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7.安东尼·贝尔
    “我和她是在一片白桦林认识的。她穿着图案是碎花的连衣裙。”

    太阳环·9环区

    一艘艘浮空车在窗外驶过。窗帘被拉上,遮挡外面的车流。

    这名穿着白色西装的男子回到办公桌后坐下。桌上身份牌写着他的身份:心理医生。

    “你请继续。”他对沙发上的身影说。

    沙发上的青年继续说:“她穿着图案是碎花的连衣裙,我以为——”

    “请等一下。”男子叫停青年,在笔记上写了什么,而后画了一个圈。“裙子图案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她后来说过,那是她最喜欢的裙子。”

    “明白了,请继续。”

    青年继续道:“我以为她在游玩,直到看到她在摘野菜我才知道她住林子里。”

    “她住在林子里?”

    “嗯,她家在白桦林里。”

    “好吧,看来你的女朋友是个有钱人。”

    青年嘴角抿了抿,做了一个笑的动作:“当时的我就跟现在的你一样好奇,于是就过去搭讪。她……她真的是一个美丽的姑娘。”

    男子问:“有她的照片吗?”

    “当然。”青年回答。从胸前口袋取出一张照片,前倾递给男子。

    心理医生接过照片,拿过仔细看了几秒,又看了看青年。

    “她的心灵比外表美丽无数倍。”

    “哦抱歉。”心理医生歉意一笑,将照片递还。

    “没什么。”青年接过,呵护的温柔放回胸前口袋:“我可以继续讲了吗?”

    “当然。”

    “认识以后我经常去找她玩,几个月后,我们恋爱了。她是个温柔体贴的姑娘,就是那种什么事都能妥善安排好的……”青年手舞足蹈说道,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形容的出女孩有多好。

    “然后呢?”

    “我们度过了幸福快乐的三年,并且订婚了。”

    男子手中笔帽无意识轻点笔记。在这之中,青年神情逐渐低落:“我忘不了她试穿婚纱那天对我笑的样子。能将戒指亲手带在她的手上或许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刻。然后……婚礼一周前她死了。死在了自然教会那场袭击中,我想你应该看了新闻。”

    “是的。”男子目光落在青年中指上的婚戒,手上一停,进入正题:“根据你的档案描述,你在半个月前又见到她了对吗?”

    青年点点头。

    “可以描述一下吗?”

    青年停顿片刻,好像在整理思绪,然后开口:“那是早上,我听到厨房有些动静。我走出卧室,看到她在做早餐,然后去收拾屋子。”

    “这确定不是你的幻觉吗?”

    “我吃掉了早餐。”青年说。“之后生活就像恢复到了之前。除了只有我能看到她。她的父母很担心我,所以将你介绍给我。”

    “那么她也在这儿吗?”男子左右寻找那个看不见的女孩。

    “她一般不会这么早起。”

    “好吧。”男子合上笔记,正色对他道:“初步诊断你产生了癔症,对女朋友的思念导致你不断潜移默化对自己催眠。这种心理暗示下让你产生女朋友回来的错觉。”

    “大概吧。”青年平静道。“不过我不想改变这些。”

    “我有必要提醒你,现在癔症还只发展到中期,一旦到了后期。这种情况对你的生活会造成很大困扰,甚至有可能精神分裂。”

    青年抿了抿嘴,没有回答。

    “看来你已经决定了。不过作为医生有些事是我必须要做的。安东尼先生,请把这个放在你的房间,它会录下你的起居。下次记得将它带来。”

    “我会的。”

    ……

    两周后。

    “你的精神状态不太好。”男子注意到他发生了很大变化。

    “这个吗?”安东尼指着自己胡茬,笑道:“她喜欢。”

    而后安东尼想到什么,从口袋里将录像机交还给医生。

    男子将它放入全息屏,而后调为单向与静音。

    时间一分一秒走过,除了男子偶尔会操控一下画面节奏。

    几分钟后,他移开目光问安东尼:“这个录像你看过了吗?”

    “我不会看的。”

    男子收起录像,看向安东尼:“我建议你接受医院的治疗。”

    录像里只有安东尼一人。对空气说话,饭是他做的,房间是他收拾的。那个看不见的女孩从始至终也不存在。

    安东尼摇头:“这是我选择的。那么先到这里了,如果有需求我会来找你的。”

    他离开诊所,乘坐电梯下楼坐上飞船。

    “他又在劝你消灭我了?”

    副驾驶上,穿着碎花连衣裙的女孩开口。

    “我不想争吵……”安东尼揉了揉额头。

    她抱住安东尼,柔声说:“对不起……我只是不想让你以为我是幻觉。”

    “我知道。”安东尼长舒口气,对她笑了一下。

    “我们回家吧。”

    ……

    两个月后。

    安东尼来到心理诊所。

    “她消失了。”

    “什么时候开始的?”

    “前天早上。”

    “她有向你告别吗?”

    安东尼摇头。

    “在此之前发生什么了吗?”

    “她开始经常发脾气,事后跟我说当时好像没了意识。消失前几天她说过不想伤害我……”

    男子常常呼出口气:“作为一名听客,我感到很遗憾。但作为一名心理医生,我要恭喜你。”

    他伸出手。

    “你康复了。”

    ……

    安东尼走出诊所。假阳光明媚的刺眼。

    他一时不知要做什么,呆呆站在门口。

    夸张的广告词从天空飞艇传来。

    安东尼抬起头。

    ……

    “很棒的故事。”

    面试房间,乔伊斯点头。

    “我提个问题。”面试官另一席位,一名金发娇小,神色倨傲的少女抱胸嘲笑:“她是怎么看上你的。”

    身体微胖,蓄着浓密胡子的安东尼说道:“从前我不是这样的。她对我说过‘安东尼,如果你内心细腻,就让外表粗犷一些。如果你内心火热,就表现的安静平和。这样会让那些对你以貌取人的白痴吃大亏。”

    “所以你现在就像个中年发福的老男人。”少女讽刺说。“恶,还有恶心的大胡子。”

    安东尼只是笑笑,没有反驳。他问乔伊斯:“人类真的可以永生吗……”

    他看出乔伊斯是这些人的首领。

    “这是毋庸置疑的。”乔伊斯回答。

    “人死后,意识会到另一个世界吗……”

    “我不知道。”乔伊斯摇头。

    安东尼逐渐失望的神色中,他又说了一句。

    ……

    “但就像我们无法证明死后世界存在一样,我们同样无法证明死后世界不存在。”

    耳中响起乔伊斯那时说过的话。胸前血液染红外衣,一堆士兵出现视线。而很快,这些逐渐被一片白光取代。

    所有声音消失了,不知过去多久,一阵树林被风吹动的沙沙声入耳。

    他看到一片白桦林,和一名碎花连衣裙少女。

    少女看向这边,踮起脚尖挥舞手臂,微风吹动她的秀发。

    安东尼面带笑意,迈步走向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