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 中年妇女的可怕力量
    武大郎在登州法院门口嚎哭,吸引了众多记者的注意。

    由于他是在公共区域哭嚎,没有巡警去理会他……他坐在法院门口的人行道上,没有影响到任何人。

    记者们陆续开始采访他,还给他拍了照片。

    当他的遭遇公开后,人们发现他竟然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记者们开始疯狂了起来,他们上窜下跳,有的跑去大宋,有的跑到了西门家族的总部……连潘金莲的身世都有人去挖掘!

    甚至还有人连那拳脚师傅的身世都要去了解!!

    众多的报纸开始大篇幅连载武大郎、武二郎、潘金莲、西门庆和拳脚社团的报道。

    记者们欣喜若狂呢……整个事件包括了通奸、捉奸、打斗等事件,参与人员有名流家族、底层公民还牵连到大宋的打虎英雄!

    这个故事完全属于人伦与法律、公正与义气等范畴内的对立与冲突……

    我的天神啊,有的记者还私下里认为其中还可能有凶杀情节!!

    这个事件几乎包含了吸引大众注意的重头新闻的所有要素……这个事件不成为重中之重的新闻真是天理难容了!

    武大郎已经哭不出来了,总被人问来问去的,没有人还能哭下去。

    他一次又一次地重复述说自己的故事,精神从刚开始的义愤填膺逐渐变成了心气平和……最后变成了麻木不仁,似乎都是在讲别人的故事了。

    有记者从人情伦理的关系上去报道此事,还有记者从法律规定的角度去报道……更有的记者是剑走偏锋,从挖掘打虎英雄的故事上着手。

    八道河地区的讼师争着跑到登州来为武大郎打离婚官司,为武二郎打刑事官司。

    他们争着说不收取任何讼师费用,还可以倒贴钱钞!

    武大郎的,武二郎的,潘金莲的,西门庆的相片陆陆续续都登到了报纸上。

    他们现在已经成为了公众人物。

    原《流求时报》社长兼主编杨友行悲伤地看到自己辛辛苦苦弄出的石版照片印刷技术被别人熟练地使用着,他却无法收取专利费用……因为张安国国王不让他收。

    石版印刷很简单。

    画师会按照相片的图画来蚀刻石头,蚀刻的过程中会将照片的内容固着到石头里……实际上,这就是通过一个由硝酸参与的化学反应,使图画成为石头的一部分。

    蚀刻使用的化学药品和工具包括回回树胶、硝酸、松香、滑石粉、刷子、布和保护装置。

    松香可以保护图像的细节,防止它们在涂抹硝酸时被烧毁。

    硝酸与油脂反应,生成脂肪酸钙,图像便真正成为石头的一部分。

    在这一过程中,酸能够敏化深色区域,从而使它们吸墨而排斥水。

    此外,酸还能够降低浅色区域的敏感性,从而使它们吸水而排斥墨……这里面的敏化和降低敏感度是在同一步骤中完成的。

    事实上这种印刷技术不太能表现出照片的大多数细节,只能让人看出一个大致的轮廓。

    张安国国王传授完这个技术后,他看了报纸印刷效果图时大为摇头,只能说勉强使用吧,有,总比没有强,胜过木版印画了。

    但是这个时空的读者要求可真不高,他们认为这已经是天人水平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逼真的图画,仅次于相片呢。

    在张安国国王的授意下,还将这种技术直接提供了其它家报纸,免费教会别人。

    杨友行不关心照片上的人物,别人可在意呢。

    沈芊芊点评说:“该死的潘金莲,更该死的西门庆,白白长了一副这样的好皮囊!”

    杨友行说:“难道西门庆比我还帅?!”

    “……你和他差太多!我平生最恨破坏别人家庭的人……”

    杨友行说:“那我总比武二郎强些吧?!”

    “……差更多!人家武二郎可是真正的打虎英雄,不仅能打死山中猛虎,更能打死人间色虎!”

    杨友行气恼地说:“他是伤人罪的嫌疑犯!”

    “打的是该打之人!”

    杨友行不敢招惹挺着大肚子的沈芊芊,只能有气无力地说:“……他违反了主家制定的法律……”

    “哼!武二郎若是被判有罪……我就去求王后特赦他,他是个真正的男儿,定是敢爱敢恨,快意恩仇的人!”

    宪法里确实赋予国王与王后每年一次的特赦权力……这是做为王与王后唯一可以超越法律的审判结果的机会。

    杨友行见自家的娘子偏向别人,他心里有些酸,小声说:……他可是大宋人,国王和王后的特赦只是针对帝国公民……”

    “你闭嘴!去给我溜溜阿黄!!”

    阿黄就是原先的小袋鼠,现在已经长大了……溜袋鼠对杨友行来说是一件危险的活动……但是又不能让芊芊去。

    杨友行牵着阿黄散步。

    杨友行对阿黄说:“……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吧,何必操心人家的家事?!一切都有法律条文规定,由审判团判决……关我们什么事?”

    阿黄一声不吭,蹦跳着走路,样子快乐。

    杨友行说:“阿黄,等你再大一大,就要宰了你吃肉了……”

    他的话音刚落,阿黄飞起一脚,重重踢到了他的屁股上!

    你也敢欺负我!

    一人一袋鼠便在草地上厮打起来……

    沈芊芊不仅在口头上帮助武氏哥俩,还在实际行动上帮助。

    她跑到各家女子中高级spa场所宣扬抵制西门家族的配药和高级药材!

    自从安静王后建了女子spa场所后,许多人跟着学呢……那里是女人活动中心……中高级spa场所是大商大户家中的富贵的女人才能消费得起的地方。

    国王的家养小子、教育大臣的妻子,还是王后的学生,沈芊芊还是相当有面子的,许多富贵女人当场就表示不会再去西门家族的产业消费了,已经购买的东西还要力争退货!

    一个略胖的中年妇女说:“俺最恨毁人家庭的淫邪男女,如果不能亲手惩治他们……让他们的仰仗破产也是好事!”

    “对对,毁人家庭的男女,万人可诛!”

    “放心吧,芊芊,我还会告诉更多的姐妹……家中的男人也不让去了!”

    远在登州的武大郎做梦也没有想到,竟然同时会有几百名中年妇女力挺他!

    躺在武大郎原先躺过的病床上的西门庆经常被护工的重手重脚弄疼,他也没有想到他的事情竟然能招惹到中年妇女的仇恨……而且她们大多是大商大户家里的人,都是西门家族产业的金主啊。

    随着参与抵制的中年妇女增多,从八道河地区开始,西门家族的产业遭受到沉重的打击。

    原本热热闹闹的药铺门可罗鹊了……更可怕的是偶然有不明真相的富贵女人想进他们的药铺时,会马上被别人拉住……不知道她们之间说了什么后,那个富贵中年妇女马上冲着西门家族的药铺吐了口气,然后昂着去了别家药铺!

    报纸上还对这样的事情幸灾乐祸呢。

    西门家族上上下下都乱成了一团……他们才发现,他们家族产业的执行董事,西门家族的未来掌门人似乎得罪了整个中年妇女群!

    ps:感谢书友澳洲老吴的打赏。

    ,精彩!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