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 鞑靼人行事,不需要证据
    思迭尔迷家族确实是在暗中与开采延长石油的大宋商人合作……不仅如此,他们还联合起来开采煤矿和种植棉花与花生、土豆等旱地农作物。

    所谓的大宋商人其实背后有个庞大的靠山……吕氏军事集团。

    思迭尔迷家族也不傻,他们安排了若干个色目人帮他们操持……鞑靼人天生数学就不好,让他们摆弄数字比杀了他们还难受。

    几年下来,在延长地区的东部,靠近黄河的岸边还自发地兴起了一处市场。

    在那里,不知道来自哪里的商人们赶着马队、驼队驮来他们的商货,甚至还有从黄河上来的单桅船队也带着商货来。

    没有人想着在那里修建什么仓库和商铺,经常是一场交易完成之后,商人们都四散而去,留下了遍地的马粪或是骆驼粪,还有一些孤伶伶的木桩子。

    他们之间主要交易的是棉布、煤油、盐巴和粮食、皮子、大小牲畜以及各种日用品。

    其中的棉布与煤油是大项目。

    棉布不用多说了,煤油对鞑靼人的作用极大。

    鞑靼人发现,那种煤油汽灯挂在帐篷里,除了照明外,在冬季里竟然还有取暖的作用!

    一盏煤油汽灯带来的热量不比一堆火差多少……而且那煤油炉子也远比点干牛粪好用啊!

    这样不起眼的地方也有人收税……远在河套地区的思迭尔迷家族派来了三百名骑兵,兼用色目人来收取交易税,他们根据买卖双方的总货量,按百分之三的比例抽税……当然,那些骑兵还要维持那里的秩序与安全。

    那些骑兵还真抓到过强盗与小偷,一开始时都是直接纵马拖死,后来则一律卖给了开煤矿的大宋商人。

    思迭尔迷家族在延长地区的收入可远不只这些。

    只有族里内部的人才知道,他们私下里与吕氏军事集团口头上签订了许多份合作的约定。

    单单煤矿、油井和棉田这三项,他们基本就是按三七、二八和四六分成。

    几年下来,思迭尔迷家族的长老们惊喜地发现,他们家族积攒的财富是他们跟随几代大汗抢到的财富的几倍呢!

    这还是在他们家族的主要成员个个都过着奢侈生活的前提下实现的!!

    嘿,嘿,原来做生意竟然比抢劫挣得多……而且还省事省力,没有人会在战斗中死去。

    若是长此以往下去,再过个十年八年,思迭尔迷家族的人口和财富会增长的更多……但是好日子竟然被远在几千里之外的《流求时报》的一个小小的记者给终结了。

    他们不知道那个所谓的记者是什么时候混到延长地区的,而且据说还到过河套地区!

    这个真没有办法防备他人窥探……思迭尔迷家族尝到了商业的甜头,他们还放任商人到河套地区经商,一些小小的商贩,他们都不稀得征税了。

    来往的大宋商人及其他们的伙记众多,谁知道那个什么记者能化装成哪一个。

    思迭尔迷家族的生意在大都城也不少,当然,同样都是由色目人代理。

    他们家族中的长老也不傻,不会自己独享暴利……鞑靼贵族圈里的一些重要的实权人物,他们都用心结交,每到节假日也都送上一大笔物资。

    所以,他们的家族在鞑靼贵族圈里名声非常好,而且大都里的一些情况和变化,他们也都能及时知道。

    有关大头目忽必烈大怒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长老们的耳朵里。

    思迭尔迷家族的长老们马上召集了紧急会议,他们都是深谙鞑靼人的处事风格,知道这件事情不会轻易完了。

    正在他们激烈地争论时,思迭尔迷家族的族长得到了报告,说是吕家派人来了。

    族长马上又单独接见了他。

    原来,吕氏军事集团的掌门人京湖制置使吕文涣远比大头目忽必烈更快地看到了那篇报道,当时他勃然大怒,狠狠将《流求时报》撕个粉碎。

    《流求时报》,胡说八道!

    张安国如何能够害我!!

    他刚想骂那个张安国害他,却一下子想了起来,那个《流求时报》早都通过上市的方法转卖了,与张安国一点关系也没有。

    啊呀!

    当时还有人向他进言,说是要买入一批股份便可操纵言论……可惜的是,他只在乎那些机加工与矿藏业,对不太明白的报纸行业不关心。

    若是当年入了大股,还哪里有记者敢对吕家说三道四的?!

    不过,他探听到,好像新汴京城里风波不兴,似乎没有人在乎那报纸上对吕家的猜测……还有人说是那里的商人不过是一些流匪转化的罢了。

    这算是一种不幸中的万幸吧……但是,经过他和他的幕僚商量,大家一致认为,他们的合作对象,思迭尔迷家族恐怕不能有自己这样的幸运了。

    大头目忽必烈必定不会放过他们,如果其它鞑靼贵族家族纷纷涌来……吕家在延长地区的经营全白费了!

    尽管这几年把成本挣回几个来回了,但是,心中真不甘心啊。

    大好的生意就要被顶风臭十里地的鞑靼人破坏了……他决定再拼一下,不能等死,于是就派人去找思迭尔迷家族的族长。

    吕文涣对派出的那个人说:“思迭尔迷家族但凡有保住延长地区的办法,需要我们做什么,你都可以先应承下来!”

    那个人是个知道轻重的家伙,他连忙收拾了一下,带着一个小厮就赶往河套地区。

    如今襄樊地区与河套地区的来往非常通畅,简易的马路,简易的渡口已经将两边联系了起来。

    商业发展从来都是反做用与交通发展。

    这条历史上根本没有的商道上经常可以看到商队来往,而且无论是四轮马车还是渡船,不管是交通工具还是运输人员,已经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系统。

    当然,都是简陋之极的设备。

    那个吕家派出的人不辞辛苦,风餐露宿,快速赶到了河套地区,亲自拜见了思迭尔迷家族的族长。

    吕文涣与思迭尔迷家族的合作中,没有写什么密信,也没有亲笔提字,要么是找代理人,要么是口头传答。

    这一是怕吕氏家族给别人留下什么把柄,二是写了也没有用,对方根本不识字。

    吕家派出的那个人早都与思迭尔迷家族的族长熟悉了。

    思迭尔迷家族的族长通过传译与那个吕家的人交谈。

    他用悲伤的语调说:“大汗根本没有什么证据……但是大家的行事都不要证据,除非我们捐献出我们的所有,离开这里,大汗也许会原谅我们……”

    那个人心中大怒,如果你们离开了这里,我岂不是白白跑了一趟!

    ps:感谢书友201804、王玄斌的打赏……本人重感冒了,耽误了一些,莫怪。,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