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六章 今后的道路如何走
    那个带队的船长头大了,若是抓到鞑靼士兵还好办,抓到了他们的家属算是怎么一回事?!

    那个先前怯生生的年轻人这个进候来了精神,他冲着带队的船长拱手道:“……不知道将军如何安处置我等?”

    那个带队的船长慢慢说:“如果你们想跟我们走也可以……想回自己的家乡也可以……”

    那个年轻人顿时哭了起来,说:“我等哪里有自己的家乡了……呜呜,亲人早都四散而去,全都被他们抓了当农奴!”

    先前面目麻木,略有恐慌的农奴们立刻跪在了地上,纷纷痛哭了起来。

    你们为何来的这样晚呀……

    那个带队的船长看到眼前此景心里一酸,不知道该如何劝他们。

    过了一会儿,海军陆战队的排长火了,高声叫道:

    “为何而哭?尔等不敢反抗,只肯苟活于世,有何可哭?!

    统统给我站起来!!”

    那些农奴一下子住了口,只敢哽咽着站起身子。

    “好了,好了!若是男儿,便与我们回登州城,到时候再随我们杀回来替自己报仇吧!”

    那个带队的船长看着那些鞑靼士兵们的家属慢慢说:“他们……也带走吧,既然享受了鞑靼士兵的抢掳,那么受罚也是自然之理。”

    那个年轻人的眼睛变红了,说:“将军,为何不杀他们?不如交给我等处置!”

    那个带队的船长看着他扭曲的面孔,慢慢说:“联邦帝**队不杀女人、孩子与老人……他们有罪,但罪不至死……”

    那个年轻人刚要说什么,那个海军陆战队的排长火了,说:“住口!尔等快去收拾柴火,我们要烧掉此处!”

    那个年轻人马上老实了,与其它人一起去收集柴火了。

    那个船长看着那些原来是农奴的家伙恭顺地干着活儿,心里想笑……他们身上的血性想必早都没有了,若是正常活下去,他们的后代想必也会如此。

    在他们一起离开这里时,他们的身后燃起了冲天的大火。

    股股黑烟在天空中扭动出各种样子来。

    这里真的啥也没有,仓库里有一些玉米和土豆、地瓜……没有一个人看中它们,带走它们嫌占了舱位。

    他们把一百零三名鞑靼家属押送上一号船,还连带着战士们在野外抓到的五六匹战马……先前开枪时,没有人会瞄着战马打。

    那些北方汉人则安置在另一条船上,没有让他们与鞑靼家属在一起。

    那个带队的船长上了自己的船后,他看了一眼那冲天的浓烟。

    他的大副上前敬礼说:“二号船船长发号说他还回水面指挥权……”

    他用敬佩地眼光看自己的船长……一枪未发,一人未伤就灭了鞑靼强盗的一处兵营!

    这是一桩大功劳啊!

    三艘战船给留在河口处的主力战舰发了电报,然后顺流而下。

    那个带队的船长似乎能听到底舱里那些鞑靼人的哭声……他心里叹了一口气,想,这天下人的哭声都是一样呢。

    主力舰给他们回发的电报中赞扬了他们的勇气,认为他们打出了帝国海军的军威。

    那个带队的船长一直保持着谦和的笑容,但是有些后悔呢……为什么会忘了带上箱式照像机呢?

    这要是留下一张照片,那可是够他挂上一辈子的。

    随后,他们在海河的河口处重新编队,扬帆直奔鸭绿江江口的自由贸易区听候新的命令。

    他们虽然才打死了不到二十个骑兵,烧了一处不起眼的营房……但是,当这个消息传到了大都城后,大头目忽必烈一下子都说不出话来了。

    这才是他极度愤怒的反应。

    他的脑海里也有一幅流求岛出产的地图……他还曾经在上面比比划划,他的长辈们的战功极大啊,除了南北殷地安洲和澳洲……真的差一点就占了全世界!

    他看了那地图后一直想重振鞑靼人的辉煌,再一次建立比长辈更大的功业!

    但是……但是……他现在才发现,他的大都城并没有他想像的那样安全。

    远方的梦想那毕竟是以后的事情……现在的危险却时时存在!

    若是流求海盗下一次再大胆一些,人数再多一些,再深入一些呢?!

    他召开了贵族长老会议,摒除了汉臣和色目大臣,连平章阿合马都没有通知。

    平章阿合马彻底沦落成只管财政的大臣。

    他把这次被劫掳的全部情况说出来了。

    死伤了一些战士,被抢走了一些家属,被烧毁了一处军营……这一切都不重要。

    当年他们在草原上互相厮杀时,灭门灭族之事时常发生,所以眼下的损失不算啥。

    有贵族长老说:“……大汗,海盗们可以从海上来,从河上来……我们住的地方太靠近大海大河了!”

    大头目忽必烈默然不语……想离开大都城?

    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平章阿合马说的话是有道理的……谁都可以离开大都城,唯有他不可以,离开了这里,他便不会是大汗了,那就真成了《流求时报》上的称呼:强盗集团的大头目。

    又一个贵族长老说:“他们是不是想激怒我们,诱引我们出兵攻打山东东路?”

    许多贵族长老都摇头了,绝不会再去攻打山东东路!

    那是我们的伤心之地……再也不会往那里派出我们的子弟了。

    大头目忽必烈终于听到了一个睿智的声音:“……大汗,我们快一些召回那些驻扎在河套上的精骑吧……只要我们据守大都城,再在隐秘处驻扎精骑……流求海盗们胜不了的……”

    大头目忽必烈马上应允了,他现在需要的是这样的正能量的建议。

    但是,先不要说他的梦想了……今后的道路如何走下去呢?!

    他深深陷入了沉思中,这是他没有想到的乱局啊。

    吕氏军事集团的掌门人京湖制置使吕文焕后来同样深深陷入了沉思中,河套地区的军情变化对他来说有好有坏。

    好的是,那里的军事调动让贾平章想收回自己的地方兵权,削弱吕氏家族势力的行动放缓了。

    坏的是,那里还驻扎着一万精骑……让他不得不分心来计算得失。

    先前的沙盘推演中,他们推演出大宋枢密院的那帮老家伙,竟然有可能趁着联邦帝国出击大都城时,会突然侵入山东地区,还自认为是又收复了一处失地……当他的参谋人员说出这个结果时,他一点也没有认为那是胡说八道……这几年下来,他太了解那样文官们的风格了。

    当然,现在大宋绝不会做的,也不会有人提起……但是……一但到了他们认为的合理时机呢?!

    吕文涣心情极差……他从来没有过自立为王的想法,在这一刻,他真的想到了,真不如学那张国王,整个吕家离开大宋,随便寻一处野岛,做一个自己决定自己的王。

    当然,这只是想一想罢了。

    日子还得过下去,他叫来了一个得力的管家,命他从烧炭军团和其它吕家军中挑选一些比较能干而且效忠于吕家的战士,让他们带着家眷去流求岛。

    呵呵,就算贾平章完全剥夺了吕家的所有军权,他吕家在海外还留着三千死士呢。,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