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 武大郎的幸福生活
    这个傍晚,武大郎第一次回家晚了些……比平常差了足有二十分钟。

    但是潘金莲仍是根本不在意他,她独自一人在二楼的卧室里对着梳妆台上的镜子惆怅。

    武大郎放好三轮车子后,快手快脚地炒了两个小菜,然后高声冲着楼上喊道:“娘子,娘子,快快下来吃晚饭!”

    潘金莲听到了后,无奈地叹了口气,站起身,慢慢下楼吃饭了。

    当年还是在大宋境内时,潘金莲本是一个县城里张大户的使女,因为她长相漂亮,人又年轻,张大户便想要包养她。

    但是那个张大户的年龄太大,潘金莲从心里看不上他,因此只是去告主人婆,意下不肯依从。

    那个大户由此记恨于心,故意倒赔些房奁,不要同县城的武大郎一文钱,白白地嫁与他。

    潘金莲当年可是有过卖身之契,只能无奈地听从安排。

    过门之后,武大郎是个懦弱依本分的人,他的兄弟又在外面行走江湖,于是便总被县里的一班闲人不时在门前叫道:“好一块羊肉,倒落在狗口里。”

    这是天下掉落的馅饼呢,当然要招人嫉恨。

    武大郎不敢与他们争斗,又受不了他们时时地骚扰,听闻流求军队占了山东地区,那里有钱人居多……于是索性卖了家乡的房子,携着潘金莲来到了登州城。

    登州城的房子贵了些,但是看上去远比他家乡的房子结实,而且仍是上下两层,面积还大多了,还有一处后院子。

    幸好他手上的钱钞还够交了首付,便寻了一家小钱行办了分期贷款……还好吧,那每月付出的利息钱还算合理,比家乡的质库与高利贷低了许多。

    武大郎有做面食的好手段,他做出的炊饼总会在一天之内就卖光了……因此,每天的收入除了还贷款之外,足够应付日常生活。

    他宁愿让潘金莲呆在家里什么也不做,也不愿她像别的女人那样出外工作……什么纺织厂、商铺或是钱行都不行。

    他愿意全力养活她,连每天的饭菜都是他抽出时间来做好。

    他们虽然直到现在还没有夫妻之实,但是却有夫妻之名呢!

    登州城内的巡警是全天候全地区整天巡视,因此,市内的治安极好……同样,这里似乎也没有什么闲人,大家好像都在为了钱钞而忙碌,没有人闲得无聊来搔扰他。

    其实有时候武大郎也感觉非常累,但是心情却是极好的,因为这样的日子正是他的渴求。

    他想快一点还上房贷,还要再租上一家商铺……一个人租不起,但是他可以和恽哥合租嘛,他卖他的水果,我卖我的炊饼,互相不影响的。

    到那时他就不用上街上卖了,还可以让自己的小娘子做老板娘……每天有钱钞可挣,还可以天天守着美娇娘……这样的生活真是美滋滋呢。

    唯一让他不喜的是,那街上的巡警管的太宽了,他每次想去到人来人往热闹的地方卖饮饼时,很快都会被赶走,让他去农民市场里卖,说是三分钟之内不走开,就会直接开罚单让他去向流求钱行自己交钱……若是不交钱钞便会判处一个月以上的劳役!

    他不怕被罚款,但是要被判了劳役那可坏了,他去劳役了,他的美娇娘谁能照料?!

    所以他只能听从巡警的安排……但是他很快与其它商贩一样,发现那些巡警的要求有一个漏洞。

    他们可以在热闹的地方停三分钟呢。

    于是这样的斗智事件屡屡发生,他们一直推着三轮车走,若是有顾客要买货,就停下来,快速在三分钟内做成生意。

    这一下子便让巡警们无语了。

    当然,他们肯定不愿也不敢太过了,挑衅巡警的威严至少要判半年的劳役……他就亲眼看见过,一个喝醉酒的家伙故意招惹巡警而被判了两年劳役,还听说是送到遥远的澳洲服刑。

    这可真吓到他了,再也不敢随便钻空子,乖乖地去指定的地方卖货。

    除了这点烦心,其它的都不错,每天晚上还能喝几怀低度酒,他的美娇娘有时候陪着喝,有时候不陪。

    这一天的晚饭,他的美娇娘就陪他喝了酒,还听他讲怎么挣到了大宋来的两个傻瓜的几十贯钱钞,还在那新开的药铺里领到了打赏……这样的经历实在太美好,日子有奔头呢!

    “娘子!照着眼下的收入看,再有个一年半载,就能把贷款还上,再过个三两个月,便可以租了商铺……好日子要来了!”

    潘金莲每次喝酒时听到他叫自己为娘子就发火,这次还是一样。

    潘金莲怒了,骂道:“你个谷树皮三寸钉,每天拿回来这样少的钱钞就如此猖狂……你全部身家都没有人家张大户一根小手指!”

    潘金莲再一次摔了酒杯,愤然上楼去了。

    潘金莲骂他时,武大郎从来不敢回话,这次也是一样。

    他看见他的美娇娘上楼的动作格外娇美,心里的什么地方跳了几下,然后下半身就有了反应……但是,还如同往常一样,他借酒压下了那个反应,还使劲儿用手按了按。

    他收拾完饭桌后,把一大盘面粉和好,然后醒着它们,等明天凌晨四点自己醒来后再蒸上它们。

    弄完后,他乐呵呵地躺在自己的小床上……今天真好,明早还去那崖山卖货。

    第二天凌晨四点,他准时醒来了……这是多少年的习惯,喝再多的酒也不会误事。

    他快手快脚地先蒸上炊饼,接着把娘子的早饭和午饭准备好,这时正好等到炊饼出锅了……他的早饭嘛,直接吃个自己的炊饼就行。

    当一切都准备妥当之后就直接推车出门,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他不知道的是,这一天的中午时分,街坊王婆来到了他家。

    王婆算是潘金莲的闺友,两人时常交往,关系不错。

    王婆原本是帮人说合婚事的牙婆,但是自从大家都从报纸上登征婚启事后,她的本领用不上了,只得到处帮闲……收入还好吧,登州城里的商业发达,总有需要帮闲的商铺。

    王婆和潘金莲两个人摆了饭桌。

    潘金莲把武大郎做好的饭菜摆上,王婆自己携来了些果子……还带了一个瓷瓶装的葡萄酒。

    两人边吃喝边聊。

    原来王婆去了西门家族新开的药铺帮闲……那里的工钱给的很高呢,这让她高兴起来,找潘金莲来分享快活。

    王婆说:“这里是西门大官人开设的第十五家药铺……你想想吧,十五家呢!听闻他的家财早都上百万贯了,啧啧,百万贯钱钞,吓死人了……”

    潘金莲幽幽地说:“钱财罢了……那是身外之物!”

    王婆猛然想到了什么,说:“那西门大官人面目白皙,长像俊美,告诉你啊,他的身子健壮,啧啧,后面看去,真是蜂腰熊背……听闻天天在健身局里打熬身子骨……他用的那种男士香水啊,连我这老太婆闻了后都心动不以呢!”

    ,精彩!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