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 武二郎踢馆记
    这一天清晨,西门大官人照样在拳脚社团的健身房里锻炼打熬身体。

    他的状态极好,十几个回合之间就将那拳脚师傅打倒在椰棕垫子上。

    围观者无不鼓掌喝彩。

    这个时候大家却听到一个略带着嘲讽口气的声音响起:

    “借问一下,这里哪一位是西门大官人?”

    大家寻声望去,只见一个威风凛凛的大汉抱着肩膀,笑吟吟地站在那里。

    来者正是武二郎!

    西门庆没有见过此人,他拱手道:“在下正是!不知这位好……”

    “呔!我便是被你欺压之人的弟弟!”

    武二郎大步走上椰棕垫子,冲着他便挥起了蒜臼一般大小的拳头!

    西门庆毕竟练家子,他一个滑步,侧身躲过第一拳!

    武二郎大叫一声,道:“好个淫贼!今天我要与你好好较量一番拳脚!!”

    他紧接着开始连续击打……武二郎行走江湖多年,学过一些江湖上的拳脚之术,其所学远比西门庆要杂。

    况且他经历的大小之战远比西门庆要多,实战经验岂能是他人可以比较的!

    西门庆不一会就慌乱起来了,原来武二郎根本不按照正常的套路来,怎么快,怎么狠,他就怎么打……根本不考虑招式是否好看。

    两分钟不到,便被武二郎擒住了左手腕……西门庆顿时觉得左手腕如同被钢箍箍住了,剧痛呢!

    他忍住了疼痛,正待飞起右腿,来一际“横扫千军”的招势……但是他的动作没有武二郎快!

    武二郎抬起了膝盖,狠狠撞向了西门庆的肋骨,然后又抓住了他的右手腕,双膀一用力,像甩一袋米面一样便将西门庆甩了出去,摔了个七魂出窍。

    西门庆顿时脸色发白,感觉气都喘不上来了。

    这个时候,那些围观的人才反应过来,这家伙是来伤人的啊!

    竟敢到拳脚社团里来闹事!!

    大伙儿一下子并肩上了……武二郎面不改色在人群里指东打西,拳脚并用,不知道身上挨了多少下了,但是丝毫不在意。

    他以前当然也打过群架呢,经验同样非富。

    不一会,整整十二个人都被他打趴下了……有人倒在地上起不来了,心想,连西门大官人都不是他的对手,我等上前也是白费啊,这真是白白挨打了!

    武二郎身上也十分疼痛,但是完全能忍受住。

    他对着躺在地上的人冷冷地说:“坐不更名,行不改姓,我便是武大郎的弟弟武二郎……今日只是与西门庆有仇,此人竟能与我嫂嫂私通,还重伤了我的哥哥……天不罚他我来罚!

    诸位受伤之事,只是我想自保……”

    他刚刚说完话,只听外面突然响起了一片警笛之声。

    武二郎皱了皱剑眉,轻叹了一口气,这便是哥哥说的管的特别宽的巡警来了。

    武大郎不想让他的弟弟为他报仇,并且认下了巡警队长的判决……因为他认为那登州医院是国王花了巨资投入方才建起的,要不然他住了这样长的时间,也不能花费了不过十几贯钱!

    穷不与富斗啊……听闻那法律都是国王制定的……认命了吧。

    武二郎当时冷冷笑道:“大哥有所不知,这个所谓的法律分明是欺负穷人的,天下哪里有白白打人的?还有女不受惩罚之事?”

    武大郎低点不语,本来嘛,他的心里苦着呢。

    武二郎冷冷说道:“大哥不必心慌,此事一步步来……他们不给穷人一个说法,我就去给他们一个说法……我自然知道分寸,不会乱来的……”

    接下来,他打听到了西门庆常去的地方,这一次就真来踢馆子了。

    这些花拳绣腿在他的眼里就是不堪一击……江湖之中的打斗哪里会有套路可寻,谁更有力,谁更快方能取胜……眼下的战果就说明了一切。

    他早想到过可能会招来巡警……果然,紧随着警哨声就冲进来了四位巡警。

    先前,他也看到过巡警与骑警的武器,那是一种制式的手枪,是联邦帝国特有的家伙什……威力也许会远比他见过的短火铳要强大。

    武二郎曾经亲手试射过火绳枪,当时就被那威力吓到了,此物远远不是**能够抵抗了的。

    当听闻联邦帝国的长短火枪威力更大时,他那时还不停地感慨呢……这一身武艺在那东西的面前要无用了呢!

    所以,当他看见一下子冲进来四名巡警时,他的身体丝毫没动,也没有想逃跑的意图,正好还想与他们谈上一谈。

    那四名巡警冲进来后,都将把在枪套上的手放下了,刚才有人报警说有恶人要打死人了……他们还以为又是有黑社会社团出现了。

    但是,他们四人见到整个场子里倒下了十多个人,场子当中却只站了一个大汉。

    “这……这……这些人都是你打的?!”

    一个巡警吃惊地问道。

    武二郎轻轻拱了拱手道:“正是在下武二郎所为……”

    四名巡警对视了一下,这个拳脚社团在登州城内是赫赫有名的社团,巡警们每年还都要来这里训练一番呢……今天竟然全都被一个大汉都打倒了?!

    一个巡警突然叫道:“你莫非就是那个打死猛虎的英雄?!”

    “区区小事,不值得一提,在下只不过是打死了一头母虎罢了……当时只为了自保而已。”

    躺在地下的人中,有一人跳了起来,正是那有名的拳脚师傅,他带着哭腔叫道:“巡警!这是一个好不讲理的泼皮落户……我们正在练习拳脚之时,他突然出现,而且不分清红皂白便打伤了西门大官人!

    分明是一个恶徒,如何听他冒充什么打虎英雄?!”

    巡警皱了皱眉,这个拳脚师傅明显是不看报纸的家伙。

    但是不管怎么说,救人最重要。

    他们叫来了登州医院的救护车,西门庆同样是动弹不得,疼的同样是满脸煞白。

    医院人员将他抬走了……巧的是,他正好住在已经出院的武大郎的病床上。

    武二郎根本没有反抗的意图,他被四名巡警带到了巡警房里做了笔录。

    那拳脚师傅在他们离开时还在他们的背后跳脚大骂,要求判那恶徒十年劳役,最好永远劳役下去!

    但是这个要求是没有用的……连巡警队长都不可能审判此案了。

    这个案子已经不是纠份级别的小案,成为了刑事案件。

    武大郎听闻二弟被正式关押后放声大哭,没有心情理会那潘金莲的什么离婚起诉,跑到登州法院的门口叫冤……

    ps:感谢读者澳洲老吴的打赏。

    ,精彩!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