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 两个兄弟两个命运
    武二郎梦见自己的哥哥被老虎叼走后,便大叫了一声醒来。

    这时,他看见一阵山风突然吹过,耳边听到了一声虎啸!

    他哪里能有野外生存经验?!

    正是他那一泼长尿的气味招来了老虎!!

    只见一只老虎从山林中窜出,直接扑向了武二郎!

    武二郎毕竟是练家子,他灵巧地躲过老虎一扑,顺手便双手高举着哨棒打去,这一击用了他全身的力量……不幸的是,那哨棒却打中在大树的粗树枝上,断成了两截!

    老虎一扑不中,同样灵巧地扭身再扑!

    这个时空的人传闻说,老虎抓人,只是一扑,一掀,一剪,三般都抓不着,劲儿先就泄了一半……这纯粹是文人想像中的胡编!

    老虎根本不会用后爪伤人不说,更不可能用尾巴扫人……那只是用来保持平衡的身体器官!

    老虎只会扑杀,然后再转身扑杀!

    若是寻常人惊慌失措了,便会轻而易举被扑倒了……只可惜这只老虎遇到了武二郎。

    当它再次扑上来时,武二郎猛地将手中的半截哨棒向着老虎的头上打去!

    他的手臂长,再加上哨棒的长度,正好命中老虎的头顶……老虎吃痛,刚刚低下头,却被武二郎趁机揪住了顶盖头皮,被狠狠地压在了地上!

    其实这只是一只华南母老虎,是老虎种类中体形和力量最小的一种……而且,真正年轻健康的老虎并不吃人的,因为人类的肌肉与脂肪含量不符合乎老虎猎杀的基本要求。

    远远没有猎杀野猪、水鹿合适。

    但是,若是老虎老了,病了后,它们就有极大的可能变成食人虎。

    因为无力捕杀野猪与水鹿,只得退而求次来捕食人类……而且人类远远要比前面说的那样的猎物更容易猎杀。

    而且,因为猎物的质量不足,食人虎只能通不停地猎杀来补足数量,所以让人感觉那老虎会不停地吃人。

    武二郎其实正是遇到了这样一头老虎。

    他用尽全力将老虎按到地下后,直接跳上了虎背,不停地用半截哨棒击打,当半截哨棒都打断了后,他用挥拳狠打。

    那只老的病了的老虎倒底是被他打死了……

    武二郎怕那老虎诈死,又拼命打了几下后才确定老虎到底是被他打死了。

    打虎的过程说起来简单,但是他却已经浑身无力了,只能老老实实趴在老虎的身上动弹不得,直到又一次睡着。

    第二天的清晨,当一群结伴而行的行人过山口时,他们看到这一人一虎共眠的情景简直都吓呆了,顿时乱成了一团。

    武二郎被众人的吵闹声惊醒了,他揉了揉眼睛,感觉力气回来了些,便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众行人大为惊叹,天神啊,此人竟然打死了那条猛虎!

    他们见那老虎真的成了死虎后,便拥了上来,用脚猛踢它来泄恨……它不知道耽误了大家多少事情。

    他们寻了粗树枝,然后想办法把那老虎抬了下来。

    这件事情惊动了整个县城,人们争相来看打虎英雄武二郎。

    知县非常高兴,当即就奖励了他三百贯钱钞,还任命他为县里的都头。

    武二郎在心里寻思了一下,想,眼下一时间还找不到哥哥,不如先找一个地方落落脚,等休息过来后,有些积蓄再去寻找。

    于是,他就在县衙里落了脚。

    武大郎这一天像是没事人一样仍然推着三轮车在登州城的街上叫卖。

    这个时候,他见到郓哥来找他了。

    郓哥把自己的三轮车停下来,见四处没有人,悄声对他说:“你最近什么风声也没有听到过吗?”

    武大郎除了挣钱、攒钱从不关心旁人事端。

    郓哥见他一脸迷惑,就索性全说出来了。

    原来最近一段时间内,西门大官人与他的潘金莲经理之间关系已经发展到如漆似胶的程度,他们都半公开地去登州的洗浴中心洗鸳鸯浴了!

    连郓哥都在路上看到过他们同乘一辆四轮马车一起出城!!

    武大郎脸气一阵红一阵白,口中仍说:“哪个亲眼看到他们洗鸳鸯浴了?我虽然没有去过那里,但是也知道那里是极为隐密的地方,岂能让别人随便看了去?同乘一辆四轮马车又能如何?街上的公交车里不都是男女混坐??”

    郓哥毕竟还是个半大小子,他顿时生气了,翻着白眼说:“你就嘴硬,等你今天晚上问问她岂不就明白了?!”

    武大郎没有再搭理郓哥,但是他心里有数。

    潘金莲自从去了西门药铺之后,确实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由先前的闷闷不乐,到现在晚上早上都是哼着小曲上下楼。

    而且身上经常还带着浓郁的酒气……投向他的目光更加阴冷了。

    不过,好在她晚上还会回到家里来住……武大郎只能这样自己安慰自己,至少娘子还是把这里当家。

    这个晚上他又自己喝了点闷酒,只想着再快点挣些钱钞,将来能租了商铺就不让娘子去帮闲了,专心当老板娘。

    晚上潘金莲仍然是回家晚了,脸上红扑扑的又是喝了不少酒。

    她仍旧没有搭理自己,哼着小曲上了楼上。

    过了几天,郓哥直接找到武大郎,说:“我见他们又一起出城了,走,我骑三轮车带你去看,他们总是在车里搞事呢!”

    “你如何知道他们在哪里搞事?怕是看错了吧?”

    “我的眼睛尖尖,哪里可能看错?上一次我就是跟在他们后面,才发现他们常去的地方……那车厢还乱动不停呢,定是在里面搞事!”

    啊呀!

    武大郎心中腾地火起了,再也压制不住,直接跳上了郓哥的三轮车!

    光天日下,他们也太无耻了!!

    竟然还闹的人人皆知!!!

    郓哥将三轮车子骑的飞快,很快也出了城区,到了郓哥所说的地方。

    西门庆搞上了潘金莲后,发现在哪里入港也没有第一次的地方刺激……因而时不常便出来到老地方做了。

    郓哥在不远处停了车,两人悄悄躲过了蹲在地上的马车夫,绕到后面悄悄靠近了那四**马车。

    武大郎见到那车厢真的在乱动不停,而且还能听到潘金莲的骄喘了!

    他的眼睛都发红了……郓哥却突然小声问道:“嫂嫂好像被他打了?”

    武大郎这时一把推开了他,直接跳上四轮马车,用力拉开车门,口中大叫:“好一对狗男女,光天化下,你们竟然如此奸淫!!”

    ,精彩!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