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惊世未了缘 (十三)
    ..,

    威廉·华莱士带着小沃克与奥利比·波布兰接受了罗伯特·布鲁斯公爵的骑士册封。

    他们单膝跪在地上,罗伯特·布鲁斯公爵抽出自己的配剑在他们的肩膀上依次点了点。

    罗伯特·布鲁斯公爵在会议室里高声宣布说:“我授予威廉·华莱士骑士身份!从此,他们将在布鲁斯家族的引领下,走上一条荣誉之路!”

    会议室里的贵族们为他们欢呼。

    威廉·华莱士这个时候慢慢站了起来,说:

    “我今天到这里来,是想寻找一条合作之路……英格兰人恨不得让我们不团结,让我们互相起纷争……他们正在使用一切手段把我们分裂成一个个孤立的部分!

    这正如我在遥远的东方看到的,那里的鞑靼强盗们把他们控制下的人们分成了四等一样,笑着看不同等级的人们在厮杀,在争斗……然后忘了正是鞑靼强盗们造成的一切灾难!????我,威廉·华莱士在这里宣布,我将终生为整个苏格兰作战,而不是为某个人,或者是自己的私仇!”

    罗伯特·布鲁斯公爵讪讪地问道:“你能忘了英格兰人杀害了你的妻子?”

    “忘了……因为罪恶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我现在将与产生那种罪恶的根源而作战,为了整个苏格兰不再发生那样的惨剧而作战!

    整个苏格兰有了自由,而我也就有了……整个苏格兰有了幸福,而我也就有了……我想起了东方的一句名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这一番话让整个会议室静了下来,大小贵族们面面相觑……这是一个农民能说出的话?!

    罗伯特·布鲁斯公爵尴尬地笑了笑,说:“哈哈,看来遥远的东方教会了你很多……来吧,我们一起研究一下作战计划……”

    晚上,老布鲁斯的屋子里。

    罗伯特·布鲁斯公爵说:“父亲,我在他的身上感到了一种力量……那力量让我热血沸腾!”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呵呵,羽毛太鲜亮的鸟儿会最先受人们的伤害,而乌鸦之王却不会……你要做哪一个?”

    “……”

    “就让他去向英格兰人展现他的英勇吧,我们只要战后的利益……有人向我们送来了一批东方武器,我听说威力惊人……我建议不要使用在对英格兰人的战斗上,也暂时不要让其他贵族知道。

    我们不要吸引英格兰人的仇恨……但是还要打败他们,这原来真伤我的脑筋……但是那只羽毛鲜亮的鸟儿来了,解开了我的心结……叫声太美妙的鸟儿同样会先被人们伤害,就让他们去拼命吧,你可以带着我们的精锐给英格兰人最后的一击!”

    “……我见过那批武器的威力,那是雷神才能拥有的武器,可是怎么能不用在这场战斗中……”

    “唉,我的儿子……你最大的敌人是苏格兰人……英格兰人会是你的借力。”

    “……”

    “我相信其他的贵族也同意我们的作战计划……”

    “是的,他们一致要求威廉·华莱士带着他的农民反抗军打头阵。”

    “看吧,你取得了大多数人的支持,你要让这种支持成为习惯!

    他……他同意了吗?”

    “……同意了。”

    嘿嘿嘿……老布鲁斯情不自禁地笑了。

    军火商人李傲的三桅海船重新出现在伦敦河码头。

    他看着码头上正在忙碌的人们,自言自语地说:“……英格兰国王,你会来找我们的……”

    小二总督租借下的商业区正在紧张而有序地施工中,几十辆四轮马车正在运送着石料。

    据说那石料有从法兰西地区运来的,还有从意大利地区运来的。

    与建设相对应的是毁灭……是战争。

    英格兰步兵第三军团与苏格兰联军在一个平整的草原上相峙而列……双方相距不足一百五十米。

    第三军团的英格兰战士凯甲鲜明,队形排列整齐,他们的队伍后面彩旗飘扬。

    苏格兰联军则基本是农民军,他们基本是便装,除了一些贵族的私人武装,没有两个人的衣着是一样的。

    威廉·华莱士脸上涂着蓝色的矿物染料,那是硫酸铜矿料……涂成这个样子是苏格兰人的传统,它代表了将要全力一战!

    他手下的战士也有很多涂成这个样子的……他们与衣着较为整齐的贵族私人武装不太一样,那些人只听从贵族的命令。

    但是气势上,威廉·华莱士带领的农民军反抗军明显要比其他联军高。

    罗伯特·布鲁斯公爵领着自己的私人武装站在农民反抗军的后面,他好奇地打量着藏在他们身后的像木床一样的东西。

    当他认真看去,眼睛骤然亮了,那些是大弩!

    他看到了木床上已经弯曲的弩臂,而且看到一支儿童胳膊粗细的弩箭已经搭在了弩弦上!!

    啊!还可以这样啊!!

    他们身后排列了上百架木床……而前面被长长的分成几排站立的农民反抗军挡住了……对面的英格兰军队根本看不到。

    英格兰步兵第三军团按惯例派出了一个使者,他是要劝降的,大声声称英格兰国王说只法办首犯,放过从犯,只要离开战场就无罪了。

    结果,他的劝降被众人嘲笑了,还有人转过身子,向那个使者露出了屁股!

    苏格兰男人的裙装,里面是没有内裤的……

    那个使者只能退了回去。

    第三军团的将军挥挥手,说:“长弓手出列……”

    他身后一个骑兵举着一个画着弓箭的三角旗在队列前跑了一个来回。

    长弓手们从凯甲步兵的身后上前了,他们开始给长弓挂上硬弦,然后在地上插了几枝箭。

    长弓手将会把他们的阵形射乱,然后再派出铁甲骑兵冲击,最后再派出凯甲步兵。

    这都是长腿爱德华发明的战阵……英格兰军队已经把这种打法理解到骨子里了。

    罗伯特·布鲁斯公爵兴奋地看看那些木床,再看看那些正在组队的英国长弓手……他的心里充满了期待。

    我的骑士,你快发出命令啊,快发出命令啊!

    他的嘴唇都有些颤抖了……

    威廉·华莱士紧紧盯着英格兰长弓手们的组队,他口中一直喊着:“等等,再等等……”

    然后,他突然大叫道:“闪开!”

    农民反抗军们马上后退,让出了床弩的发射区域!

    那个英格兰第三步兵将军脸上的表情立刻凝固了,他的瞳孔都缩小了……他看到了长长的一排排列整齐的东西……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却有一种莫名的担扰。

    负责瞄准的战士迅速把床子弩的高低调整好……他们经过一定时间的训练了,知道这武器同英格兰长弓一样,都是靠密集来打击对方的,只要方向固定,高低简单调整一下就行!

    威廉·华莱士这时候高喝:“废尔!”

    这一句喝令完全表明了他是被流求军队训练过的战士……

    发射手们举起了手中的木锤子,几乎是同时狠狠地砸下了扳机!

    上百支儿童胳膊粗细的弩箭抛射向二百米外的长弓手们!!

    而这个时候,他们刚刚排列整齐,还没来得及搭上长箭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