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二章 你之蜜糖,我之砒霜
    贾平章喜爱陈谊中的原因很简单。

    陈谊中对贾平章曾经推行的《公田法》大为赞同不说……对他成功甩锅于流求军队的计策简直钦佩之极。

    陈谊中曾经公开有言:“联金灭辽,联鞑靼人灭金人都是形势所逼,我大宋无奈而为……后与鞑靼人和好,也并非我大宋有意违约,此乃天意所属啊!”

    这个青年才俊其实也不年轻了,已经五十有一,但是在贾平章看来,仍是个“青年”。

    他担任过御使,熟悉朝廷内务;又有地方行政管理的经验,业绩还不错……加上认同贾平章的理念,为人圆滑,理所当然地被他所看重。

    武有总统领法可,文有中书侍郎陈谊中,枢密院里有李庭芝……那个陆秀夫也不错颇有才华,若是再让廖莹中担当某个地方大吏……他贾平章真的可以引功而退了!

    当然,最后时时刻,他还是有两件大事要做完,不能让后辈之人担当……也担心他们根本担当不起。

    地方大军阀吕家的问题。

    最后如何使用计谋让那个张大商人出手攻打鞑靼强盗……贾平章认为,以他们的军事实力来看,可不只能够自保了,完全可以和鞑靼强盗拼个你死我活!

    大宋到底如何选择?!

    当然要选那个联邦帝国了……但是,还是要观察大势,不可冒然行事。

    众人杯来盏往谈笑宴宴……他们在开始正式聊天之后,提前便屏退了所有的侍服人员。

    这一次贾府聚会的情况汇报,很快就出现在吕氏军事集团的掌门人京湖制置使吕文涣的书桌之上。

    吕文涣认真阅读了一下后,叹了口气,轻轻放下了。

    他已经知道了贾平章经常拢络何人了,今年的送礼名单上又要添加几个人了。

    他不是舍不得送礼,而是实在摸不透贾平章到底要如何处理他吕家的事情。

    强干弱枝之术,他是明白的……如果没有战争的压力,朝廷上上下下不管谁都是不能容忍地方上的军事实力竟然可以抗衡御林军了……其实岂是可以抗衡?

    吕文焕现在心里有十成的把握,吕家现在的烧炭军团完全可以击败所谓的御前火器军!

    他们不过是流求玻璃温室里的漂亮花朵,而他的烧炭军团则是生长在悬崖上峭壁上的灿烂野花!

    单单看烧炭军团的军演便知道了……吕家的军演,每次都会死上十几二十几个人,对抗的激烈程度可想而知!

    而所谓的御前火器军的军演,常常连个受伤的人都没有!!

    更重要的是,烧炭军团中年年都要抽调出一批人去山东半岛与鞑靼强盗做战,要不就是受联邦帝**队的军训。

    还要抽调去延长地区实地检验……听闻那里出产甚多的人中,可是有众多山贼流匪的。

    但是……他吕家还能背叛了大宋投降鞑靼强盗嘛?!

    吕文焕不仅哑然失笑,他是宁死也不会把这样一份大产业白白交给鞑靼强盗的!

    他与思迭尔迷家族打的交道够久了,而且知道他们现在的遭遇……鞑靼强盗对同一血统的家族都是如此,别说是投降到他们那里的汉臣……正如那《流求时报》上说的,除了鞑靼强盗们自己,其他人都是他们的奴隶罢了。

    财产权、自由权全都没有了。

    吕文焕曾经召集过家族里的各家长老,大家一致同意,将财产大致分成了三份……一份以田地、草场、渔场和工厂、矿藏等实物的形式在山东半岛、流求岛和澳洲地区购置产业,同时在流求钱行存下大笔款项,而且还购了联邦帝国的国债以及一些重要产业的股票。

    第二份则是分别在大宋钱行与大宋皇家钱行存下大笔款项。

    第三份则是在襄樊地区的产业……这个是老根据地,不必多提。

    至于说延长地区的产业,那基本没有算成固有资产……吕氏家族的人都知道,那是老虎嘴里夺食……一旦被老虎发现,必被它吃了独食。

    当然,思迭尔迷家族通过负荆请罪之计解了全盘被没收的危局,但是,白白供养两万精骑,不仅要付出大笔的物资……那些人还如同一柄悬在头顶的利剑一样,无法让人安生。

    吕文焕手下的一些大将,尤其是烧炭军团的军官们纷纷拍着胸脯保证,凭借他们先手在延长地区的布局,再加上烧炭军团如果全力以赴……就算是鞑靼强盗派出两万精骑来夺取油井和煤矿,也必将击败他们于野外!

    吕文焕不仅苦笑了……军官们的士气高是好事,但是,岂能因为几处油井与煤矿与鞑靼强盗开战?!

    尽管十分心疼……思迭尔迷家族付出白白增加了,他吕家也同样加重了付出,但是,吕家家族势力发展到现在的地步,扩大已经不是首选,保住才是关键了。

    当然,白白承受损失是让人郁闷的,这无关钱财……而是一口气。

    有时候吕文焕喝多了啤酒后,就一个人在花园里舞剑,口中高唱着《满江红》。

    那嗖嗖做响的宝剑划过空气的声音,那慷慨激昂的诗句,让闻者热血沸腾……似乎只有这样,吕文焕才能驱散心头上的一口闷气。

    但是等他清醒过来,他仍然要照顾到整个家族的问题……个人的情绪只能放在一边了。

    思迭尔迷家族的老族长也通过吕文焕把家族的一些资产转变成澳洲的草场……他们听说了,在遥远的海外的澳洲地区和新西兰地区,竟然还有四季长青的草场!

    那里也有广阔无边的草原,但是却根本没有寒冷难捱的冬天,连见到雪都极其稀奇!

    思迭尔迷家族当时就神往之极,我的长生天啊,天底下竟然还有这样的草场?!

    事实上,文化属性的不同,造成了对价值的认知不同。

    如果对一个长期过着游牧生活的牧民说,免费给他一片良田,再给他一座砖房,让他定居做农民,呵呵,这还不如杀了他吧。

    同样,对一个世代从事农业的农民说,免费给他一百只羊,一个帐篷,让他去过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也不如杀了他。

    当年太湖边上高家村的整体搬迁,还是先以淡水捕鱼或是种植水田为主嘛。

    这就是对价值认知的不同,你之蜜糖,我之砒霜!

    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民族不可能定居,哪里有草原,哪里就是他们的“国家”,你把没有草原的国土送给他们,他们也不要啊。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中原没有价值。

    不会种地,不代表他们不会抢粮抢物资啊!

    中原对游牧民族的价值不是土地,而是游牧生活无法生产的物资。

    在元朝之前的数千年,很多游牧民族都把中原打得稀巴烂,但也只是烧杀抢掠物资,从未在中原建立朝代。

    所以,当思迭尔迷家族听到天下竟然还有一年四季皆可以放牧地方时,他们简直痴迷了。

    那时,思迭尔迷家族的族长求吕文焕代买……他们早听闻过,流求岛的人控制那里,但是他们坚决不和鞑靼人作生意……不过,他们绝对保护私人财产,而且还刻到了大铜鼎上了,这个让思迭尔迷家族的族长完全放心。

    流求岛上那位张国王迄今为止,从未失言过。

    吕文焕答应了帮助购买草场的事情,这个是举手之劳,而且还想办法帮助他们送过去一些人员帮助管理草场。

    草场的主人签名是吕文焕的名字,但是人家思迭尔迷家族的族长绝对信任吕家呢。

    ps:感谢澳洲书友老吴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