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二章 强干弱枝的手段?
    到了1285年的深秋,贾平章感觉到了新汴京地区的寒意……这种寒意远比杭州城要浓厚。

    他命令管家提前烧锅炉给整个新贾府送暖水。

    山东地区大城市里的冬季取暖方法早都从烧铁皮炉子或者是烧火炕变成了暖水式取暖。

    一个热水锅炉,加上一些铸铁管道和铸铁暖水散热片这样简单的设备,人家大宋工匠看到了,用心揣摩一下就学会了方法……当然,这还是需要一些费用的。

    整个新汴京地区稍微有些实力的人家都安装上了。

    整个皇宫也都通了暖水管……这个时候,他们还无法做到大规模集中式供暖,只能是一小片一小片的来。

    贾平章坐在温暖如春的书房里与廖莹中聊天。

    事实上,他想劝说他出仕,哪怕先在周边的县城里担任一个县丞之类的小官呢……早晚会把他调回新汴京。

    但是廖莹中一如继往地拒绝了。

    他一心一意整理自己在流求岛上考察时所写下的笔记与心得,进一步钻研流求岛出版的书籍。

    可以这样说吧,流求岛出版的所有书籍,甚至发行过的报纸,他全都拥有。

    他从刚开始的震惊到反对……直到后来发现不过是一些常识,只不过平常没有往深处想罢了。

    比如《国富论》中提到的贸易顺逆差对国家和地区的影响……开始时他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词,不由自主的产生了畏意,等后来明白这个名词的含义时,微微一乐,无非是你多卖点,我少卖点,你收的商税多点,我少点之类的事情。

    比如《民富论》中论公有制的本质是变相的奴隶制一说,他开始也是弄糊涂了……后来想了想,也就明白了……本来嘛,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是特定的几个人的,所指的就是奴隶主嘛。

    比如书里所说的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更是常识中的常识……只有鞑靼强盗才喜欢动手抢别人的财产。

    但是,那些书中所说的常识,再结合着他看到的实际情况,总有一些东西在他心中涌动着,有千万种想法,但是一时间还说不出来。

    他十分迫切地想亲手写出一本书!

    但是,常常写着写着就撕稿了……感觉没有写出自己真正想写的东西!

    贾平章还不时地找他聊天……没有办法,贾平章认为这世上只有他这一个人值得信任,敢对他说说心里话,哪怕是不用他出主意解决问题。

    贾平章细声细语地说道:“群玉,写不出就不写了……何必要为难自己?”

    “唉……心中块垒不吐出来,我寝食难安。”

    心中块垒?

    呵呵……

    贾平章说:“过去我以为公田法是为国为民之法,一直烦恼他人不能理解……到现在,我见了流求岛上那帮人用的发行国债之法后,我才明白,公田法只能算是下策中的下策!”

    他的意思很明显,连贾平章本人过去都有做错事的时候,廖莹中你的心中何必有什么块垒呢。

    说到了流求岛上的国债,廖莹中的眼睛一亮,说:“我大宋是否也将发行国债?!”

    贾平章摇摇头,说:“那几个老家伙极力反对,认为是与民夺利之为……他们家族中有不少人都是以开办钱行为业。”

    “胡说!国债不单单向国内民众发行,还会向国外发行……联邦帝国、日本国、高丽国都会有人购买!……远在天竺地区的土王或是联邦帝国殖民地的大户们也都会买!”

    殖民地?贾平章搔了搔越来越少的头发……群玉说的话中,有太多是从流求岛那边传来的新词了,要让人想一会儿才能明白。

    联邦帝国的国债之法确实有效……他们给付了第一期一年之限的连本带半成利息的国债后,又接连发行了两年期,三年期的国债,每一次发行,都有人抢购,听闻那高丽国与日本国都有大商大户购买。

    贾平章说:“事关钱钞的事情都不重要……你对我强干弱枝的办法如何看待?”

    廖莹中拱手道:“收回地方军阀的军权,实现军队国家化,此事是光明正大之事……如今我大宋财力雄厚,若是再发行几期国债,完全可以供养上精兵五十万,过去那种厢兵、杂兵的手段千万不可以再用了。”

    精兵五十万?若是按照流求岛那种供养手法……还真的要发行国债了。

    “你对吕家势力如何看待呢?”

    廖莹中的眼睛瞪圆了,说:“平章的意思是吕家竟有不服收权之心?!”

    “呵呵,事情还没有到那种程度……”

    贾平章就把他知道的情况简要说了一下。

    原来,吕氏家族经过这些年的经营,再加上他们与流求岛的商贸往来,已经成为了整个京湖战区的一个超级大户。

    地方上的兵权以及地方管理权的两权合一,让他们迅速发展起来……先前派人收回了他们的地方管理权,他们听从了。

    但是,派去的官员却要不时地听从吕家的左右,否则,不论是谁都会在那个地方寸步难行!

    后来,贾平章亲自写信斥责吕文焕,这才让他们有所收敛。

    但是再后来,他们不知道怎么就开始在西北的延长地区发展起来了,从那里弄出大量的煤炭、石油与棉花……开始时没有人注意到,直到出产之物越来越多后,贾平章派出的细作才发现此事。

    原来,市场上新出现的那些品质比流求煤油差了许多的总是冒着黑烟的煤油,竟然是与延长之地有关!

    那个细作冒险深入到延长地区后,发现那里的钻井井架林立,开采之人,运输之人,个个都是精明能干的样子。

    那里的防护甚是严密,几乎是几百米处就有横眉立目的守卫看守。

    到里还到处都是铁丝网……扮做小贩的细作只能远观。

    运输的马车与河船虽然都看不到吕家的标识,但是襄阳城里早有人传闻那里本就是吕家所开发的聚宝盆。

    廖莹中哪里知道这些实情……他有些担心道:“……那里可是鞑靼强盗管理的地方,莫非是吕家……”

    贾平章笑着摆摆手,说:“群玉多疑了……那里的地方贫瘠,草木不生,鞑靼人早都弃管北上了……只有一些流匪活动。”

    “流匪哪里有开采石油的手段?!”

    ps:感谢书友澳洲老吴的打赏。

    ,精彩!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