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 登州军港的海军军演
    事实上,他们两个人来山东地区散心的主要原因是要看登州军港一年一度的海军军演。

    登州城已经从过去一个不起眼的小城变成现在著名的军港……那里停靠着所谓联邦帝国近一半的海军战舰,驻扎了近一半的帝国海军。

    李庭芝曾经派人暗中清点过,那军港上经常性停靠的战舰一共有四十九艘。

    其中五桅战舰十二艘,三桅战船二十五艘,两桅式机帆船十二艘。

    其它用途的海军军用船只大小有五十二艘。

    那是一个经常拥有一百零一艘海军军用船舰停靠的大型海军基地。

    派去私下里清点的人是借着海军基地向登州城里的公民们开放的时机混进去的……所谓的联邦帝国海军向来有与当地民众亲近的习惯,一般时候,在某个的节假日,他们都会开放基地来任由民众游玩。

    甚至允许他们自由拍照!

    到现在为止,一般较为富裕的家庭都以同时拥有自行车、照相机、缝纫机和大怀表为荣。

    所以个人拥有照相机还真不算啥,而且每到节假日时,经常可以看到有人扛着箱式照相机到处跑……

    那个混进去的人就是公开扛着照相机给登州军港上的海军军用船舰拍了若干张照片,连同他的报告书,一同送给了李庭芝。

    那时正雄心勃勃要建内河战船船队的李庭芝一眼就看中了两桅式机帆船,这正是流求岛卖给大宋黄河战船船队的船型呢。

    当然……这个愿望已经实现不了了,他不知道他的继任者会不会有这种眼光。

    陆秀夫曾经建议他把这些想法写出来,可以如同那个廖莹中一样出书,也可以公开发表在《民声》等报上,实在不行,还可以投给《流求时报》。

    眼下的大宋境内,任何一座城市,只要有书报摊,都会贩卖《流求时报》的,只不过是报纸的日期略有不同。

    在这个常常以月为时间单位的时期,一些内陆城市只能买到一个月以前的报纸,看到一个月以前的新闻,这都是常态化事情,卖报的人和买报的人都心气平和的对待。

    在前往登州军港的路上,两人看到了沿途上的延绵不尽的棉花田地、玉米田地、小麦田地、地瓜和土豆田地……甚至还看到了大豆田地。

    无农不稳啊,这也是流求岛上流传出的一个非常正确的说法。

    陆秀夫说:“听闻他们在开发世界各地方时,都要首先开荒种田,若是真能到处都建起粮仓来,还真就不怕饥荒了……此处招了水灾可由彼处运来粮食,彼处招了旱灾可由此处运来粮食……若是两处同时招了灾害,可由第三第四处运来……天下粮仓为一体啊。”

    李庭芝当然对农业建设也是非常看重。

    他说:“君实,你注意到没有……流求人曾经自称要大搞粮食深加工的事情?”

    陆秀夫想了想说:“我听闻他们用锅驼蒸汽机将海中的大鱼鱼肉烘干,所制成的一木桶一木桶的干肉竟然可以存放上百年而不坏!”

    “呵呵,没有必要存那样久,那种干肉也就是能活人罢了……他们把远处出产的小麦加工成面粉,然后再用机器轧制成所谓的‘挂面’,这个方法太过巧妙了……正常可以存放两三年不坏,若是精心,五年也没有问题!

    这才是民生之关键啊……天下灾害一般没有能长达五年之久的……”

    陆秀夫一下子想到了流求军粮的事情,说:“我们曾经用三千贯钱钞购买了流求军队压缩饼干的三种配方,这笔钱钞我们还没有纳入公帐……”

    “呵呵,没有关系,若是一时没有名头入帐,就算老夫奉献给大宋了……”

    大约半年前吧,流求岛上突然推出一部莫名其妙的《专利法》,声称保护帝国公民的任何经过审定的技术发明。

    陆秀夫曾经简单查看了一下,明白了这部《专利法》的目的。

    只不过是一种变相鼓励公民发明创造的办法。

    联邦帝国部队配发的所谓压缩饼干曾经大大吸引了李庭芝的注意……因为传闻士兵只要日食三块便可以饱上一日,而且味道还好。

    军粮向来是领兵之人极为看重的军用物资。

    如果在激烈的战斗中,能有一种既方便携带和吃食而且又能饱人的军粮……那对提高军队的战斗力的作用是不言而喻的。

    结果联邦帝国驻青岛的后勤部门同意售卖配方和制造方法,但是由于是他们专门组织人反复试制出来的,而且经过了专利部审订……所以转让时需要专利费用三千贯钱钞。

    李庭芝听了后直接呵呵笑了,三千贯钱钞又不是什么大数目,便直接让自己的管家付费了,拿到了配方和制作方法后直接就加工出产,果然能达到传闻中的效果。

    一名普通的士兵,一天三顿的话确实能饱人。

    而且还极耐存放。

    好吧,这三千贯钱钞没有白花。

    但是,这笔钱钞没有办法入到军帐里面……李庭芝本身就看重军队帐目,要求极为严格。

    没有名头入帐那就奉献了,这些钱钞对平常人家是大钱,对他来说,不当一回事。

    在路上,两人还谈论了所谓的流求火车和铁路,他们听闻过那火车有巨大的声音,巨长的车厢,它的铁轮子竟然能在两根铸铁铁杆上自如的前行。

    他们一起想起来青岛棉纺厂里的见闻……呵呵,定是运用了那种蒸汽机来驱动呢。

    如果在徐州地区同时建起一条通往临安城与一条通往汴京城的铁路,那该是多么大的便利啊。

    可惜的是,现在连山东地区都没有建起这样的铁路,他们自然没有“生产能力”向大宋提供了。

    陆秀夫轻叹了一口气,说:“流求岛发展还是太慢了,生产能力有待提高……”

    李庭芝笑了,说:“君实,你莫要着急,老夫我尚且要再活上二十年,好好看看今后能发展到何种程度,海里航行的大海船有了;陆上行进的大火车有了;听闻他们还有空军军种,我猜测他们一定会有把更多的人送上天空的能力!”

    李庭芝爽快地说完后,没有再看一脸惊奇的陆秀夫,因为他感觉自己好像有点发热了,便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两个小小的药片,含入嘴中,又从车厢的挂壁上取下一个葫芦打开葫芦嘴喝了凉开水后,斜靠在软塌上闭目养神。

    他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天小睡之前都要吃上两片柳精片,听闻这样有利于身体健康。

    这种做法在富裕的老年人之间流传甚广。

    流求岛出产的柳精片可真不便宜。

    ,精彩!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