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 惊世未了缘 (二十一)
    威廉·华莱士的军营设在一处依山傍水的山坡上。

    环视周围,北面山脚下绿树掩映的是流不尽的福斯河的河水,后面则是绵延的奥奇尔丘陵,如一道坚实的墙壁,拱卫着后面地广人稀的苏格兰高地。

    西面遥远的山峰是高耸入云的罗蒙山。

    脚下的河谷是这两大屏障之间唯一的门户。

    福斯河在本来就宽阔的谷底形成冲积平原,河道斗折蛇行,曼妙回转,划出一个又一个水草丰美的河曲,上面本来应该到处是星星点点漫步着雪白的羊群……但是它们好像也知道即将要发生一场人类之间的大战,所以全都消失不见了。

    福斯河流向东绵延远去,在远处的河口地带散为无数的港汊,浸润出一大片湿地,最后由福斯湾流入北海。

    西南山脚下全都是一望无际的绿茵,那就是苏格兰中部的低地平原了……在那里威廉·华莱士领导的农民反抗军将要同长腿爱德华领导的英格兰军队、爱尔兰雇佣军、法兰西雇佣军打一场生死之战!

    当然,威廉·华莱士也得到了苏格兰贵族的许诺,他们同样会在战场上助战,就像上场战斗一样。????威廉·华莱士在军营里巡视。

    他看见战士们的士气很高。

    有的战士在认真擦拭着自己的武器……他们经过了几场胜利后,武器虽然没有完全形成制式化,但是也夺下了相当多的军用品。

    威廉·华莱士很满意看着他组建的一支千人长矛队的训练,他们共进共退,同时出矛收矛,非常有节奏感……只要经过一场血战,他的长矛队就完全成形了。

    还有的战士在摆弄着床弩与石炮……威廉·华莱士已经知道长腿爱德华也组建了床弩队与石炮队,他惊奇于长腿爱德华如同鞑靼强盗一样善于向对手学习。

    还好,他手里还有一些黑火药“炮弹”,要不然,这场战斗就将完全是冷兵器之战了。

    威廉·华莱士苦笑了一下,若是当年的队长看到这般情景,一定会哈哈大笑……是的,这一场战斗就像两个丛林部落、土著之战。

    流求军队确实有藐视天下其他军队的资本。

    长腿爱德华则在军帐里同他的将军们在地图上指来划去。

    由于床弩与石炮的出现,他们正在重新调整他们的队列,再像过去那样站列怕是要吃大亏。

    长腿爱德华冷静地说道:“将军们,你们别忘了他们还有一种会炸的东西……”

    一个将军恭敬地回答说:“我们不仅要避开射程,还要分散一些……”

    “他们最先用的床弩和石炮……他们会把阵地设在两百步之内吗?”

    “他们不是傻瓜,肯定不会!”

    长腿爱德华点点头,他从来不在战场上把别人当傻瓜。

    他用谈判的办法拖延那些农民暴徒,从而获得了充足的准备时间。

    他用绕过约克城攻击农民暴徒老巢的办法把威廉·华莱士他们逼出来了,让他们主动放弃了一座重镇。

    这些手段让他的将军们佩服之极,无不对他唯命是从。

    长腿爱德华冷静地说:“这是一场新的战斗,也是一场最后之战,打败了威廉·华莱士就是彻底打败了苏格兰人……我们会享受千年的和平。”

    苏格兰的福斯湾。

    一条东方式的三桅海船暂时停泊在那里。

    李傲和刚上海船的一个苏格兰商人正在谈话。

    他大为震惊地说道:“什么?你们的罗伯特·布鲁斯公爵没有用礈发枪攻打英格兰人,却把它们连同你训练的枪手都借给了长腿爱德华?!”

    那个苏格兰商人低头说:“是的……我猜他们达成了什么私下协议……这让我太失望了……”

    噢……李傲满脸的痛苦,这不知道会给威廉·华莱士带来多大的伤害,或许,他们还会以为我们在背后支持英格兰人!

    真实的情况不是这样的……

    李傲马上问道:“这条……福斯河可以通行一千吨的海船吗?!”

    那个苏格兰商人想了想,说:“福斯河很深,我见过它通行六十桨的大海船……”

    李傲的手指在茶几上飞快地弹动着,在欧洲地区,六十桨的海船不过五百吨……如果他冒然进河,虽然逆流而上不怕搁浅,但是其它水文情况一概不知,或许有想像不到的危险。

    但是,这是就方便接近威廉·华莱士他们最好的方法,若是走陆路,加上运输物资的时间,恐怕要一个月后才能到。

    如果借着北海终年不断的西北风逆流而上,他们或许能在五天之内赶到。

    好吧,这个险值得冒了……而且这本来就是他的工作。

    李傲的三桅海船直接插进了福斯河口!

    还好,三桅海船的风帆被西北风吹成了满帆,在福斯河的逆流中,他们奋勇扑向苏格兰的中北部地区!!

    西南山脚下的苏格兰低地平原。

    一场生死大战开始了。

    但是,双方不约而同地把自己的队伍摆放在离对方足有五百米远的地方。

    他们两支队伍彼此都发现,他们的床弩与石炮都用不上了。

    长腿爱德华骑着战马,他对身边一个披着铁甲,戴着铁盔的人说:“威廉·华莱士是一个聪明的家伙……但是他不会选择!

    选择永远比奋斗重要……他想不通这个道理。”

    那个人同样也骑着战马,他默默地点头认可,这话听起来有道理。

    威廉·华莱士同样也骑着战马,他同样冷静地看着对方的队形……英格兰军队与自己一样,主力队伍都避开了对方的床弩与石炮的直线射程,而改成了侧冀进攻。

    这相当于换了一个战场一样,没有人敢迎着床弩和石炮去冲锋。

    英格兰的军队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无数彩幡旗帜在他们的身后招摇着……他们的人数和军威都远胜苏格兰农民反抗军。

    威廉·华莱士能感觉到有的战士有些不安了,甚至他还看到一些旁观的贵族私家军都有些骚动了。

    这是极其不好的兆头……

    他骑着战马在阵地前来回跑了一圈,巡视了一番后猛然停住战马。

    白色的战马嘶鸣着,奋力扬起了它的前蹄。

    威廉·华莱士的长发在空中张扬了起来。

    他喊道:

    “战斗,你可能会死;逃跑,至少能苟且偷生,年复一年,直到寿终正寝。你们!愿不愿意用这么多苟活的日子去换一个机会,仅有的一个机会!那就是回到战场,告诉敌人,他们也许能夺走我们的生命,但是,他们永远夺不走我们的自由!”

    农民反抗军的战士们激动了起来,他们举起了武器高喊道:“为了苏格兰!为了自由!战斗!战斗!”

    威廉·华莱士平静地点点头,士气来了。

    ps:感谢书友老江、看书1360、萧湘的打赏。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