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 惊世未了缘 (十七)
    等到战士们架上长梯,登上了城墙时,城墙上的守卫们已经跑光了。

    而城墙上几有零星的几具尸体,而且还有几个受了重伤的人在那里呻吟。

    可怜的爆炸力……

    约克城的丢失让整个英格兰的王宫动荡了!

    英格兰王储爱德华·切斯特惊慌失措,乱了手脚……而他的母亲王后艾琳娜此时却很平静,劝儿子不要慌,一切都等着国王爱德华回来处理。

    王储的亲密“朋友”理查德·加维斯顿则在一张英格兰地图上指手划脚,大骂英格兰将军们的无能,声称若是自己带军,绝不会发生被苏格兰农民完全击溃,还被占了约克城的事情。

    英格兰王储爱德华·切斯特真有心要让他的亲密“朋友”理查德·加维斯顿来统领全英格兰的军队……当然,他现在没有这个权力。

    长腿爱德华终于回来了……他平静地问他的儿子。????“你就是这样简单的丢了约克城?我听说对方竟然没有死一个人……”

    “父王,我已经把逃回来的约克城长官关起来了……”

    长腿爱德华微笑了,说:“关起自己的人于事无补……”

    这个时候理查德·加维斯顿终于鼓起了勇气,说:“我们还有其它的办法应对!”

    长腿爱德华高兴地看着理查德·加维斯顿,像是发现了人才一样,说:“噢,你有什么好办法?”

    王储爱德华·切斯特为他的朋友高兴了,马上说:“理查德有将军之才!”

    长腿爱德华点头表示听明白了,他亲热地把手搭在了理查德·加维斯顿的肩上,说:“我是最喜欢青年才俊的……来,到这来说说你对时局的看法……”

    两人向着光亮的地方走去。

    此时阳光斜照,透过了根本没有窗框的窗子直接射进了屋子里。

    理查德·加维斯顿刚要讲出自己的看法,长腿爱德华却一下子揪住了他的领子,另一只手兜住了他的胯部,一下子就将他丢出了窗子。

    这座塔楼足有十五米高,可怜的青年才俊理查德·加维斯顿无法变成小鸟,他在空中“啊”的惨叫了一声,直接摔死在地上。

    两个守卫听到了惨叫声,赶紧跑了过来,看了一眼地上的死尸,又抬头看了一眼楼上的国王,他们若无其事地离开了。

    啊……王储爱德华·切斯特狗血上头了,他直接拔出匕首刺向了他的父亲!

    长腿爱德华这时轻轻用胳膊一扛儿子的手腕,就将他手中的匕首震飞了,然后一脚就将他踢倒了。

    他冷冷地说:“你竟然为了一个蠢货向你的父亲动刀!”

    王储爱德华·切斯特哭泣着说:“理查德是最英勇的骑士,是最有智慧的骑士!”

    “闭嘴!英勇的骑士会让我轻易就丢出窗户嘛?!”

    王储爱德华·切斯特一时无语,只好小声哭泣。

    长腿爱德华厌恶地看了他一眼,转了身子,自言自语道:“约克城的问题依然存在……现在最好的办法是谈判,看看他们要什么……可是派谁去呢?

    我去,他们会直接杀了我的,我知道苏格兰人有多恨我……我的儿子也不能去……”

    这个是候伊莎贝尔正好进来了,长腿爱德华高兴了。

    正好,可以让她去!

    她是法国人,与苏格兰农民们没有仇……而且她长相美丽,这样的女人与男人谈判很有优势。

    伊莎贝尔乘坐着画着英格兰王室的四轮马车赶到了约克城外。

    她的使女单独进了城门求见威廉·华莱士。

    威廉·华莱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长腿爱德华竟然派出了他的儿媳来与自己谈判!

    但最后还是答应了与伊莎贝尔的要求,亲自与她谈判。

    威廉·华莱士带着手下人,来到了城外伊莎贝尔搭建的帐篷,他一个人走了进去。

    威廉·华莱士看到了那个先前见到的使女,也看见了一位蒙着面纱的女人……她的身材十分性感。

    那个蒙着面纱的女人介绍了自己的身份后,表明自己被授权代表长腿爱德华。

    她说:“我们知道你妻子的事情,赞赏你的勇气。

    英格兰国王答应让你成为苏格兰的贵族之一……只要你领兵退出约克城,我们还送你一箱黄金与大量的封地……”

    威廉·华莱士高声说道:“让我成为贵族?送我黄金与封地?然后再让所有苏格兰人成为奴隶?!”

    伊莎贝尔的使女这时用法语说道:“他是一个粗鲁的苏格兰农民,也许没有弄清楚我们的条件……”

    威廉·华莱士马上也用法语说道:

    “我听得懂法语,也会说法语!我还会说拉丁语和大宋话……相信你们闻所未闻!

    我们之间不是优雅与粗鲁的区别,而是你们认为这片土地上苏格兰人的生存是为了供养你们,压榨和侮辱他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却认为你们应该还给苏格兰人自由,让他们可以说出自己想说的话,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如果你们不愿还给他们自由……我们就要亲自来拿,一切问题的根源就这样简单!

    我不是为了成为贵族,拥有黄金与封地而战,只为了拿回我们的自由!”

    “自由比能活下来还重要吗?!”

    “是的!自由是人的全部,没有它的生命只是个空盒子!

    每个人都会死去,但不是每个人都曾经真正活过……我的经历告诉我,我必须为追求自由而战……”

    “那你开出的条件是什么?”

    “所有的英格兰贵族和士兵都离开苏格兰,没有我们的邀请,任何一个英格兰人的鞋子都不能踏上苏格兰的领土……”

    “……”

    这个要求太出乎伊莎贝尔的意料了,一时间她不知道要怎样回答。

    长腿爱德华是不会答应这个要求的,英格兰的民众也不会答应的。

    “……你们不会独立于英格兰王国之外的……”

    “哈哈,我知道你的回答!回去告诉你的国王,我不会屈服于统治,也不会被他利诱……我知道许多让别人成为奴隶的办法,也见过主动赐于别人自由的伟大的东方人。

    我会为自由终生做战……在我活着时,所有苏格兰人也都是!”

    “你确定所有的苏格兰人都会像你这样想?!”

    “……不确定,我知道会有人为了一点点利益而甘心为奴,甚至会歌颂自己成为奴隶……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我带来的这些人都会为自由而战!

    只有为自由而战的人,才是真正自由的人!!”

    这一次的谈判根本不可能成功……

    威廉·华莱士站在约克城的城墙上,看着那辆带有英格兰王室徽章的四轮马车走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