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四章 惊世未了缘 (二十二)
    战斗开始了。

    双方都避开了对方的床弩阵与石炮阵……转而在侧翼开辟了新的战场,他们双方都来不及把沉重床弩和石炮重新快速布置。

    长腿爱德华先派出了爱尔兰雇佣军。

    那些爱尔兰雇佣军飞快地向着苏格兰农民反抗军的阵线冲杀。

    威廉·华莱士已经看清了局势,他也派出相当一部分反抗军前去迎战……对方没有出动主力,他也没有出动自己的长矛兵。

    当两队快速接近,马上要相撞时,他们突然一起停了下来,发出了轰然的笑声。

    不管是爱尔兰人还是苏格兰人,他们都是被长腿爱德华残酷的压榨着……他们才不会互相拼命厮杀呢。

    他们就在阵地上互相拥抱了起来。????长腿爱德华脸被气得发白,但仍然努力保持他的邪恶的幽默,耸耸肩说:“爱尔兰人果然靠不住……幸好我只先付了三分之一的钱。”

    他的将军们没有人能笑出来,那个戴着铁头罩的人却闷声笑了。

    长腿爱德华摆摆手示意让威尔士长弓手齐射。

    发号施令的旗手举着三角小旗开始横跑了起来。

    穿着褐色战服的威尔士长弓手们开始出列排队。

    威廉·华莱士看的清楚,他马上让人摇旗命令阵中的战士和爱尔兰雇佣军一起回阵!

    阵中的人马上一起向着自己的阵线快跑……威尔士长弓手们在军号声中齐射了,那箭雨划着一道道长长的弧线向着战士们与雇佣军们的后背快速飞来。

    幸好他们跑早了几步,只有个别人中箭倒地。

    长腿爱德华冷笑起来,他看到对方的阵形因为有新人的参与,有些乱了。

    他马上命令他的铁甲骑兵集体冲击!

    铁甲骑兵也在军号出集体冲击起来,铁蹄狠狠踏在苏格兰的土地上,发出了轰隆隆的声音。

    在长腿爱德华下命令的同时,威廉·华莱士也摆了摆他的双手阔剑。

    从他们的阵线旁边突然冲出了三十多辆四轮马车,它们依次停在了阵线的前方!

    长腿爱德华的眼睛都要圆了,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他接着看到,那一排四轮马车车厢的侧部突然一起打开了……啊,里面是一架架床弩!

    儿童胳膊粗细的弩箭上,箭头足有半尺长,寒光闪闪!

    长腿爱德华此时怒气冲天,上帝啊,得多邪恶的人才能想到把沉重的床弩搬到四轮马车上!!

    那些正在冲击的铁甲骑兵都是戴着铁面罩,没有人能看到他们的表情,但是他们身下的战马却开始边跑边嘶鸣起来,特别是跑在前排的铁甲骑兵……想必它们感受到它们身上主人的心态变化。

    自从上一场大战以后,没有人敢冒着床弩的防守来冲击!

    好在他们的床弩不够多……也许有铁甲骑兵正在祈祷千万不要射到自己,千万不要射到自己……只要跑起来,没有铁甲骑兵敢停下速度或是转弯跑,那会先被同伴踩死!

    “嗖!”“嗖!”“嗖!”

    三十几架床弩射出锋利的弩箭,在不足五十米的距离内,这就像是顶着对方的鼻尖开枪一样!

    三十几枝弩箭全都准确地扎进了冲击的队伍中,顿时带动起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队伍前方有三十多骑铁甲骑兵倒下了。

    有的是被直接扎透了,还穿到后面队员的身上,最狠的,连连穿透了两个,一直扎到第三个骑兵的身上!

    有的是战马被射死了,那骑兵直接飞上了半空中,然后重重摔到了地上……马上就会被他的队友踩成肉泥。

    更可怕的是倒下的人给后面的铁甲骑兵带来了天大的麻烦!

    这三十几个人给近一半骑兵带来了痛苦,有的直接被拌倒摔在地上,接着再影响后面的骑兵,有的想努力跳过倒地的同伴,但是铁甲太重,被拌到了马蹄,连人带马翻滚着倒地了。

    侥幸逃过一难的铁甲骑兵们发现他们同样也遇到了一个难题,那就是那三十几辆四轮马车就横着停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

    那马车上的弩箭手们射完弩箭后跳下车就跑,连马车夫也拉了手闸跳车跑了……竟然连马都不管了!

    剩下的铁甲骑兵们不敢马上停下,只敢慢慢放慢速度,这样可以不会直接撞到四轮马车上……没有战马会傻到直接撞向马车,当然也不可能直接跳过去!

    他们集体降低了速度,准备从马车之间的空隙经过……也有的拐了一个大弯终于转了过去!

    这个时候,苏格兰战线上冲出了几十个提着绳子的战士,那绳子上绑着黑乎乎的东西,然后他们后面又跟着几个举着火把的人……那些人马上把那黑乎乎的东西依次点燃后,战士们快速转动着那黑乎乎的东西,然后拼命一甩!

    那黑乎乎的东西带着绳子,直接飞向了因降慢了速度而聚堆的铁甲骑兵们!

    “轰!”“轰!”“轰!”

    在铁甲骑兵的队伍中,不断响起了铁甲骑兵们从来没有听到过的爆炸声。

    威廉·华莱士在心中大为摇头,这不能叫爆炸,只能叫爆燃,根本没有炸死几个骑兵……可惜没有流求军队里的手榴弹。

    但是,就算是爆燃声也吓坏了那些战马……连同仍然被拴在四轮马车上的普通马一起,它们集体嘶鸣起来,狂躁起来!

    有的落荒而逃,有的在原地疯狂打转……连远处长腿爱德华的战马也来了个小跳。

    长腿爱德华马上夹紧了马蹬,用左手轻轻拍打马的脖颈,安抚住了它。

    他看到自己的步兵方阵都有一些轻微的骚动了。

    剩下几个侥幸还能留在阵地上的铁甲骑兵赶紧跑了回去。

    苏格兰农民反抗军阵线上的人全都雀跃了起来……三十几辆四轮马车,几十个战士就搞定了一千骑铁甲骑兵!

    威廉·华莱士是无敌的英雄!

    “威廉·华莱士!”

    “威廉·华莱士!”

    “威廉·华莱士!”

    整条阵线上的人都举起了自己的武器在高喊。

    威廉·华莱士在心中苦笑,这只是侥幸……再来一战,敌人就不会这样傻了。

    但是,他的战马却兴奋起来,不停地打着小转!

    这个时候,爱尔兰雇佣军兴奋异常,他们竟然嚎叫着向英格兰人的军阵冲击了!

    连铁甲骑兵们都打败了,他们的步兵算什么!

    威廉·华莱士痛苦地握了一下拳头,他没有发出进攻的命令!!

    敌人还有三百名威尔士长弓手!!!

    但是,他的战士们也红了眼,也狂叫着跟着冲锋了……威廉·华莱士跳下了马,他不得不发出了全体进攻的命令……

    长腿爱德华根本没有被苏格兰人进攻的气势吓到。

    他优雅地扭头冲着那个铁罩人说:“战斗又回到我熟悉的地步了……上帝保佑英格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