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七章 惊世未了缘 (十五)
    正在飞奔的铁甲骑兵。

    正在飞来的一群群石头。

    它们双方的速度看起来慢,但是,它们却猛烈地相撞了!

    无论是哪个时空,哪个地区,它都是要遵守这个世界的物理规律。

    当!当!当!

    才拳头大的石头轻松将被打中的铁甲骑兵打落马下,可以说只要擦到一点就是重伤害,别说是正中身体上了。

    当然,就算打中战马,战马也会如此。

    铁甲骑兵的整个前排整个被飞来的石头群打烂了,他们骑兵的坠马或是连人带马全都倒地还造成后面紧跟着的队友受到了二次伤害!????离得太近的,就算躲过的第一次打击,但是也直接被前面的队友绊倒了……他们刚刚处在提速阶段,没有办法马上降低速度!

    铁甲骑兵的战斗力主要靠冲击力,没有了它,他们的杀伤力减少了大半。

    有一些幸运的骑兵,他们躲过了第一轮打击,也躲过了队友的第二次伤害……但是,他们失去自己最大的依靠:速度。

    趁着铁甲骑兵们的混乱,弩手们在驴子的帮助下,终于又完成了一次上弦。

    “废尔!”

    “忽!”“忽!”“忽!”

    所有的弩箭再一次射向了英格兰第三步兵军团!

    这一次他们没有专杀长弓手,而是盯住了铁甲骑兵……那些正陷入混乱中的骑兵们纷纷被弩箭射中。

    由于弩箭这次飞行的路线平直,那些被射中的骑兵直接被弩箭带着飞离了马背……更可怕的是,有一枝儿童臂粗细的弩箭一次竟然穿透了两个铁甲骑兵。

    紧接着,第二轮次的石炮又打了过去……这一次的效果不如第一次好,因为残存的铁甲骑兵已经转身而逃,两次意料不到的打击彻底吓坏了他们!

    英格兰第三军团的铠甲步兵有些骚动……苏格兰联军开始欢腾起来。

    罗伯特·布鲁斯公爵又一次认真地观察那些奇奇怪怪的石炮……当他观察到石炮第二次发射时,他完全明白了那东西的原理。

    啊呀,为什么不做的再大一些,打的再远一些?!

    但是局势的变化已经不像以前一样,给大家充足的时间来慢慢悠悠地打一仗了。

    威廉·华莱士斜指他的双手长剑,大声喊道:“为了苏格兰!为了自由!冲杀啊!”

    他带头冲击了……他身后的农民反抗军嗷嗷叫着跟他一起冲击!

    不管是苏格兰人还是英格兰人,这才是他们最擅长的打法……威廉·华莱士最后也不得不采用这种打法:

    自由之花必需要用鲜血来灌溉才能盛开!

    在长号声中,英格兰铠甲士兵也出动了……但是,他们绝对没有苏格兰农民军那样坚决,因为他们不知道对方又会出现什么可怕的武器!

    两支上万人的军队开始对冲,从上空看下去,双方就向两股激流一样,马上要冲撞到一起了!

    这种场面震撼人心!!

    连罗伯特·布鲁斯公爵的战马都激动了起来,它开始打起了转……罗伯特·布鲁斯公爵兴奋之极,他极力安抚他的战马。

    现在的局势对苏格兰人有利!

    他迅速抽出自己的佩剑,高举起来,也学着威廉·华莱士的样子喊道:“为了苏格兰!为了自由!冲杀啊!”

    其他贵族看到这个情景,也马上跟风了……他们都能在战场上闻到胜利的味道,而且,他们的私兵都被那些穿着破烂的农民反抗军感染了。

    为了苏格兰!为了自由!

    英格兰第三步兵军团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他们的铠甲步兵一个个倒在了地上!

    当然,苏格兰联军中也倒下了很多人。

    战场上的威廉·华莱士已经是满脸的鲜血,他挥动着双手长剑,不停地砍杀着敌人。

    在他的身旁,老沃克父子和奥利比·波布兰挥动着长斧与钢叉保护他的侧面……他们本来形成了一个小战团,一个个的收拾掉遇到的敌人,而自身却丝毫未损。

    但是,老沃克打着打着就脱离了小战团,独自去挑战敌人……结果很不幸运,他的一只手被敌人砍掉了!

    惨叫声,兵器的相碰声似乎充斥了整个天空,整个世界。

    英格兰第三步兵军团的将军看懂了整个战局,他们彻底失败了!

    他发出了撤退的命令!

    啊,我们打败了英格兰正规军!!

    所有苏格兰人,不管是贵族还是农民,他们全都沸腾了!!!

    威廉·华莱士抹开净了脸上的鲜血,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还不停地制止农民反抗军杀伤俘虏的行为。

    到了傍晚,许多苏格兰的女人在战场上寻死死去的亲人,她们不停地再翻看着尸体……如果找到了就跪在那里哭泣,整个田野似乎总能听到悲伤的哭声。

    战营里这时吹奏起欢快的苏格兰风笛,战营里的人基本都围坐在一处处的篝火旁。

    威廉·华莱士也坐一处篝火旁,他正在思考着下一步的行动。

    第一场战斗的胜利固然很重要,但它还远远不能说明他们已经可以打败了不可一世的长腿爱德华。

    不提海军和骑兵,像这样的步兵团,长腿爱德华还有七个!

    他们靠着两样先进之极的武器取得了胜利,那么下一次做战还会有这样大的作用吗?!

    更重要的是,下一步要怎么走……战斗不是取得最后胜利的唯一条件。

    布鲁斯堡的一个老布鲁斯的专用的房间。

    老布鲁斯平静地听完罗伯特·布鲁斯公爵的描述,他丝毫没有被儿子的激情而打动。

    这似乎是一场轻而易举的胜利……农民组成的军队似乎没有遭到多大的损失。

    老布鲁斯用不动声色的话来表扬了儿子:“你看到战场上的有利局面,能够带头出击,真为你高兴,我的儿子,你拥有了军事指挥的经验……你可以堂而皇之的成为贵族们的带头人了。”

    罗伯特·布鲁斯公爵无法解释,其实当时自己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冲动。

    老布鲁斯平静地说:“长腿爱德华应该会有耐心来好好听我们说一说自己的条件了……”

    罗伯特·布鲁斯公爵皱着眉头说:“我们现在要和他们谈判?!我们趁机拿下约克城再谈不行吗?!”

    “我的儿子,你要知道学会适度……你可以打痛了长腿爱德华,但是不能撕破了他的脸皮。”

    罗伯特·布鲁斯公爵低头不语。

    “我的儿子,我已经派人去伦敦了……你要控制整个苏格兰联军,要控制那个威廉·华莱士,不受我们掌握的实力不应该在苏格兰存在。”

    布鲁斯堡里的会议室。

    大小贵族们又一次争吵了起来,什么样的提法都有。

    罗伯特·布鲁斯公爵感到头痛,有时候胜利比失败还麻烦。

    ps:感谢书友辛大大哥、紫苏、基本技能的打赏……今天开始恢复正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