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 惊世未了缘 (十八)
    伊莎贝尔在四轮马车里揭开了自己的面纱。

    她的容貌美丽异常……表情上还有一点点的激动。

    她对自己的使女说:“他是让我第一次出乎意料的男人……真没有想到世上还有这样的人。”

    她的使女说:“我原先以为他只是为了他的女人报仇,现在明白了,他是为了所有的苏格兰人!

    他的话听起来怪怪的,但是让我浑身发热!”

    “所以,那些农民才会死心塌地跟他,他们在一起追求那些听起来奇怪,但是格外珍贵的东西……”

    使女忽然笑了,说:“他看你的样子就像是一个正常男人看女人的样子!”

    啊……伊莎贝尔轻轻捂了一下脸。????回到伦敦后,伊莎贝尔愧疚地对长腿爱德华汇报了这次谈判的过程和结果,并为这一次的失败而抱歉。

    她说:“对不起,因为我的无能,让和谈耽搁了十多天……”

    长腿爱德华呵呵笑了,说:“根本不用抱歉,我的伊莎贝尔!感谢你拖延了十多天……再过两天,法兰西的军队会在苏格兰地区的东南海岸登陆;而爱尔兰的军队会在西南海岸登陆……而我们的大军也马上集结完毕!

    呵呵,约克城重要,但是我们不去夺回它,直接剿灭他们的老巢,让他们成为无根的浮萍!”

    伊莎贝尔脸上变了颜色,她哽咽着说:“难道……你让我去谈判,是去欺骗他们的?”

    长腿爱德华不在意的挥挥手,说:“他们是不配与他们讲道理的!他们能听懂的,就是喝斥声;他们需要做的,就是天生要服从我们的要求!”

    伊莎贝尔的心灵受伤了,她踉跄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她的使女悉心照料着她。

    伊莎贝尔说:“我终于明白他为什么要说‘把自由拿回来’了……但是我却成了帮凶……”

    她的使女说:“战争与我们女人无关……你不要责备自己。”

    伊莎贝尔摇摇头,说:“我如果不去做这件事,我终生不可以原谅自己……”

    第二天的清晨,她和自己的使女乘坐着四轮马车偷偷赶往了约克城。

    与此同时,威廉·华莱士正率领着农民反抗军的战士们建设约克城的防御工事……他认为长腿爱德华绝对不会放弃这座重镇,一定会派出所有的力量来攻城,所以,他要死死守住这里,把英格兰军队的主力全都吸引到这里,让他们在约克城下大失血!

    这就像流求军队在山东地区那样一样……让鞑靼强盗们大失血!

    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些首鼠两端的苏格兰贵族看到希望,下定决心来争取苏格兰的自由。

    但是,当他上到四轮马车上,听到了伊莎贝尔亲自告诉他的消息后,他的脸色一下子白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缓慢地说:“我忘了一件事情,我们没有海军……长腿爱德华可以从海上绕过约克城,任意攻击我们的后方……”

    伊莎贝尔说:“对不起,我无意欺骗你们。”

    威廉·华莱士湛蓝的眼睛直视美丽的伊莎贝尔,说:“你为什么要帮我们?”

    “因为……因为我喜欢你看我的样子!”

    “……”

    “那才是正常的男人看女人的样子!”

    “……你以前遇到的男人都不是正常的男人?”

    “是的!”

    伊莎贝尔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她流着眼泪大声说:“我遇到你之后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男人……你真正深爱你的女人,可以为她与整个英格兰为敌;你还深爱着所有的苏格兰人,要为他们拿回原本属于他们的自由!

    你堂堂正正地争取你的自由,不去耍阴谋诡计……可是你知道吗?我也没有自由!

    我没有爱的自由,只能被迫嫁给一个喜欢男人的男人;我没有选择的自由,只能被人利用来欺骗别人……”

    伊莎贝尔不停地流着眼泪,她捂着嘴,颤抖着把一只手伸向了威廉·华莱士!

    帮帮我吧,让我有一次爱的自由……这是无声的呐喊!

    威廉·华莱士的一双大手也伸了过去。

    此时,四轮车厢之外,那个使女悄悄离远了。

    草丛里,小沃克与奥利比·波布兰互相挤眉弄眼,满脸都是“你懂的”的意思。

    他们两个也悄悄弯着腰离开了,这个时候,根本不需要他们两个人对着一辆不停摇晃的四轮马车发呆!

    天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英格兰岛群特有的小雨……这小雨缠缠绵绵没完没了……雨滴不停地从树叶上往下滴落,一滴一滴又一滴。

    布鲁斯堡的老布鲁斯的专用的房间。

    罗伯特·布鲁斯公爵似乎不相信这是真的,他喊道:

    “什么?!我的父亲,你竟然要让我在这个时候投降长腿爱德华?!”

    老布鲁斯平静地说:“是的,现在长腿爱德华已经开出最高价了,在英格兰与苏格兰,你将拥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身份……这将是整个布鲁斯家族的荣光。”

    “他们的约克城都丢了!威廉·华莱士手里的军队要是足够多……他可以攻下伦敦了!”

    老布鲁斯依然平静地说:“是的,他英勇善战,可以不死一人而夺下重镇……他会成为苏格兰人的偶象……那么你呢?你算是什么了?他的助手?他的士兵?”

    “……我和他不能成为朋友吗?”

    “不能。没人会在乎你的付出,没人会在乎你的地位……只要他们有了真正的英雄,一切都会是他的。

    他会通吃一切,成为苏格兰人的王,而你和整个布鲁斯家族会成为秋风中的野果子,要么会被别人吃了,要么掉到地上慢慢腐烂……”

    “如果苏格兰人以后知道我们与英格兰人合作……他们会怎么想?”

    老布鲁斯忍不住笑了,说:“他们只尊重胜利者……而且会忘掉真正的历史,甚至会去听信篡改过历史……只要我们胜利了,随便编些话,不用多长的时间,几十年后,所有的人可能都会相信我们才是抵抗英格兰人的英雄,而威廉·华莱士却是勾通英格兰人的叛乱分子……”

    罗伯特·布鲁斯公爵高声叫道:“我的父亲啊,我不信这是真的!”

    “唉!我的儿子,我活得太久了,见过的丑恶太多了……你永远不要高估了人的智慧……一切都不重要,只要我们赢了……”

    罗伯特·布鲁斯公爵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ps:感谢书友楚望台上人、老江、辛大大哥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