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 现在的大宋可不是以往了
    万士达捻起一粒花生米说:“我们在天津的海河的大沽口搞一个海军军演如何?!”

    他们在聚会时,身边没有用任何人服务,当然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无所顾忌。

    他们所说的地名,只有他们几个人才知道。

    “哈哈……那个地方好啊,如果鞑靼强盗得知后,一定会吓得要死,以为我们会直接登陆攻打他们的大都城!”

    宋子强拍手叫好。

    张安国也笑了,说:“安排几条船直接进入海河吧……一边测量水文,一边开上几炮……让他们停留的时间久一些!”

    正在几个人欢声笑语地讨论如何吓唬鞑靼强盗们一下时,大都城里的大头目忽必烈正在听思迭尔迷家族的族长的哭诉。

    思迭尔迷家族的族长以最恭敬地姿势跪拜在地上,用一种委屈而且知错的口气陈述自己家族的事情。

    平章阿合马在旁边听到思迭尔迷家族的所做所为,他的眼睛亮了起来,这几年,那个破地方竟然产出如此之多!

    他不时地用眼睛暗示大头目忽必烈……夺下那块地方,把那里直接划归国库吧!

    其它鞑靼贵族听了后,眼睛都有些发红……夺下那块地方,分给我们一些吧!]

    被送了重礼的鞑靼贵族则闭上了眼睛……这个时候谁敢替他说话。

    大头目忽必烈听完了思迭尔迷家族族长的话后,沉吟良久。

    他低沉地问道:“你们家族跟随我们几代人了?”

    思迭尔迷家族族长扳着手指说:“四代了……我们记不清楚打了多少次仗,也记不清楚行军有多远,更记不住死了多少人。”

    大头目忽必烈看到思迭尔迷家族族长的头发都已经花白,于是叹了一口气,说:“据你所说的,你那里每年的产出可以供养三万精骑……这样吧,我安排两万精骑去你那里驻扎,所有军资都有你们出了!”

    思迭尔迷家族的族长心中狂喜,但是面上不露丝毫的表情,连那种委屈而又知错的口气都没有变。

    他本来是做了血本无归的准备……但是,没有想到只是被剜去了一大块肉而已!

    平章阿合马心中则马上就明白了,大汗南下之心不死呢。

    原先众多贵族以花费太大为借口……这一下子好了,两万精骑先安排在那里准备了。

    现在的精骑概念与以往有些不同。

    骑兵们不仅要骑射熟练,还要善于使用长短火铳!

    供养这样的两万精骑……花费也是巨大了!

    平章阿合马感觉自己的账目计算上轻松了许多,舒服地叹了一口气,不想多说什么。

    被送过重礼的鞑靼贵族听到了大头目的话后,马上睁开了眼,纷纷称赞大头目有一颗仁义之心。

    整个大殿内马上充满了一种和谐的君臣相欢的气氛。

    大都的皇宫同样借助于水泥与钢筋混凝土的便捷,很快就完工了,不用再像以前那样只在金顶大帐开会了,可以容纳更多的臣子上殿。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随后两万多精骑连同他们的后勤一同前往河套地区驻扎。

    鞑靼贵族们立刻感觉到军费支出少了一大块,日子宽松了许多。

    只有平章阿合马能看出大头目忽必烈的雄心,其它人只关心眼下之事。

    他们没有想到,这种临时安排竟然会吓了大宋一下。

    大宋枢密院接连派出谍作潜入河套地区探听……等弄清楚原委后,大宋上上下下仅仅才松了一小口气……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毕竟还是有两万精骑驻在河套地区。

    贾平章的对立派又开始发难了,他们指责贾平章竭力支持的迁都行为太过冒失,如果现在仍在杭州……他们何必还会在意河套地区驻有敌兵呢?!

    这样的马后炮都是于是无补的废话,贾平章置之不理,反正他借着迁都的机会提拔了一批年轻的官员,而且还让大宋的小官家与谢太皇太后万分高兴……意外之喜是还提振了大宋民众的士气!

    在这些好处之下,些许的抱怨不算什么。

    贾平章面对指责的从容反而激起了那些年轻官员们的斗志,他们纷纷上书斥责那些后悔迁都的言论,指出现在的大宋可不是以往的大宋了!

    新汴京城确实是处于四战之地,但是也正因为地势的平坦,方便大宋的战车大队纵横!

    提到战车大队不得不提到御前火器军总统领法可。

    正是他一个人将本来是为宋度宗散散心的御前火器营打造成了一支拥有轻骑兵和战车大队以及新式水军的御前火器军!

    拥有礈发枪的御前火器军中的步兵不必谈及,那战车大队却成了相当多的官员及民众们的骄傲!

    以前在杭州城时,还感觉不到战车大队的厉害,等到了新汴京城时,大家方知它们的威武。

    三百六十辆包裹着铁皮的四**马车不管是分成三列纵队前行,还是排成一字长阵候敌,那阵势让人一眼看去就热血澎湃!

    那车上的车厢板可以随时打开,不同的四轮战车还装着不同的武器装备。

    有的是装运着床弩,有的是装运着五厘米口径的火炮……当然,大多数是装着十二名礈发枪手。

    不同的战车可以首尾相联,组成圆阵来保护步兵,还可以组成几列横队来阻挡大队骑兵的冲击。

    拉车的战马都是用皮甲护住要害,驾车的战士则是用钢丝软甲以及带着面罩的钢盔护身。

    这支战车大队每两个月都要军演一次,每次军演都要引起民众的欢呼……一些长者还暗暗落泪,当年若有这样的战车大队,哪里会让金国轻而易举的攻破了汴京,也许早在野战中就歼灭了来敌啊!那样的话大宋就不会南下,反而会夺回燕云十六州了!

    民众的欢呼根本不会影响到战马,那些拉车的战马连火炮和火枪声都不怕了……就算是在炮火连天的演练场,人家也胜似闲庭信步呢。

    大宋的小官家赵显与他的小朋友法善最喜欢看战车大队与步兵的及轻骑兵的联合军演了。

    大宋的小官家还学着法善的样子拍手表示兴奋。

    在他们旁边的总统领法可却从来都是面沉似水,稳稳地端着单筒望远镜观看诸兵种的配合,敏感地发现他们之间配合上的不足之处……每一次军演他总能发现不足之处。

    ps:感谢书友澳洲老吴与辛大大大哥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