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 大宋是讲契约精神的地方吗
    贾平章听到御前军总统领法可对那个联邦帝国新出产的武器的描述后,惊的差一点跳起来!

    他当然也曾经领过兵上过战场,自然对军事上的事情懂很多。

    当初出现的石炮让他吃了一惊,到了后面又出现的青铜火炮,他已经惊为天物了……到了现在,在新汴京城里,他每次靠近城墙时,抬头要是看到了那城墙上的大型青铜火炮,心里都要感到格外安稳。

    那是可以打到五里外的火炮呢!

    五十米一台大型火炮,若是再加上众多的小炮……围攻新汴京的人越多,死的就越多!

    而且,现在从新汴京城向着东南西北延伸的有线电报铜线,随时可以把千里之外的大宋军队招回……新汴京城现在已经是铁桶一般的存在,永世不会再被攻破了。

    但是,当他听御前军总统领法可说那个联邦帝国新出产了一种火炮,名叫迫击炮,它不仅可以吊射到两公里外,而且爆炸力惊人!

    甚至还有一种可以发射出连发子弹的火枪,名叫加特林机枪,据说配上六十发的弹匣,发射时息息不绝……纵是千军万马奔来也会被一一打死……

    贾平章搔了搔越来越少的头发,他想不明白那些武器是怎样的一个样子。

    “……可以让枢密院下令购买嘛,此事简单。”

    总统领法可拱手道:“此事不简单……我问过多次,他们总以产能不足来推拖,想必认为那些是军中重器,不肯轻易与人……我以为这天下也只有平章能够开口即成了。”

    原来的凤凰男现在拍马屁都非常到位了。

    贾平章非常舒服地点点头,确实如此。

    朝中的上下不管是谁,都知道我先前与那些殷地安商人们关系极好。

    商人嘛,无非是为了图利,多给一些钱钞应该没有问题。

    贾平章随口说道:“好吧,此事交给我办了……我会给他们写封信……适之,今晚留下来吃个便餐,我向你引见一个人物。”

    总统领法可欣然留下,贾平章完全把自己当成了自己人。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闲事,这时有人来报,同知枢密院事李庭芝携陆秀夫求见。

    贾平章乐了,说:“赶紧去将廖群玉也请来……十天一次的清谈开讲了!”

    原来,自从上次他们四人聊的开心之后,每十天便再到贾府里聚会,已经成为了习惯。

    今天,总统领法可正好赶上了。

    不多时,大家围坐在了一起,由仆人端上来五杯香气四溢的咖啡和一个精美的瓷咖啡壶。

    总统领法可看那咖啡壶可不简单,是官窑出品,定是谢太皇太后赏赐下来的……贾平章仍是圣眷正隆呢。

    贾平章呵呵笑道:“先前刚出现咖啡之物时,都言其比清茶有味道,能提神……试之果然如此,只是有些微苦……后来,又出现了什么澳洲奶粉,两相一兑,更加好喝了!”

    同知枢密院事李庭芝也笑了,说:“都说澳洲奶粉利于孩童与长者……黄豆制成豆花与豆浆我懂,但到现在也想不明白他们如何能将牛羊奶制成粉样。”

    陆秀夫喝了一口咖啡后果然感觉格外香,说:

    “听闻那澳洲都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场,而且连凶猛的野兽都没有------我看过相关的报道,据说那里食肉的土狼都打不过带过去的猎犬。

    正是放养牲畜的好地方啊------若是我大宋能拥有河套地区,岂不就是与他们一样了?!

    到时候把他们制造奶法的办法买来,便可缓解奶粉急缺的问题。

    我家小儿十分喜欢喝它,而且身子似乎强壮了一些------没有想到它还可以兑在咖啡里喝!”

    陆秀夫不经易间提到了河套地区,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其他人一下子陷入了沉思中。

    是啊,若是那河套地区属于我大宋该多好呢。

    奶粉事小,大型牲畜事大啊------尤其是那战马。

    更重要的是,新汴京城的西北部就会彻底安全了,而且整条黄河的中上游也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但是------

    同知枢密院事李庭芝感叹道:“真没有想到那寸草不生的延长地区竟然还拥有石油、煤炭,还是个可以种棉花的好地方!”

    如今这三样物资在大宋的市场上都是紧俏商品,可以说有多少都能卖出多少!

    若是煤炭炼制成焦炭,石油提炼成煤油,棉花织成棉布------样样都是暴利啊。

    如果采用官办,或是官商联办,这个利润远远要比大宋政府辛辛苦苦征收各项税赋多多了。

    贾平章慢慢地说:“这就是为何那流求岛竟然能开始不征收自耕农税赋的原因-------谢太皇太后闻听此事后,也曾询问过我-------但是大宋现在还不能照学------我们的财政收入缺少他们那样的暴利!”

    总统领法可拱手道:“联邦帝国不是允许我大宋不管是私人还公家,都可以在澳洲购买草场嘛,算是解了大宋一个隐患。”

    同知枢密院事李庭芝叹气道:“那是那里太远了------坐最快的海船都要二十天,而且到底不是我大宋的地方-------”

    是啊,众人心里都有个想法,如果能重新夺下那里,修建几座具体而微的新汴京城,这几座重城就可以像铁链一样将那里锁住了。

    但是,这意味着同鞑靼强盗们开战了,要在千里如毯的草原上同鞑靼强盗们野战!

    贾平章一想到牺牲了眼下的大好时光,他的心脏缩了一下,万万不可为了小利而失去大好的局面。

    他连忙转移了话题,说:“听闻他们在南开地区又发现了大金矿?!”

    同知枢密院事李庭芝一下子就听出了贾平章的用意,不想再谈河套之事了------他想了想自己的身体,又颇为羡慕地看了看总统领法可的样子------以后的天下,必将是他们这样的年轻人了。

    大宋回迁之后,他能看到贾平章正在一天天地老去,事实上,他自己的身体也一天赶不上一天------现在要想与鞑靼强盗野战,仍然不是好时机。

    最好的时机是等着他们的盟友流求军队与鞑靼强盗死战,然后大宋采用坐山观虎斗之计,无论结果如何,大宋都会是先立于不败之地!

    同知枢密院事李庭芝虽然认同这个大计谋,但是,他今天前来,却是要与贾平章谈一谈契约精神。

    他早在游历流求岛时,曾经在那铭刻着所谓的《大宪章》的青铜大鼎的地方发呆------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反复强调契约精神的地方。

    但是大宋是讲契约精神的地方吗?

    是的,是在口头上讲,也在书本里讲-------但是真要履行时呢?

    可能就会是实用主义了。

    大约在公元1110年时,辽国治下的金人发动起义,势同烈火,辽国岌岌可危。

    这时,金人来提出要和大宋联合灭了辽国,好处就是给大宋燕云十六州。

    瞬间,大宋就撕毁与辽国的盟约,联金灭辽……来大宋的辽使当庭哭骂:“辽宋两国,和好百年,盟约誓书,字字俱在。尔能欺国,不能欺天!”

    呵呵,当时的大宋朝廷上上下下都说,之前签的合约不算,只是为了韬光养晦嘛。

    然而,不仅大辽被北宋耍了,连金人也被耍了。

    联金灭辽,说好了是共同出兵,但大宋又放了金人的鸽子。

    因为在1120年,方腊宣告起义,要干掉宋徽宗自己当皇帝。

    而且,方腊的起义军“势如破竹”啊。

    于是,北宋急忙派准备伐辽的十五万禁军和西北边兵日夜兼程南下,镇压方腊起义。

    当然,大宋对金的违约不仅如此,还有很多。

    金国在干掉辽国之后,借着违约为借口将大宋的汴京城攻破,就有了著名的靖康之耻。,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