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 福斯河上的宴会
    福斯河岸边的三桅海船上。

    威廉·华莱士终于洗了一个痛快的热水澡,还喷上了一些流求式男士香水。

    他穿着新的苏格兰式服装和小沃克、奥利比·波布兰两人参加了海船上的宴会。

    这两个家伙也洗澡了,至少头发已经不是过去那样因为汗和泥垢的原因总打着绺,而且身上也没有异味了。

    在这两个家伙看来,这条海船简直就是王宫了,尽管他们根本就没有见过王宫。

    他们规规矩矩坐在金碧辉煌的餐厅里,双手老实地放在膝盖上,乖乖地听着海船的主人说着他们根本听不懂的话。

    但是他们的鼻子好使,他们能闻到威廉·华莱士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两人以目示意,威廉·华莱士这家伙的身上比女人还好闻……还有餐桌上摆放着的食物的香味。????东方人是高贵的,他们连吃的东西都那些好看!

    红的,绿的,黄的很多都从来没有见过。

    两人以目示意,我们真的是乡巴佬。

    他们不敢说话,怕被人笑了去……但是小沃克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

    李傲这时正好结束了自己表示祝贺的宴前讲演。

    两个家伙面露笑容,可完事了,该吃东西了。

    但是威廉·华莱士又举着杯子站了起来……他也开始讲个没完没了!

    两人用幽怨的眼神看着他的侧面……能打又能讲的男人还挺帅呢,但是话别那样多好不好?

    奥利比·波布兰的肚子也开始咕咕叫了起来……这不是他们失礼,而是饥饿这东西没法子控制!

    他们不知道威廉·华莱士说了什么,只见参加宴会的人给他鼓掌了,从他们的笑容看,鼓掌是一种赞扬的意思。

    他们什么也没有听懂但是也跟着鼓起来。

    威廉·华莱士举杯向四处微微鞠躬表示感谢……他可算是讲完了,可以吃饭啦。

    但是那个苏格兰商人却又站起来了,他也开始讲了起来!

    小沃克看着他的后脑勺,真想找个什么东西狠狠打一下,看他还能不能说出话!!

    还好,他只说了几句------终于可以吃饭了。

    正吃的高兴呢,威廉·华莱士探过头来说:“我的兄弟们,慢点吃,慢点吃,后面还有热菜------”

    热菜?什么叫热菜?!

    威廉·华莱士竟然可以和东方人一样,用两根小木棍吃,他们只有刀和勺子。

    他们两个吃菜时都不敢用力,怕把那些精美的瓷器碰碎,他们第一次见到过它们,连喝水时都小心翼翼地捏着,生怕弄碎了。

    ……他们对一盘白白的芦苇根大惑不解,这东西在河岸边到处都是呢,高贵的东方人怎么能吃它……

    他们两个大胆地拿起一根来吃……啊,竟然是酸甜可口的味道,还有一种特别的清香!

    他们在河边路过无数次了,无数次见过此物,从来没有想到味道会这样好吃!

    他们悄悄捅了捅威廉·华莱士告诉他此物甚好……但是威廉·华莱士看了一眼后,悄声说:“它需要用醋和糖来当调料……”

    好吧,他们听不懂这两种调料。

    高贵的东方人是极为富有的……他们把传说中贵族才能品尝的胡椒随随便便放在餐桌上,任由别人使用。

    他们看到那个苏格兰商人都用三次了,拼命往自己的小盘子里倒胡椒粉。

    他们也接连用三次,直到辣的受不了。

    其实没有人在乎他们两个的,所有人都在乎李傲与威廉·华莱士之间的交谈。

    李傲的发言表明,他代表自己的公司许诺,将全力帮助伟大的苏格兰民族全面复兴……并乐意在军事、工业与农业上给予以威廉·华莱士为代表的农民反抗军全面的支援……在签订一份长期的合同书后,李傲的公司将在三个月内启动一揽子援助计划……当然,这个期间也需要农民反抗军在人力等方面积极配合。

    李傲认为,苏格兰民众长期反抗英格兰贵族的压榨,追求自由的精神值得世界上各个受压迫的民族学习。

    做为联邦帝国的公民之一,他将永远会主动帮助那些敢于反抗的人们。

    他相信自己的行动符合联邦帝国的理念……因为这是常识。

    威廉·华莱士的发言表明,苏格兰人们永远感谢李傲的帮助……这已经超越了简单的朋友关系,达到整个人类的人性中的最高境界。

    伟大的同情心。

    无私的帮助。

    真诚的关爱。

    苏格兰人们不会忘记仇恨,更不会忘记感恩。

    那个苏格兰商人的话表明……商人们已经放弃与罗伯特·布鲁斯公爵的合作,因为他的行为严重伤害了苏格兰人们的利益。

    苏格兰商人将转而与以威廉·华莱士为首的农民反抗军合作。

    好吧,这场宴会是一场皆大欢喜的宴会,也算是一次庆功加告别的宴会。

    真正重要的内容却是两个人的私谈。

    李傲建议威廉·华莱士清除掉布鲁斯家族,任何民族都不会原谅背叛者。

    罪名罪行都是现成的。

    农民反抗军在最后的大战中,抓获了全部的礈发枪枪手……其实他们看到英格兰人败局已定,根本就没有太抵抗。

    威廉·华莱士沉默了一会儿,说:“如果要清除的话,那要清除太多人了……我当年也只想过自己的小日子,什么都不关心……放逐布鲁斯家族吧,把他们都送出苏格兰,这就算是警告了其他贵族。”

    李傲叹了一口气,这家伙有一颗勇敢的心,却又是一个心软的男人。

    他说:“你需要以勾结长腿爱德华的名义打击一批贵族,然后再拉近一批……”

    “只要有名气的贵族,他们都勾结过长腿爱德华……怎么打击,怎么拉近?”

    李傲笑了,这个家伙只学会了东方文化的皮毛。

    “现在权力在你这里,你说谁是勾结者,谁就是勾结者……如果都有与长腿爱德华勾结的实罪就更好了,你可以直接公开他的罪行,定他们的罪……要不然,你要这权力有什么用?

    对于你需要的贵族,你可以选择避而不谈嘛!”

    威廉·华莱士瞪圆了眼睛说:“……这是不公平的!”

    李傲懒洋洋地说:“权谋之术就是这样,它没有公平一说,也没有美丑一说,只分输赢!

    你现在赢了,而且还会一直赢下去,你当然要有权力这样做……”

    威廉·华莱士满脸的苦恼。

    李傲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膀,说:“我非常赞赏你没有越境去追杀长腿爱德华的决定,整个苏格兰现在是一个大乱摊子,你如果不整合好,你取得再大的胜利也没有用……从现在开始,这一切都是你的内政了,我只有建议权……而且我很快就会离开这,去联邦帝国的自由岛。”

    威廉·华莱士依依不舍地说:“如果有事,我会去那里找你的……”

    “当然,我们是朋友嘛!小二总督从来都是一个热心的主人……”

    ps:感谢书友老江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