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二章 寻找哥哥的武二郎
    双方都是一见钟情的感情就会如同老房子着火一般快速而猛烈,无可救药了。

    这几日,西门庆本来还要去别家药铺巡视,结果没有去,就一直留在了登州城。

    他还去找了住房经济人,让他为自己寻一处豪宅。

    而且没事便在药铺里闲呆着,想借机与潘金莲搭话。

    可恨的是,这几日生意极好,前来配药买药的女客络绎不绝,总是打断他们刚要入港的撩话。

    西门庆是一个久在花丛中的人,他从潘金莲的反应中可以看出来,她至少不烦自己,而且或许有意,双方只差了一层窗户纸。

    西门庆的远亲帮了大忙,借口说是登州郊外有一家大户的女主要与潘经理商谈业务,只不过她不方便来此,需要潘经理亲自登门。

    这是正常的业务,潘金莲当即就同意了……便用药铺里的四轮马车送她前去。

    四轮马车是药铺里的公车,车厢里面十分宽敞,而且座椅松软,装饰也是无比豪华……马车夫是一个干净利落的小伙子。

    四轮马车上只载着潘金莲一个人,不紧不慢的行驶着,他们刚刚驶出登州城区之外,却突然停在了一处偏僻的地方……紧接着,竟然是西门大官人上来了!

    潘金莲的脸腾地红了,无力地靠在了车厢壁上……西门庆也结巴着说不出话来,他直接就伸手去搂潘金莲!

    潘金莲低声叫道:“大官人啊……”

    身子软软地靠了过去。

    西门庆咽着唾沫也说不出什么来,口中喘着粗气,只顾寻她的红唇。

    潘金莲娇唇微张,说:“我的大官人啊……”

    两人疯狂地接吻,体味着对方不同的热度。

    西门庆的双手上下移动,狠狠揉搓着潘金莲敏感的地方。

    潘金莲已经浑身无力了,只能嘤嘤叫着。

    西门庆感觉自己的那话儿已经坚如铁杵了,顶在裤子上生疼。

    潘金莲感觉自己的下身已经湿透了。

    两人都变开始啊啊叫了起来,只能喘着粗气。

    西门庆挥手撕了两下,潘金莲的玉体就完全呈现在他的面前。

    潘金莲的双手捂住了脸,似乎这样便能挡住西门庆贪婪的目光。

    西门庆看了看她浓密的私处……现在正是入港的好时候呢。

    潘金莲娇声叫道:“我的大官人,我还是处子之身……”

    西门庆邪邪地一笑,他当然能看出来了。

    他俯下身子,慢慢地一点点地挺身进入……

    “此处省略两千字。”

    马车夫蹲在一百米外,美美地抽着西门大官人送他的香烟……这种标名为极品黄鹤楼的香烟要十几贯钱一盒呢。

    刚才,西门大官人随手就丢给他一叠钱钞,他刚刚点了一下,竟有一百贯之多!

    他看到他的马车开始晃动了,使劲咽了一口唾沫……他一直想勾搭一个女店员,奈何人家挣的钱钞比他还多,竟然还扬言要找个军官或是有文化的官家人!

    好吧,他们工钱更高……但是他们活儿有我好吗?!

    马车夫盯着那车厢看,好家伙,半个小时过去了,还没完没了的。

    他不得不又点上一颗烟。

    在大宋境内福建路的某县山路边上的一家酒家里,长期行走江湖的武二郎愤怒了。

    他叫道:“是何道理不让我过那山口!?”

    那酒家的老板见此人是一个足有八尺长大的汉子,身材极为健硕……刚才竟然一连喝了十二瓷瓶的啤酒,吃了两斤牛肉……定是不好招惹的人物。

    那老板深施一礼道:“客官有所不知,那山上不知从哪里来了一头猛虎,已经扑杀了三人之多……因此知县有令,让欲过山口的行人必须结伴十人以上方可通行。”

    武二郎心中纳罕,福建地区自从人们开始开山劈石大量开采石材或烧制水泥、白灰之后,那猛虎已经不似过去一样寻常就可看到。

    要是过去说这山上有虎患,他当然相信。

    就算临安城一百里外的山中都传闻见过猛虎……甚至在浙江路东部地区,还发生过虎群围了整座县城的事情。

    但是现在再说,想必是为了多多卖酒而编了个瞎话唬弄我。

    他笑道:“现在有火枪,再大的猛虎也一枪打倒,若何这里的猎户们如此不堪?!”

    那老板又施一礼道:“见笑,见笑……县衙里曾经组织过厢军围猎,奈何那猛虎极为狡猾,一见人多便不出现!”

    武二郎仰天笑道:“哈哈,老虎再凶猛,也不过是禽兽,如何能聪明过人?定是你胡说来吓我,就算有也会被我三拳两脚打死了……我现在就过山口,看看哪个敢拦我!”

    他说完便提着哨棒,晃着八尺高的身子离开了酒家……那老板和伙记哪个敢拦着他?!

    一个伙记悄声说:“这厮还没有付酒钱……”

    那老板嘿嘿笑道:“等着他被那猛虎吃了后,他身上的财物都将是我们的……让他去吧。”

    那流求式啤酒后劲十足,武二郎越走越沉重,快要进山时,他见那大树上贴了一张告示,果真是知县警告行人要结伴而行的命令……他认真看那大印,确实是官印。

    好吧,他想回去了……但是刚一转身,他又忌惮那些人会笑话他。

    酒劲儿一上头,他握紧了哨棒便往山上走。

    此时山风猎猎,吹动着树叶哗哗响动。

    进到秋天后,山上不同的树木叶子变成了不同的颜色,远远地看去,果然有无限的美景啊。

    其实他现在已经厌倦了所谓的江湖,一些传闻中的英雄待他去拜见之时,要么不过是斤斤计较之徒,要么不过是沽名钓誉之辈。

    偌大个江湖竟然没有真英雄!

    他去哥哥先前所在的县里寻找他时,发现哥哥早已经把老家卖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不过有人告诉他,说是哥哥已经娶上了一个绝色的小娘。

    他听了后,开始时很高兴……但是不久后,再想想,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些隐隐地担心。

    他决定一定要找到哥哥……于是决定先去邻县看看,结果仍然没有找到。

    但是,他不会放弃的,会一直找到为止!

    他顺着山路蜿蜒上行,快到山腰之时,天色已晚……今天看来他是要在山中过夜了。

    这个时候他的心里开始有些后悔了,酒力上头后竟然忘了考虑时间。

    他细心寻到了一处略微平坦的山石,观察了一下四周后,便决定在这里躺下。

    他先在一棵大树下长长地撒了一大泡尿,把自己的背着的流求式双肩皮包拿下来,充当枕头。

    这些时日他一直在寻找哥哥,不仅体力上累,心理上更加疲惫。

    此时的天气十分凉爽,星空灿漫……他看着看着星空,很快就入睡了。

    在梦中,他似乎又回到了哥哥用炊饼向人家换取人乳来喂养他的时候了……他确实不记得此事,但是却能怎梦到。

    在梦中,他的哥哥还站在那里冲他微笑。

    但是,不知从哪里突然跳出了一只猛虎,一下便将他哥哥叼走了!

    ,精彩!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