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 新商业区促进会会长
    大宋到现在都一直在民间搞“铜禁”。

    除了国家垄断铜矿的开采及冶炼外,也禁止民间用铜,甚至哪怕是拥有铜器。

    大规模的铜器收缴在民间屡屡发生。

    后来铸钱添加了铅和锡,又发展出了“铅禁”和“锡禁”,但都不如“铜禁”严厉。

    早先时犯“铜禁”10斤乃至10斤以上者,都要受杖刑,并刺配到千里以外的牢城。

    大宋南下之后为此规定的处罚措施增加了,“一两杖八十,一斤加一等,十五斤不刺面配邻州本城。”

    为了彻底断绝私铸铜器,甚至有人提议把所有铜匠都拘捕到为官家铸钱的钱监。

    这种方法太过极端了,都要类似于鞑靼强盗们的手段,因此遭到了许多官员的批评,后来在执行中,更改为只拘捕违禁的铜匠。

    当流求岛开发了勿里洞岛上的锡矿之后,大宋不得不取消了“锡禁”……因为流求岛往大宋出口的锡料一天天增多,官府根本无法做到垄断。

    这如同当年的官盐一样,当大量的海盐如潮水一般涌入大宋市场,就是想让你垄断,你也无法垄断。

    类似的情况还出现在香料行业上,当大量的胡椒粉出现了后,大宋的市舶司根本买断不起。

    实施“铜禁”虽然在一定程度上阻止了民间私铸钱的泛滥,但其因为政策人为的干预而导致了民间“铜荒”,最终还是引发了那一次前文提到过的全国性的“钱荒”。

    在国家垄断下,铜钱的钱面上的名义价值长期低于其币材所拥有的实际价值。

    假如不存在巨大的价差,铜钱供不应求时,民间铜钱持有人就不会选择持币,而是会将之投入流通获利。

    币值降低时,部分铜钱就会退出市场,被铸造为铜器,从而自发形成平衡。

    在那时的政策下,被人为压低了的铜钱实际上在不断退出流通领域,在民间沉淀下来。

    因为铜钱不再是一种简单的支付手段,而是成为了可以保值的财富,如同积蓄金银,因此大宋的豪富人家纷纷窖藏铜钱。

    前文说过,如果不是流求岛的出现,那些豪富人家窖藏的铜钱,要么便宜了鞑靼强盗,要么重新变成了铜矿。

    所以说,海外有铜矿,而且是近到不足十天海程的海外大岛上有铜矿,那真是太吸引人了。

    王德发岛主还声称,来多少家商人都欢迎,那铜矿可以够开采几百年了。

    这还引起了大宋政府的有关部门的注意。

    王德发岛主同样接受大宋的官家前来开采经营,双方完全可以正常合作,只要达到先前提出的要求就行。

    当然,大宋政府内部由于官僚体系叠床架屋,他们要是做个决定那要等到猴年马月去了。

    广州城内的商人反应则极快,他们凭借着地理上的优势,快速派出人员前往马尼拉城,马上与王德发岛主商谈,极快地就签了合作的合同。

    王德发岛主乐呵呵地背着手,站在马尼拉湾的南部商业海港,看着那里快速赶来的矿工及其其他从业人员。

    利益动人心啊……只要方法对头,天下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短短的三个月内,马尼拉城就吸引了两万矿工及其从业人员!

    不算刚刚安置好的那一千户移民,马尼拉城的城区顿时热闹了起来。

    王德发岛主不着急了,只要其它的生活配套跟上了,经济上再得到发展,那些矿工们肯定会有相当一部分选择定居在这里,主动会把他们的家眷接来。

    呵呵呵。

    先来自日本国、高丽国的铜矿以至后来的南殷地安洲的铜矿很快会形成规模,若是再加上吕宋岛上的出产,一定会把铜打回属于金属的范畴……如同锡和铅一样,让那些总想垄断的家伙怎么也垄断不起。

    远在天竺马布里新商业区的吴大鹏高调赞扬了王德发岛主的手段。

    他还激进的建议说,完全可以再开放棉兰老岛南部的铜矿区嘛……就让他们去开采,反正以后会很快打压铜价的。

    王德发岛主想了半天,还是没有同意。

    原因很简单,他如果再声称还有一处巨大的铜矿区也许会降低了中小商人开采的热情呢。

    等等再说,一切都在掌握中,不要着急。

    吴大鹏得到了向马布里新商业区一下子移民一千户的消息后,乐坏了。

    他在自己的办公室对助手叶李说:“你去安排一下吧,把那些移民最好都安置在商业区的西南部……”

    他的助手叶李听说来了一千户大宋移民,也非常高兴。

    看着满街都是个子矮小,皮肤黝黑的马布里人,心里着实不甚舒服……还是大宋人看上去得劲。

    当年,在开完所谓的世界知识分子大会,又周游了联邦帝国的许多地方后,叶李和他的朋友康棣被吴大鹏亲自挑选出来,一起随着军舰到了马布里港。

    那时,他们刚下五桅式军舰就惊呆了,真的没有想到远行万里之后,竟然还能见到流求式港口!

    那来回摆动的吊杆和平坦如砥的码头就是最鲜明的特点。

    再等到了所谓的新商业区,他们更加高兴了……这里基本都是流求式建筑!

    那里的大大小小的商铺基本都是大宋人或流求岛上的人所开办的……事实上,如果不是攀谈上几句话,两者在海外基本上看不出来有何区别。

    啊呀,联邦帝国貌似国土局促,分布散乱,但是其发展的范围极广呢。

    吴大鹏所言不虚,土地真不是决定性问题,人是关键性要素!

    他们还在马布里的军港里走了走,停靠在那里的五桅式战舰虽然全都落了船帆,但是依然保有一种威武感,看着就让人放心。

    他们边看边赞叹,对每一个路过他们的海军士兵都面露微笑。

    吴大鹏说的对,正是这些武人才能保护他们在海外的安全。

    轻武重文或是轻文重武都是极其狭隘的偏激思想,互相尊重,共同发展,一致对外方才在海外的立身之道。

    但是,新商业区里还是马布里人居多……尽管那些人个个都对他们两个尊敬有加,但是,还是没有本族人好。

    其实吴大鹏给自己安排的头衔是马布里新商业区促进会会长……但是那两个家伙总是记不住,心里头常叫他的本名。

    吴大鹏在那面的世界就没有去过印度,在这面的世界也是第一次来……但是,他早都通过各种报告将这里发展的情况都了解了。

    当时大热的天,他才不愿意和他们一起去四处走走呢。

    他直接借用了殷地安集团公司的一处房子,把那里暂时充当了自己的办公室。,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