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 我们为何而战……
    事实上,每次军演时,御前火器军总统领法可发现的最大缺点是一次性输出的火力不足。

    当然,若是对付先前的鞑靼骑兵,他非常有信心主动攻击……但是,该死的鞑靼强盗们还与时俱进呢,他们也配有了礈发枪与火炮!

    相信不久后,他们也会配上铁甲四轮战车……到那个时候该如何办呢?

    总统领法可经常在沙盘上推演,发现若是对手配备上了同样的武器装备的话,双方的厮杀会是很惨烈……而且若是对方的轻骑兵战胜了自己的轻骑兵后……他的步兵会遭到惨烈的损失!

    当然,这是指如果在野外双方交战的情况下。

    若是依靠着新汴京城新修建的城墙,总统领法可有这个自信,只要是他在现场全程指挥,就算来十倍于自己的攻城部队,他也有信心防守住!

    他的火炮会给任何攻城者以致命的打击!

    眼下,许多的文官武将都对当年金国能轻而易举攻破汴京而汗颜……想想吧,不善于水战的金**队竟能轻而易举渡过黄河;不善于攻战的他们接着又能轻而易举地攻破大城!

    可叹两位先皇,可叹那些受到伤害的嫔妃们……更可叹那些流离失所的民众。

    并非刀不快也,并非人不擅战也,并非汴京城墙不高,黄河之水不深也!

    乃是那时候的人不知道为何而战罢了!

    其实这一场争论是由先前的《流求时报》引发的……而且还是由杨友行主编主笔。

    我们为何而战?

    是为了不成为奴隶而战!

    任何逃避,只是保住了当奴隶的命运!!

    那些臣服了鞑靼强盗的汉人是过着何等的生活?

    他们没有自由迁徒的权力……没有改变职业的权力……根本没有科举,重要官员都是鞑靼人,血统比能力重要……投降的汉人们是等级最低的阶层,就算无辜被杀害也只需要赔一头驴!

    十户才可以有一把菜刀,新婚之人头一夜由鞑靼贵族享受……传闻北方汉人都有摔死头胎孩子的风俗。

    意外死一个鞑靼人竟然要屠灭方圆十里的无辜之人。

    吓人了……

    读书之人有意被排列在第九等等级的职业中。

    他们的所学毫无用处。

    那时,《流求时报》上连篇累牍地登载着鞑靼强盗们的所作所为,他们全是破坏与屠杀……对人类没有丝毫的建设和贡献!

    流求军队为何而战?

    没有私仇,而是公仇……这不是民族或人种的问题,而是两种皆然不同的三观之间的仇恨!

    两者是天然的死敌。

    这就是为什么那时的流求军队远隔着海洋也要痛打鞑靼强盗的原因……落后不一定会挨打,做恶一定会被揍!

    事实上,那时候的《流求时报》报出的料真的吓到了大宋人……他们真不敢相信,鞑靼强盗竟然会屠杀了那样多的人!

    原先只是听闻,那时才明白,如果臣服了鞑靼强盗就会过上那样的日子,没有人可以逃避……除非你本身就是鞑靼强盗。

    当初,如果被俘虏的两位先皇知道自己会是那样的下场……他们还会投降吗?

    每一个大宋人都知道,他们那时在极寒之地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

    其实,那时的《流求时报》只是想解释一下为何会突然出兵山东地区……但是,那上面的一句“我们为何而战”的质问也警醒了太多的大宋文人与武将。

    若是鞑靼强盗真的战胜了……大家的生活太可怕了!

    大宋有的是从北面逃命南下的人,随便找一个人问问就可以明白了。

    还有传闻说,大头目忽必烈看到那报纸上痛斥他的屠城之为时,还哈哈大笑呢。

    还说了,一次投降了那么多人,不杀了他们以何来养活他们……不杀了他们如何能震慑了别人……那报纸上说的数字不对,我大军杀的人数远远不止这些,当年所经之处寸草不生,而《流求时报》只算城里的人了……但凡有一丝反抗之意者,皆死。

    好吧,这样的言论确实吓到了一批人……但是,当流求军队在山东地区接连大胜他们之后,也有很多人真的就明白了他们要为何而战!

    比如总统领法可这个文人出身的武将。

    那时,只要《流求时报》登出鞑靼强盗做过的暴行,他皆命人在御前火器营中念给大家听,然后不做一点点的评价,让那些官兵们自己去想。

    前文提到过……御前火器营官兵的俸禄和其它待遇是全大宋其它官兵中最高的,而且入伍较难,所以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胜过寻常官兵。

    他们经常听到鞑靼强盗们的暴行之后,再了解到北方汉人的遭遇……不用鼓动,那些人明白自己要为何而战了。

    若是臣服了鞑靼人,可能保命不死,但是家里的人会过上如何的生活!

    所以,总统领法可的守城自信不是盲目的……连他自己一想到保了自己的性命,却让家里妻子与儿子过上那样的生活……他还不如早点死去呢!

    当然,他还是很清醒的,光知道为何而战还不够呢,那个可抵不住鞑靼强盗们的铁蹄。

    尽管现在大宋战马完全不缺了……但是他的轻骑兵仍然是弱项,他们演练时像模像样,但是肯定不能与生长在马背上的鞑靼骑兵想比。

    他仍然迫切需要后来成立的联邦帝国的武器……一定要超过鞑靼强盗手里有的。

    当初,他对贾平章实施的李代桃僵、过河折桥之计,巧妙地将流求军队推到前沿的办法颇有微辞……但是现在看来,对大宋来说,这是最好的选择!

    不要小看这几年的安稳……至少,他有时间完全建起了御前火器军,完全替代了大宋皇家御林军!

    他的官职仍是甚微……但是,他建起的御前火器军的实力惊人。

    他后来才想明白,贾平章让他叫自己的儿子法善入宫陪伴大宋小官家是一种变相的做了人质,难怪他现在大展手脚,竟然没有受到一个文官的怀疑。

    大宋的文官与武将的关系,他很清楚的。

    这样最好了,他可以一心一意建设御前火器军。

    他又一次亲自拜见贾平章,提出自己的要求。

    贾平章在书房里接见了他,听完他的汇报后,很吃惊地说道:“我大宋御前火器军威武至此,仍然不能在野战中完胜?!”

    总统领法可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贾平章说道:“上一次,他们不是卖了我们一批武器吗?”

    总统领法可说:“那只不过是五百枪转轮手枪,刚刚能够配发给军官们用……”,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