!

    正是这些容忍才让他们自信,认为自己天下无敌了-------毫不在意地作恶,竟然从不相信报应!!!

    啊------威廉?华莱士在夜里仰面长啸。????生命啊,为什么总让人在自己受伤害时才会知道邪恶有多恶?!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流求人隔着海峡也要去攻打鞑靼人,而且一定要清除掉他们------因为他们的邪恶迟早会伤害到你!

    第二天清早,威廉?华莱士独自向着那个英格兰贵族的堡垒走去时,他在路边看到了一群人。

    他们是老沃克父子、奥利比?波布兰等人------他们手里拿着农具,他们在默默等待着威廉?华莱士------远处弥漫着厚重的晨雾。

    老沃克说:“老布莱德福特病了,根本起不了床,我替他报仇吧。”

    威廉?华莱士痛苦地说:

    “------谢谢你们,这是我个人的仇恨!

    -------报了仇之后,我会去一个很远的地方,而你们还要在这里生活。

    -------让我一个人去承担吧。”

    小沃克高声叫道:“你一个人是打不过二十个英格兰士兵的!”

    “我能!相信我!!这个时代变了!!!------你们如果再想帮我,这是对我的不信任------不要这样。”

    说完,威廉?华莱士看到人群散开了,他松了一口气。

    这是他一个人的战斗,他要亲手告诉作恶者们-------这世上真的有报应!

    但是,当他成功了后才发现------那些人仍然跟来了,而且杀掉了逃跑的英格兰士兵,而他本来想让他们传话,一切都是他威廉?华莱士干的,与别人无关。

    但是,但是,他们仍然跟来了!

    老沃克指着地上的人头说:“我是一个粗人,不会说话------没反抗的时候,他们是凶神恶煞-------现在你看,他们连狗屎都不是!”

    奥利比?波布兰上前了一步说:

    “如果你走了,你我的遭遇还会在这片土地上发生------你是一个有见识的人,一定有办法不要再让这样的事发生!

    我的妻子已经跳河自尽了-------我和你是一样的人,不要丢下我们去远方,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

    “不是我一个人的事?”

    威廉?华莱士在心里默默地重复着这句话,他要是走了,这一群人会死的,而且还会来个新的英格兰贵族-------只因为真正的邪恶还存在着,他们还会再来!

    威廉?华莱士突然高声叫道:

    “想不让这样的苦难再发生,唯有清除掉他们!

    让英格兰殖民者永远不敢再踏上苏格兰的大地!!”

    “清除他们!”

    “清除他们!”

    “清除他们!”

    “威廉?华莱士!”

    “威廉?华莱士!”

    “威廉?华莱士!”

    威廉?华莱士忽然明白了,这真的不是他一个人的事,而是所有苏格兰人的事!

    他一个人可以去一个美好的地方,然而他们去不了------那为什么就不让苏格兰成为美好的地方呢?!

    他们的强大------只不过是我们没有抗争过而已!!!

    威廉?华莱士的脸色毅然绝然起来,他松开自己的流求式马尾辨子,让自己棕色的头发随意松散开,就像一个真正的苏格兰男人那披散着。

    威廉?华莱士抱着玛丽安?布莱德福特的尸体,领着这一群人离开这里。

    那个英格兰贵族堡垒里的物资被搬光了,整个堡垒已经被他们点燃,现在正在他们的身后冒着滚滚的黑烟。

    威廉?华莱士和他的战友们把缠着洁白麻布的玛丽安?布莱德福特埋藏在一个隐密的地方。

    悲伤的苏格兰风笛再次在苏格兰的大地上流传着------但是,这次悲伤的是英格兰来的大小贵族们。

    夺走奥利比?波布兰新婚妻子初夜权的另一个英格兰贵族一直有些担心,他听到了有一个贵族的堡垒被攻破的消息。

    他每天都派出骑兵巡逻队四处巡逻,然后把削尖的木栅栏大门关得紧紧的,除非是骑兵们回来,其它时间都不打开。

    他和其它贵族一样,已经给英格兰国王写了求救信,相信坚守一下,英格兰大兵很快就会来到!

    整个苏格兰地区上交的税金是全英格兰三分之一的收入,他们不会不管的!

    等到骑兵们再一次回来时,那个贵族又松了一口气,这一次又是与平常一样嘛。

    但是,等那些骑兵们进到了大门里后,他们突然把头罩摘下------接下来的战斗就容易了。

    堡垒里的守卫无论无何也不是骑兵们的对手,他们都被轻轻松松砍死。

    瞭望哨上的弓箭手被威廉?华莱士用左轮手枪打死。

    躲在木屋子不出来的英格兰士兵被他用手榴弹炸死。

    奥利比?波布兰抓住了那个英格兰贵族,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哈哈大笑道喊:“你当初想不到会有今天吧?

    你倒是还随意欺压我们啊?!

    你快欺压啊!!!”

    那个英格兰贵族已经哆嗦成一团了,哪里还能说出话来。

    奥利比?波布兰把他掀翻在地,骑了上去,用拳头狠狠砸在他的脸上。

    “这一拳是给我妻子报仇的!

    这一拳是给被你抢走了马的-------这一拳是给被人鞭打过的------这一拳是给被人扒了屋的-------这一拳-------”

    小沃克把他抱了起来,好了,好了,你把他屎都打出来了!

    奥利比?波布兰趴在小沃克的肩膀上痛快地哭了一会儿,然后感觉这个家伙太臭了,马上把他推开了。

    这个英格兰贵族的仓库里存放了很多武器,现在全便宜了威廉?华莱士他们。

    正在他们高兴的时候,他们安排的哨兵突然喊道:“小心!外面来了一大群人!!”

    他们来了援兵?!

    威廉?华莱士走到木栅栏门向外看去,马上放下心了,来的全是苏格兰人,而且穿的比他们自己的人还破。

    领头的一个人喊道:“我们是高地人,我们要找大英雄威廉?华莱士,听说他会领着我们赶走英格兰殖民者!”

    威廉?华莱士把着木栅栏说:“我就是威廉?华莱士,我不是英雄,只是一个战士!”

    “轰”的一声,那一大群人高兴了,他们举起手中的农具喊道:“威廉?华莱士!威廉?华莱士!!威廉?华莱士!!!”

    ps:感谢书友老江给我的打赏-------这几章订阅和打赏极少,也许很多人没有看明白我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