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 我爱的是你这个人啊……
    ,

    郓哥飞快地跑到了武大郎的家,他拼命敲着门,喊道:“大郎,大郎,不好了,要出人命了!”

    武大郎今天难得清净呢。

    应付完那些记者之后,他还要应付那些讼师。

    那些讼师针对潘金莲的民事诉讼、武二郎的刑事诉讼提出了不少的应对方案。

    武大郎接连听完那些讼师的方案后一时间头都大了!

    他哪能听懂那些什么法律的专业术语呢……直到一个岁数大一些的讼师用最简单的话说出了方案后,他眉开眼笑地接受了。

    那个老讼师的两个方案很简单:

    坚决不离婚,拖死他们!万一潘金莲回心转意了呢?

    坚决为武二郎做无罪开脱……根本不是要去殴打西门庆嘛,是去切磋拳脚!

    武大郎马上大喜,把两桩案子都授权给了那个老讼师。

    那个老讼师心中也是大喜,哈哈,能让我扬名天下的案子终于来了……无论输赢,各大报纸都会报道我求实讼师楼……这是花费多少钱钞也买不来的广而告之!

    等到万事俱备只待开庭的时候,那个老讼师信心满满地说:“大郎,这官司我们必赢的……你的案子是民事案件,想必那法官大人必会以维护家庭之心为主,天然就站在我们这一边!

    你二弟的案子是刑事案件,他们虽然在法律上占了优,但想必那审判团却会偏向与我们,不管他们抽选到什么样的公民来参与审判……哪里有不看重‘义’这个字的?!

    法律与人情,人情与法律的诸多关系……老夫我这几年来理会颇深!

    只是先前一直未曾闻名……天下人都嫌我老了……”

    武大郎笑道:“你哪里老了?我看你却是正在壮年呢……”

    “哈哈哈!”

    那时,两人一起大笑了起来。

    人生从来都是难以意料……当你一切都准备好了的时候,一切又都发生了变故。

    武大郎躺在楼下的床上正美滋滋地想着在法庭上将要获得的大胜……原来那里并不是有权有势之人的天堂,咱穷人也会得到公正公平呢。

    这个时候郓哥的嚎叫吓到他了。

    那郓哥快速地将潘金莲将要寻死的事情告诉了他。

    武大郎一下子就呆住了,人若是都死了,官司的输赢还有何意义?!

    郓哥喊道:“快去看看吧,那里都围满了巡警呢!”

    对对,快快前去!

    武大跳上了郓哥的三轮车,郓哥将三轮车骑得飞快……真是天可怜见,一路上全是绿旗呢。

    等到了那六层楼的地方,果然是围观者甚众!

    许多巡警拽着一个大垫子跟着那楼顶上的潘金莲来回行动,一个女警则拿着一个铜喇叭在劝说着她。

    武大郎的眼睛都红了,他当时就高喊了一句:“我的娘子啊,武大郎来也!”

    人群马上闪开一条通道,武大郎冲了过去,来到了楼下。

    郓哥看见他冲过人群时,身影似乎格外高大。

    武大郎站在楼下,他仰着头高叫:“我的娘子啊,我们的好日子刚刚才开始,你莫要离我而去啊!”

    自古艰难唯一死……潘金莲心里不知道转过了多少念头,不知道下过了多少决心。

    这个时候,她清晰地听到了武大郎的叫声……现在,这是多么熟悉而亲切的叫声。

    好日子刚刚才开始?我还有机会过上好日子??

    潘金莲停了下了徘徊的脚步,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人群发出了“噢”的一声,也许大家一直在吊吊着的心有些落了下来。

    潘金莲突然喊道:“大郎!你不会怪我嘛?!就让我好好的走吧……”

    武大郎这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他指着上天喊道:“上天为证,我武大郎绝不会怪我的娘子,仍然一辈子对她好!”

    “大郎!我的身子啊……”

    “全当是被妖狐迷了,全当是被野狗咬了,我爱的是你这个人啊!”

    武大郎痛苦万分,眼泪也落了下来。

    全场的围观者也有暗自落泪的……爱的是你这个人啊……

    楼顶的潘金莲愣了一下,她停了哭泣,反而哈哈大笑起来,说:“啊啊……如今才知道被人真心爱着有多美好……大郎,来生我做你的狗来回报吧!”

    说完,她眼睛一闭直接扑下了楼!

    人群发出了惊恐的叫声!

    这时,楼下的巡警们早都做好了准备,他们拉着垫子,准准地接住了潘金莲……围观的人群发出欢呼的声音。

    武大郎哪里管其它人,这个天与地之间,只有他和他的娘子了……他连滚带爬地冲上了那垫子,死死地搂住了他的娘子。

    真的,天下人都看出来了,他爱的是潘金莲这个人……

    随后的事情简单了。

    西门庆借《流求时报》向联邦帝国的妇女们道歉,并宣布辞去西门产业的执行董事,就此离开山东地区与流求岛,永远不会再回来。

    而且,他宣称自己是在与武二郎切磋拳脚时受的伤……绝不是武二郎殴打自己。

    沈芊芊看完报纸后,乐了,说:“看看,看看,让那天下那些三心二意的男人们看看,哪个若再敢把我们女子不当成人,不忠诚于娘子,敢在外面勾三搭四的……必受惩罚,必会身败名裂!”

    她用挑战似的眼神看着杨友行……杨友行怯生生地说:“郭子仁和古剑山多少次找我出去玩,我都没去……这些你都知道的!”

    “那你前天晚上怎么会在十一点钟才回来呢?!”

    “我解释了四次了……我去看蹴鞠赛了!”

    “蹴鞠赛十点就比赛完了!”

    “是啊,回来的路上我去喝了点啤酒!”

    “在哪一家喝的?!”

    “……吉祥酒馆。”

    “哈哈,四次全不一样呢……老老实实说吧,你到底干什么去了?!”

    杨友行无语了……蹴鞠球场周边酒馆茶馆林立……一喝上酒,他哪里能记清楚?!

    真的,他太委屈了……他和郭子仁、古剑山出去那啥时,都是利用中午时间呢,谁还会傻逼到在晚上去那啥……那会让自己的娘子问来问去的!

    后来,登州拳脚馆也撤了诉,辨称是切磋时场面有些失控了而已。

    那个拳脚师傅还扬言要与武二郎重赛一场,但是双方必须都要戴上拳套。

    武二郎从羁押处出来后,不停地被人拍照,还被记者不停地问来问去。

    他哪里有武大郎的耐心,轻轻地一扒拉,就没有什么记者能靠近他……他大步流星地去寻自己的大哥了。

    没有人知道他与他大哥说了什么……然后他就离开了流求岛,回了大宋,想安心当他的县衙都头。

    但是大宋境内的报纸记者也蜂拥而至,让他烦不胜烦。

    武大郎与潘金莲卖了自家的房子,一起去了日本国石见自由贸易区。

    ps:感谢书友澳洲老吴的打赏。

    ,精彩!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